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任运生牧师

约伯记信息之三---约伯的受苦

伯2:1-13

约伯是一个“完全正直、敬畏神远离恶事”的人,他有十个儿女,并有许多的牛、羊、骆驼、牲畜。神允许撒旦试探攻击约伯,他瞬间失去所有的财产、十个儿女和几乎所有的仆人。尽管遭受突如其来的祸从天降,约伯仍然没有失去对神的信心:“我赤身出于母胎,也必赤身归回。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伯1:21)


然而撒旦决不就此罢手,牠巴不得看见约伯跌倒失败,甚而欲置约伯于死地而后快。于是有约伯记第二章的故事。


类似的,约伯记第二章的结构可以概括如下:


1. 撒旦的控告(伯2:1-6)

2. 撒旦的攻击(伯2:7)

3. 约伯的反应(伯2:8-10)

4. 约伯的朋友(伯2:11-13)


一. 撒旦的控告(2:1-6)


“又有一天,神的众子来侍立在耶和华面前,撒但也来在其中。”(伯2:1)

这是第二次的天庭会议,众天使来到耶和华神的宝座前,撒旦也来在其中。

“耶和华问撒但说,‘你从哪里来?’撒但回答说,‘我从地上走来走去,往返而来。’耶和华问撒但说,‘你曾用心察看我的仆人约伯没有?地上再没有人像他完全正直,敬畏神,远离恶事。你虽激动我攻击他,无故地毁灭他,他仍然持守他的纯正。’”(伯2:2-3)

再次看见神的绝对主权。撒旦必须向神负责,牠必须回答耶和华神的问话,报告牠的行踪,而不是相反。


“你曾用心察看我的仆人约伯没有?地上再没有人像他完全正直,敬畏神,远离恶事。”(伯2:3)这句话与伯1:8的经文完全相同,神对约伯的称赞,与约伯没有遭受撒旦攻击之前完全一致。


“你虽激动我攻击他,无故地毁灭他,他仍然持守他的纯正。’”(伯2:3)

“无故,” 撒旦曾经质疑约伯,“约伯敬畏神岂是无故呢?”(伯1:9)现在神用同样这个字回敬撒旦,“你...无故地毁灭他,他仍然持守他的纯正。’”(伯2:3)

约伯失去财富、儿女、仆人之后,仍然持守对神的信心,仍然持守他的纯正。证明撒旦对约伯的控告是虚谎的。“因牠本来是说谎的,也是说谎之人的父。”(约8:44)


然而撒旦并不甘心。“撒但回答耶和华说,‘人以皮代皮,情愿舍去一切所有的,保全性命。你且伸手伤他的骨头和他的肉,他必当面弃掉你。’”(伯2:4-5)


撒旦在神面前继续控告约伯,意思是说,约伯是自私的,他宁可舍弃一切财产和他的儿女来保全自己的性命,如果你直接击打约伯,伤害他的骨头他的肉,他必咒诅并当面弃绝你。

连“完全正直、敬畏神、远离恶事”的约伯,都遭受撒旦不断的控告,所以圣经说,撒旦是控告者。牠是“那在我们神面前昼夜控告我们弟兄的”(启12:10)那一位。


约伯“远离恶事,” 尚且被撒旦恶意地控告,因此信徒也应当远离恶事,不要给魔鬼撒旦留下控告的口实,使神的名被侮辱、受亏损。


当大卫犯罪时,先知拿单责备他说,“你行这事,叫耶和华的仇敌大得亵渎的机会。”(撒下12:14)可见魔鬼撒旦抓住一切机会亵渎神。


“耶和华对撒但说,‘他在你手中,只要存留他的性命。’”(伯2:6)


出人意料地,耶和华神又一次默许了撒旦,同时也又一次给撒旦设了界限:“只要存留他的性命。”因此,撒旦一切的试探攻击,都必须在神允许的范围之内。


神知道各人等承受多少,这对信徒是极大的安慰。“你们所遇见的试探,无非是人所能受的。神是信实的,必不叫你们受试探过于所能受的。在受试探的时候,总要给你们开一条出路,叫你们能忍受得住。”(林前10:13)


二. 撒旦的攻击(伯2:7)


“于是撒但从耶和华面前退去,击打约伯,使他从脚掌到头顶长毒疮。”(伯2:7)

得到神的许可,撒旦立刻行动攻击约伯,而且同样是无所不用其极。


约伯身上的毒疮到底是什么,很难用现代医学名词来描述它,但如下的症状使约伯极其痛苦(参2:13),以至厌恶生命(伯3:1)。


(1) 满身毒疮(伯2:7)

