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任运生牧师

神仆以利亚十三---真理与见证

王上22:1-40


亚哈是以色列历史上一个邪恶的王,他的妻子耶洗别更是恶名昭彰。这一对儿臭名昭著的王与后将以色列陷入历史上灵性最为黑暗的光景。然而,正是在这最黑暗的时期,耶和华神造就了一个以以利亚为代表的伟大先知时代。与以利亚同时代的,还有另外一位刚正不阿的先知米该雅,列王记上二十二章记载先知米该雅的故事。


犹大王约沙法去见以色列王亚哈, “亚哈问约沙法说,‘你肯同我去攻取基列的拉末吗?’约沙法对以色列王说,‘你我不分彼此,...请你先求问耶和华。”(王上22:4-5)


于是以色列王亚哈便召聚四百位先知,问他们是否可以上去攻取基列的拉末。他们便异口同声地说,“可以上去,因为主必将那城交在王的手里。”(王上22:6)


约沙法从这些先知的行为举止中感觉到异样。于是便问亚哈,难道这里没有一个耶和华的真正先知我们可以求问吗?


“以色列王对约沙法说,‘还有一个人,是音拉的儿子米该雅,我们可以托他求问耶和华。只是我恨他。因为他指着我所说的预言,不说吉语,单说凶言。约沙法说,‘王不必这样说。’”(王上22:8)


于是以色列王亚哈便打发一个太监去招先知米该雅。


“那去召米该雅的使者对米该雅说,‘众先知一口同音地都向王说吉言,你不如与他们说一样的话,也说吉言。’”(王上22:13)


这位使者显然体察王的心意,他是一位识时务者,当然他也清楚先知米该雅的性格。因此他委婉向先知进言建议。但遇到米该雅这样的“不识时务者,” 先知显然并不领情。


“米该雅说,‘我指着永生的耶和华起誓,耶和华对我说什么,我就说什么。’”(王上22:14)


于是先知米该雅被带到王的面前,亚哈以同样的问题询问他,“米该雅阿,我们上去攻取基列的拉末可以不可以?”(王上22:15)


“米该雅说,我看见以色列众民散在山上,如同没有牧人的羊群一般。耶和华说,这民没有主人,他们可以平平安安地各归各家去。”(王上22:17)


亚哈王恼羞成怒。 “以色列王说,‘将米该雅带回,交给邑宰亚们和王的儿子约阿施,说,王如此说,把这个人下在监里,使他受苦,吃不饱喝不足,等候我平平安安地回来。’”(王上22:26-27)


“米该雅说,‘你若能平平安安地回来,那就是耶和华没有藉我说这话了。’又说,‘众民哪,你们都要听。’”(王上22:28)


“众民哪,你们都要听!”(“Mark my words, all you people!”)


“以色列王和犹大王约沙法上基列的拉末去了。”(王上22:29)


但以色列王对先知米该雅的“凶言”还是有点心虚,万一真有什么不测?于是亚哈王改装上阵,他却要约沙法仍穿朝服。亚哈以为这样就可以隐藏自己。


有时候一个人的自欺和愚蠢可以到滑稽可笑的地步!


亚哈忘记了先王大卫的警告,“耶和华阿,...我往那里去躲避你的灵?我往那里逃躲避你的面?”(诗139:1-7)


旧约时代判别一个人是否耶和华的先知,要看他说的话是否应验。


那么,米该雅的话有没有应验呢?


“有一人随便开弓,恰巧射入以色列王的甲缝里。.. 到晚上,王就死了。”(王上22:34-35)


以色列王亚哈死了,正如先知米该雅奉耶和华之名所说的话。


“草必枯干,花必凋残,惟有我们神的话,必永远立定。”(赛40:8)


亚哈王喜爱虚谎,最后赔上自己的性命。


列王记上二十二章的主要篇幅是亚哈之死。但本文要讨论的乃是先知米该雅,一个刚正不阿、敢于讲真话、勇于为真理作见证的先知。这样勇敢诚实、不畏权势的人,今日已经很少见了。

传说一个大公司,要招聘一名销售经理,在经过几轮筛选之后,最后剩下三名候选人做最后的面试。


第一个候选人进去,老板问他一个问题:二加二等于几?候选者虽然对于这样的问题感到奇怪,但还是直接回答道:等于四。


第二个候选人进去,问的是同样的问题:二加二等于几?第二个候选者想了一会儿说,应该介乎于三和五之间。


第三位进去,还是这个问题:二加二等于几?那人不假思索地回答:“先生,您希望它等于几呢?(What do you want it to be, Sir? )”


最后的结果是:第三个候选人被顺利录取了。


这个社会历来都不乏这样的人,揣摩在上者的心意,专说好听的虚话,而不敢或不愿讲真话。

六十年前那场诸如粮食亩产过万斤的浮夸,直接导致在和平年代的一场巨大灾害。


英国历史上在血腥玛丽统治的最后四年里(1555-1558),共有288人因为反对“化质说”(在祭司祷告之后基督的身体和血真实地临在于饼与酒之中的教义)在火刑柱上殉道。(莱尔著,维真译,《旧日光辉》,九州出版社,2015年,第22页)


