• 任运生牧师

《故乡行记》(五)


此次回乡的目的除了看望年迈的父母,我也很想到各地看看教会和弟兄姐妹。尤其是有一些弟兄姐妹从我们教会回去,分散在不同地区,我很想到各地看看他们过得怎样,有没有经常性的教会生活。对那些年轻的弟兄姐妹,我也很想看望一下他们的父母。


我首选要去的地方是成都,我们教会一个姐妹的父母住在那里,他们来美国探亲时在我们教会聚会。还有一个小姐妹,是刚从我们教会回去的。另外有一些当地的传道人,我也很想见见他们。


在家陪父母住了几天,非常渴想主内弟兄姐妹的交通,于是我便于九月二十四日乘坐烟台至成都的677次列车,从平顶山西站出发,启程到成都去。


从平顶山到成都坐火车要十九个小时,穿越河南、湖北、陕西、四川四个省,途径襄阳、武当山、十堰、安康、达州、南充等地。从湖北、陕西到四川,这一路经过数不清的隧道,有时候刚出一个隧道,随即又进入另一个隧道,最长的隧道火车要行好几分钟。“蜀道难难于上青天”所说的,是否就是指这些峰恋叠嶂的险山峻岭呢?由此想到铁路工人当年修建铁路时,一定经受了许多的艰难困苦,心中不禁对他们油然起敬。我又想到开火车的司机,他们的工作可是来不得一点的马虎和应付,旅客睡觉时,他们还得聚精会神地驾驶,心中也由衷想对他们说一声:谢谢!司机师傅辛苦了。


九月二十五日早晨四点十七分,火车到达终点站成都。我就背一个双肩包,里面有几件换洗的衣服和一本圣经,所以很轻松简便。走到出站口,王弟兄已在那里等着了,我们彼此见面很高兴。打的士回家的路上,王弟兄告诉我,他家姐妹半夜两点就叫醒他,“快去车站接牧师。”到三点钟又把他叫醒,“你该去接牧师了。”我对王弟兄说,“对不起,打搅你一夜睡不好觉。”到了王弟兄家,王姐妹已经预备了红豆稀饭,匆匆说几句问候的话,她就去教会晨祷去了。


早饭后洗完澡休息一会儿,王弟兄陪我到附近的“一品天下”大街去散步。


当年诸葛亮辅佐刘备称帝,蜀汉定都于成都,天下遂成魏蜀吴三分之势,大概也是得益于蜀地的险要。虽然四面环山,但成都却是大片的平原盆地。这里降雨丰沛,河流交织成网,有利于生产生活,因此成都素有“天府之国”之称。


成都给我的第一印象很好。也许是多雨的缘故,城市比北方的城市干净许多,也不像北方大多数城市那样喧哗。城市的绿化也很好,几乎每个小区都有很大面积品种多样又生长茂盛的植物和花草。


成都有遍地林立的的居民高楼,而且很有特点。北京的居民楼都是呈条形状拔高,成都的居民楼则是呈五角形或六角形同步上升,所以一栋楼在外观看起来就像是五栋楼或六栋楼组合在一起,给人的明显感觉是对称、美观、浑厚、坚固,彼此间有一种支撑,感觉很结实。我想不仅是看起来如此,实际情况可能也真的是合理(应该有力学上的什么原理吧)。王弟兄说,这些高楼是经历了零八年汶川地震考验的。


成都是个有浓重文化底蕴的城市,很具代表性的当属成都最大的文化公园---浣花溪公园。我在成都逗留的几天,王弟兄曾带我到此公园一游。浣花溪公园最著名的是其庄严的诗歌大道,总长388米,铺诗砖上镌刻着著名的优美诗句。公园内有有三曹(曹操、曹丕、曹植)、三苏(苏洵、苏轼、苏澈)以及屈原、李白、杜甫等伟大诗人栩栩如生的雕塑。当你在公园漫步时,伴随着游人的脚步,响起《春江花月夜》的悠扬乐声。小桥流水、曲径通幽、文人墨客,皆在这里荟萃,凸显中国古文化的厚重。


颇能代表成都风土人情的,大概是成都著名的宽窄巷子。据说奥巴马总统的夫人米歇尔曾经到此造访。我有一日去探访刚从我们教会回到成都的小姐妹和她的爸爸妈妈。这个小姐妹的爸爸是搞城市灯饰设计的,颇有名气,全国不少城市都邀请他作城市街道装饰设计。临告别时小姐妹的爸爸对她说,“你带牧师见看看宽窄巷子吧。”


宽窄巷子是由三条平行排列的老式街道和夹在其中的四合院组合而成。有人总结,宽巷子代表成都人的“闲”生活,窄巷子代表成都人的“慢”生活,井巷子代表成都人的“新”生活。街道墙上的图片、巷子里的茶楼、特色的服饰、古色典雅的家具,都能反映老成都人生活的形态。