(2) 流脓不止(伯2:8)

(3) 奇痒难当(伯2:8)

(4) 失去胃口(伯3:24)

(5) 全身乏力(伯6:11)

(6) 全身溃烂(伯7:5)

(7) 遍满蛆虫(伯7:5)

(8) 不能入眠(伯7:4;14)

(9) 口臭牙烂(伯19:17;20)

(10) 瘦骨嶙峋(伯19:20)

(11) 四肢刺痛(伯30:17)

(12) 皮肤变黑(伯30:28)

(13) 皮肤脱落(伯30:30)

(14) 全身发热(伯30:30)

(15) 外形全变(伯2:12)

(16) 抑郁恐惧(伯3:24-25)

(引自马有藻博士:揭开痛苦的面纱——约伯记诠释)


“他从脚掌到头顶长毒疮。...坐在炉灰中,拿瓦片刮身体。”(伯2:7-8)

“我的肉体以虫子和尘土为衣。我的皮肤才收了口又重新破裂。”(伯7:5)

“夜间,我里面的骨头刺我,疼痛不止,好像啃我。”(伯30:17)

“我的皮肤黑而脱落,我的骨头因热烧焦。”(伯30:30)

“我的皮肉紧贴骨头。我只剩牙皮逃脱了。”(伯19:20)

“我未曾吃饭就发出叹息。我唉哼的声音涌出如水。”(伯3:24)


约伯不仅遭受肉体的痛苦,同时还遭受精神的折磨:他几乎是众叛亲离,只剩下妻子和三个朋友,连他们也反对指责他。


“(神)把我的弟兄隔在远处,使我所认识的,全然与我生疏。我的亲戚与我断绝,我的密友都忘记我。在我家寄居的和我的使女都以我为外人,我在他们眼中看为外邦人。我呼唤仆人,虽用口求他,他还是不回答。我口的气味,我妻子厌恶。我的恳求,我同胞也憎嫌。连小孩子也藐视我。我若起来,他们都嘲笑我。我的密友都憎恶我,我平日所爱的人向我翻脸。”(伯19:13-19)


“我缝麻布在我皮肤上,把我的角放在尘土中。我的脸因哭泣发紫,在我的眼皮上有死荫。...我的朋友讥诮我,我却向神眼泪汪汪。”(伯16:15-16;20)


“我的琴音变为悲音,我的箫声变为哭声。”(伯30:31)


除了身体和精神的苦楚之外,尤其难忍的是,约伯向来敬畏服事的神、那位待他“有密友之情”(伯29:4)的神似乎也向他变脸,长久地沉默,对他的遭遇视而不见,甚至是神主动攻击他。


“惟愿我能知道在哪里可以寻见神,能到祂的台前。我就在祂面前将我的案件陈明,满口辩白。... 只是我往前行,祂不在那里,往后退,也不能见祂。祂在左边行事,我却不能看见,在右边隐藏,我也不能见祂。”(伯23:3-4;8-9)


约伯是旧约圣经中关于基督受苦的预表,约伯在身心灵每个层面的受苦,都与主耶稣基督非常相似。


三. 约伯的反应(伯2:8-10)


“约伯就坐在炉灰中,拿瓦片刮身体。他的妻子对他说,‘你仍然持守你的纯正吗?你弃掉神,死了吧。’ 约伯却对她说,‘你说话像愚顽的妇人一样。嗳,难道我们从神手里得福,不也受祸吗?’在这一切的事上约伯并不以口犯罪。”(伯2:8-10)


约伯,那位“完全正直、敬畏神远离恶事”(伯1:1)的真义人,那位曾经“在东方人中就为至大”(伯1:3)的尊贵者,那位曾经“出到城门、在街上设立座位”(伯29:7)的审判官,如今却“坐在炉灰中拿瓦片刮身体,”(伯2:8)那是怎样的降卑和屈辱啊。


约伯众叛亲离,只剩下妻子和三个朋友,但他们也很快地转而指责他。

“他的妻子对他说,‘你仍然持守你的纯正吗?你弃掉神,死了吧。’”(Are you still maintaining your integrity? Curse God and die. )(伯2:9)