敢于讲真话,历来都是要有代价的。司马迁宫刑,海瑞罢官,都是历史的明证。


传说光绪年间,内务府虚报冒领,光绪爱吃的鸡蛋要十两银子一个。一次光绪问他的老师翁同酥,“鸡蛋如此昂贵,先生您吃得起吗?”翁同酥深知个中猫腻,便支吾推脱道,“回皇上,臣家中或遇祭祀大典,偶一用之。否则不敢也。”


时至今日在网络资讯如此发达、便利、快捷、透明的时代,仍然有人置基本事实于不顾,发出耸人听闻的报告:我们的实力全面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后来发生的被网友形容为“一剑封喉”的制裁事件,实在是一种莫名的讽刺。


2018年6月21日,《科技日报》总编辑刘亚东在中国科技会堂做了《是什么卡了我们的脖子》的主题演讲。其中说到这样的话: “公众有必要了解更多的东西,尤其应该知道, ‘我的国’也有不 ‘厉害’的地方,甚至还受制于人!...中国的科学技术与美国和其他西方发达国家相比有很大差距,这本来是常识,不是问题。” 但还是有人忽悠了领导,忽悠了人民,也忽悠了自己。

欧美也是如此。在奥巴马统治时期,因为所谓的政治正确,人们不敢对同性恋、同性婚、变性人等议题自由讨论,更别说批评。甚至连问候“圣诞快乐”(Merry Christmas)也不得不噤若寒蝉。


有人说,“不敢说真话是个人的耻辱,不能说真话是时代的耻辱!”


说真话是要付代价的,“把这个人下在监里,使他受苦,吃不饱喝不足。” (王上22:27)米该雅被假先知西底家打耳光,被亚哈王下在监里受苦,吃不饱喝不足。


主耶稣说,“仆人不能大于主人。他们若逼迫了我,也要逼迫你们。”(约15:20)


大祭司审判耶稣,耶稣什么也不回答。但当“大祭司对祂说,‘我指着永生神,叫你起誓告诉我们,你是神的儿子基督不是’” (太26:63)时,耶稣回答他说,“你说的是。”(太26:64)


同样耶稣在彼拉多面前也不回答,但当彼拉多问“你是犹太人的王吗”时,耶稣回答说,“你说的是。”(太27:11)


“你说我是王。我为此而生,也为此来到世间,特为给真理作见证。”(约18:37)


耶稣被定罪的唯一罪名,是自称为神的儿子。祂为给真理作见证,其代价是被钉死在十字架上。


使徒保罗为福音的缘故忍受了极大的逼迫和苦楚。但保罗说,“弟兄们,我若仍旧传割礼,为什么还受逼迫呢?若是这样,那十字架讨厌的地方就没有了。”(加5:11)


彼得和约翰为给真理作见证被囚禁和鞭打,然而“彼得约翰说,听从你们不听从神,这在神面前合理不合理,你们自己酌量吧。我们所看见所听见的,不能不说。”(徒4:19-20)


为真理作见证,这是要付代价的,正如我们的主。现今不少地区教会的弟兄姐妹正在遭受试炼,但神必保守祂的儿女靠主站立得住。


主耶稣说,“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是出于那恶者。”(太5:37)


虽然说真话要付代价,但说谎话要付更大的代价。


水门事件,开始并没有证据显示尼克松参与其中,但后来尼克松却密谋掩盖和说谎,最后只能很不光彩地辞职谢罪。


克林顿的性丑闻,在日益堕落和世俗化的美国,社会尚可以接受;但他同样犯了尼克松的错误,竭力掩盖和说谎,这是大众所不能接受的。最后面临国会弹劾,因为参院没有达到三分之二多数才侥幸过关,但整个过程使自己颜面尽失。


如今的特朗普口无遮拦,正面临同样的尴尬。


基督徒做盐做光的社会责任,要求基督教会和基督信徒,应当引导社会道德,而诚信是社会道德的底线!



5 次瀏覽
关于我们

2003年,一群来自母会海华郡中华圣经教会(CBCHC)的基督徒领受神的异象,有感于巴尔的摩地区众多华人同胞的福音需要,于同年9月租用 Shelbourne Baptist Church 的场地开始聚会,并成立巴郡中华圣经教会 (CBCBC)。教会于2017年9月搬至新租用的Holy Nativity Lutheran Church,主要服事来自世界各地的华人移民,周边学校的华人学生学者,在美国出生的亚洲人, 及跨文化和美国的家庭。我们除了主日中文崇拜,还办有成人主日学以及针对学前班和学龄班的主日学,同时提供婴儿照看。

​联系方式

任运生牧师

电话:443-839-7615

邮箱:yren001@hotmail.com

​微信:yren0011

 

地址:1200 Linden Ave

Arbutus, MD 21227

毗邻UMBC校园

订阅教会周报
  • Grey Facebook Icon
  • Grey Google+ Icon

© 2019 by CBC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