成都人生活悠闲,整体节奏比较缓慢。街上常有喝茶的、闲聊的、打麻将的。成都人的这种休闲,也反映在成都人的友善和包容,据说在成都穷人和富人可以和平共处,没有明显的仇富和歧视。这大概是真的,从人们开的车可以看出,有开豪华车轿车的、有开普通车的,这并不奇怪。但让我吃惊的是,还有人开着电动三轮车拉出租的,这种三轮车我只在我们老家县城看见过,人们称它为“摩的”(顺便说,成都的公交车司机都是好样的,一个个都把公交车开得飞快又潇洒自如)。


在从宽窄巷子回程的路上,小姐妹指着路旁的太阳花路灯对我说,“这是我爸爸设计的。”到了夜晚,这些整齐排列在街道两边、发出柔和橘黄色光线的太阳花的确很美。我想,这道风景也应该是成都独特文化的一部分。


听说成都的小吃分外有名,王弟兄几次邀请我去品尝成都小吃。我说,“免了吧,你对我最好的招待,一碗稀饭加一碟青菜就好。”


但终于在要离开成都的中午,王弟兄和另一位弟兄带我吃了一顿成都小吃:串串。一大盆滚烫的油,里面有各样的串串,肉类、蔬菜或海鲜,然后每个人面前摆一碟干辣椒粉,要将串串蘸着辣椒吃下去。我一看见那一大盆油就害怕。我说,“这得浪费多少油啊。”那位小弟兄说,“放心,这些油是要循环使用的。”我勉强吃一些,回来对王弟兄说,“我下午要坐车,吃这些串串要是拉肚子怎么办?”王弟兄说,“如果你半小时内没有拉肚子,那就不会拉肚子啦。”


看来这种串串我的胃真享受不了。下次再到成都,若有机会我真要品尝一下地道的成都小吃。


261 次瀏覽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故乡行记》(十二)

10月16日上午,我烦请李姐妹开车带我去见我的高中同学。我这个同学是清华的高材生,并获得石油大学的博士学位,当然是既有能力又有魄力,是一个央企集团公司下属石油勘探公司的常务副总。因为总裁是集团公司的老总兼任,所以他是石油勘探公司的实际掌舵人。 同学见面总是很亲切无话不谈。其间我同学说起刚在微信上看到有人转发的一篇文章,一看作者是我的名字,说,“这不是我老同学吗?”我问他那篇文章的题目,他说记不清了

《故乡行记》(十一)

10月15日上午,孙弟兄去上班,另一教会的李姐妹开车来接我。五年前我回国时在北京参加李姐妹的团契,后来她女儿到马里兰一个教会学校读书,我们有更多机会见面。李姐妹曾经有自己的公司而且不止一个,我儿子09年在国内做交换学生时,暑假就在她们公司实习。她的丈夫是中国联通的司局级领导。 所以就人看来,他们夫妇算是很成功的人士。但在世界上的成功,仍然感觉到心灵上的不满足。一个也是机关干部的姐妹向她介绍耶稣,她

《故乡行记》(十)

10月13日晚,我告别父母和大哥,从我们家乡的小站乘坐K184次火车去北京,翌日中午十一点半到北京西站。 从未见面却已经很熟悉的孙弟兄告诉我,他们教会的秦牧和师母会到站内接我。我和他们从未见过面,正发愁该如何找到他们呢,刚到出战口,他们走上前来,“任牧师,欢迎到北京来。”我问,“秦牧,你怎么认出我来呢?”秦牧回答说,“有人将你的照片发过来。不过,即便没有照片,我也能认出你。”我说,“怎么认呢?”回

关于我们

2003年,一群来自母会海华郡中华圣经教会(CBCHC)的基督徒领受神的异象,有感于巴尔的摩地区众多华人同胞的福音需要,于同年9月租用 Shelbourne Baptist Church 的场地开始聚会,并成立巴郡中华圣经教会 (CBCBC)。教会于2017年9月搬至新租用的Holy Nativity Lutheran Church,主要服事来自世界各地的华人移民,周边学校的华人学生学者,在美国出生的亚洲人, 及跨文化和美国的家庭。我们除了主日中文崇拜,还办有成人主日学以及针对学前班和学龄班的主日学,同时提供婴儿照看。

​联系方式

任运生牧师            

电话:443-839-7615

邮箱:yren001@hotmail.com

​微信:yren0011

 

林锦源(Aaron)长老

电话:410-660-8569

邹静长老

​电话:443-636-7472

订阅教会周报
  • Grey Facebook Icon
  • Grey Google+ Icon

© 2019 by CBC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