“你弃掉神,死了吧!”(Curse God and Die)正好是撒旦迫不及待希望约伯做的事。如果约伯这样行,那就正中了撒旦的诡计。

约伯的妻子信心崩溃,他要约伯咒诅神死了算了。她因为苦毒和怨气,成为撒旦的帮凶。


有时候撒旦正是利用我们身边最亲近的人,看似是亲近之人的“好意,” 却恰好是魔鬼撒旦的圈套,使人陷入猝不及防的试探和陷阱。


在伊甸园,撒旦先是诱惑夏娃,然后夏娃作了撒旦的工具成为亚当的试探,使亚当跌倒失败,并连带将全人类陷于罪中。


“于是女人见那棵树的果子好作食物,也悦人的眼目,且是可喜爱的,能使人有智慧,就摘下果子来吃了。又给她丈夫,她丈夫也吃了。”(创3:6)


创世记十六章,亚伯拉罕听从妻子撒拉的话,娶了使女夏甲为妾。亚伯拉罕这一错误,成为家中纷争的源头,也是之后以色列民族的网罗。


“撒莱对亚伯兰说,耶和华使我不能生育。求你和我的使女同房,或者我可以因她得孩子。亚伯兰听从了撒莱的话。”(创16:2)


马太福音十六章,彼得劝阻主耶稣走向十字架。


“彼得就拉着祂,劝祂说,‘主阿,万不可如此,这事必不临到你身上。’”(太16:22)


感谢神!亚当失败了,但主耶稣(末后的亚当)得胜了:“耶稣转过来,对彼得说,‘撒但,退我后边去吧。你是绊我脚的。因为你不体贴神的意思,只体贴人的意思。’”(太16:23)


当然,今天的读者不当过于苛求约伯的妻子:她骤然间失去所有的十个儿女,这对任何母亲来说都是无法承受的打击;她失去了所有的财产,以后的日子怎么过?这对任何家庭主妇来说,也无疑是沉重的灾难;而现今,约伯满身毒疮,她要亲眼看着丈夫在疼痛和屈辱中慢慢死去...

与其这样受折磨而死,何不早一点儿自我了断得解脱呢?


约伯的妻子对神怀着苦毒和怨恨。但神是满有怜悯的,最后神“使约伯从苦境转回,”(伯42:10)使约伯的妻子与约伯和好,也与神和好。神就再为约伯和他的妻子建立家室,重又赐他们十个儿女和加倍的财物。


“约伯却对她说,‘你说话像愚顽的妇人一样。嗳,难道我们从神手里得福,不也受祸吗?’在这一切的事上约伯并不以口犯罪。”(伯2:10)


“我们从神手里得福,不也受祸吗?”

许多人遭遇患难时通常质问神说,“神啊,为什么是我?”而约伯的回答似乎是:“为什么不是我?”

因为约伯认定,人既从耶和华神得福,也当预备从耶和华神受祸,因为福与祸都在乎神。


“我是耶和华,在我以外并没有别神。我造光,又造暗。我施平安,又降灾祸。造作这一切的是我耶和华。”(赛45:6-7)


当苦难来临时,人们常常问:神在哪里呢?其实,苦难正是神存在的证据。


“遇亨通的日子,你当喜乐。遭患难的日子,你当思想。因为神使这两样并列。”(传7:14)

“祸福不都出于至高者的口吗?”(哀3:38)


信神并不使信徒自动免除所有的祸患、艰难、挫折、失败、痛苦,若是信主使人一帆风顺,那传福音还要这么艰难吗?岂不是人人都争先恐后地信耶稣吗?


但约伯可贵的地方在于,即使在祸患和试炼中,他仍然持守两样事:一是对耶和华神的信心,一是坚持自己的纯正。

“在这一切的事上约伯并不以口犯罪。”(伯2:10)

“Faith is living without scheming, it is obeying God in spite of feeling, circumstances, or consequences, knowing that He is working out His perfect plan in His way in His time.” (Wiersbe)


“信心是坚守而不怀算计,尽管有感觉、环境与后顾之忧,但仍然信靠神,坚信神必在祂的时候、按祂的方式、成就祂完美的计划。”


四. 约伯的朋友(伯2:11-13)


“约伯的三个朋友提幔人以利法,书亚人比勒达,拿玛人琐法,听说有这一切的灾祸临到他身上,各人就从本处约会同来,为他悲伤,安慰他。他们远远地举目观看,认不出他来,就放声大哭。各人撕裂外袍,把尘土向天扬起来,落在自己的头上。他们就同他七天七夜坐在地上,一个人也不向他说句话,因为他极其痛苦。”(伯2:11-13)


提幔人以利法,经验主义者,“按我所见...”(伯4:8)神惩恶扬善,悔改必再重新蒙福。

书亚人比乐达,传统主义者,“请你考问前代...” (伯8:8)一切苦难,均是罪孽的结果。

拿玛人琐法,教条主义者,“恶人...无路可逃。”(伯11:20)凡事非黑即白,乃因果报应。


阅读约伯记的人们,大多认为约伯的这三位朋友不够朋友,他们原本相约而来要安慰约伯,结果却深深伤害约伯,因而对他们三人没有什么好印象。


这样的印象固然有道理,但有欠公允。凭心而论,约伯的三个朋友还是很仗义的,算得上约伯的患难之交。


当众人都离弃约伯时,这三个朋友相约远道而来,“为他悲伤,安慰他。”(伯2:11)


“墙倒众人推”在东方文化中很常见,这三个朋友在约伯遭难时没有离弃他,反而远道而来陪伴他,安慰他,帮助约伯度过难关,可谓是患难见真情。


“他们远远地举目观看,认不出他来,就放声大哭。各人撕裂外袍,把尘土向天扬起来,落在自己的头上。” (伯2:12)


他们远远地看见约伯,就放声大哭,又撕裂外袍,把尘土扬在自己身上,这连串的动作,表明他们维约伯心中悲伤,那是他们的真情流露,“与哀哭的人要同哭。”(罗12:15)


“他们就同他七天七夜坐在地上。”(伯2:13)


他们与约伯在炉灰中同坐七天七夜,与约伯完全认同,不说一句话,只是默默陪伴,真的不容易。别说七天,如果有人坐下七分钟不讲话,就已经很不简单了。


他们如果就这样一直坐着不说话陪伴约伯,那就是对约伯最好的安慰。可惜当他们开口说话安慰约伯、试图解释约伯遭难的缘由时,他们解释错了却还自以为是,结果反给约伯带来伤害。

约伯朋友的经历,给出今日安慰受苦之人的原则:在场陪伴,不要试图解释,也不要轻易提供答案,因为最终的安慰在乎神。


“我们在一切患难中,祂就安慰我们,叫我们能用神所赐的安慰,去安慰那遭各样患难的人。”(林后1:4)

“在世上你们有苦难。但你们可以放心,我已经胜了世界。”(约16:33)


《我心灵得安宁》是施彼福(Horatio G. Spafford 1828-1888)在极度悲伤时写的一首圣诗。施彼福先是两岁的独子去世,然后是1871年的芝加哥大火使他的生意频临倒闭。他决定带一家人去欧洲散心度假。临行时他有一些紧急业务需要处理,于是他打发妻子带着四个女儿先行。没想到他妻女乘坐的法国游轮在大西洋被一艘英国船只撞沉,四个女儿葬身海底,只有妻子一人得救。当他收到妻子 “Saved Alone” (仅我生还)时,施彼福动身去与伤心欲绝的妻子会合。当船行至将近他四个女儿葬身的海峡时,巨大的哀恸如波涛汹涌袭上心头。但奇妙的是,神的安慰充满他的心,使他心灵得享安宁。于是,他便写下这首带给无数人以安慰的圣诗。

(参考:顾明明 荒漠甘泉乐侣)


《我心灵得安宁》

有时享平安,如江河平又稳,有时遇悲伤似浪滚;

不论何环境,我已蒙主引领,我心灵得安宁,得安宁。

撒但虽来侵,众试炼虽来临,但我有确据在我心;

基督已清楚,我景况无人助,就为我流宝血,救赎我。

求主快再来,使信心得实现,云彩要卷起在主前;

号筒声响应,我救主再降临,愿主来我心灵,得安宁。

《副歌》我心灵,得安宁,我心灵得安宁,得安宁。


关于我们

2003年,一群来自母会海华郡中华圣经教会(CBCHC)的基督徒领受神的异象,有感于巴尔的摩地区众多华人同胞的福音需要,于同年9月租用 Shelbourne Baptist Church 的场地开始聚会,并成立巴郡中华圣经教会 (CBCBC)。教会于2017年9月搬至新租用的Holy Nativity Lutheran Church,主要服事来自世界各地的华人移民,周边学校的华人学生学者,在美国出生的亚洲人, 及跨文化和美国的家庭。我们除了主日中文崇拜,还办有成人主日学以及针对学前班和学龄班的主日学,同时提供婴儿照看。

​联系方式

任运生牧师

电话:443-839-7615

邮箱:yren001@hotmail.com

​微信:yren0011

 

地址:1200 Linden Ave

Arbutus, MD 21227

毗邻UMBC校园

订阅教会周报
  • Grey Facebook Icon
  • Grey Google+ Icon

© 2019 by CBC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