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任运生牧师

约伯记信息之五---约伯的辩论

“约伯的三个朋友提幔人以利法,书亚人比勒达,拿玛人琐法,听说有这一切的灾祸临到他身上,各人就从本处约会同来,为他悲伤,安慰他。”(伯2:11)


约伯的三个朋友以利法、比勒达、琐法,听到约伯遭遇患难,便相约远道而来安慰他。他们远远看见约伯竟认不出他来便放声大哭。他们撕裂外袍,将尘土扬在自己身上,就和约伯同坐,七日七夜并不说话。


这七天七夜的沉默最终被约伯自己打破,他便开口咒诅自己的生日。

约伯的三个朋友本是来安慰约伯,但见约伯咒诅自己的生日,发出厌世求死之言,又质疑神的公义和良善,三个朋友以为约伯已经到了几乎弃绝神的危险边缘,于是他们一改同情的缄默,三人轮番地、喋喋不休地劝告约伯,与约伯展开本书最长篇幅的大段辩论,开始是平静暗示,不久便转为凌厉谴责,最后甚至变成尖酸讽刺。


以利法根据自身经验,比勒达根据古人传统,琐法根据主观假定,他们三人有一个共同的预设前提:即苦难是神对罪恶的惩罚。从这一逻辑出发,因为约伯遭遇极大患难,因此约伯必是犯了大罪。所以,他们辩论的目的很明确:断定约伯犯罪,必须认罪悔改,这样神必将苦难挪去,重新恢复约伯先前的祝福。


约伯与三友共有三个回合的辩论:

A. 第一回合(4-14章)

1. 以利法发言(4-5)

2. 约伯答以利法(6-7)

3. 比勒达发言(8)

4. 约伯答比勒达(9-10)

5. 琐法发言(11)

6. 约伯答琐法(12-14)

B. 第二回合(15-21)

1. 以利法发言(15)

2. 约伯答以利法(16-17)

3. 比勒达发言(18)

4. 约伯答比勒达(19)

5. 琐法发言(20)

6. 约伯答琐法(21)

C. 第三回合(22-31)

1. 以利法发言(22)

2. 约伯答以利法(23-24)

3. 比勒达发言(25)

4. 约伯答比勒达(26-27)

5. 智慧的插段(28)

6. 约伯的最后独白(29-31)


约伯与三友的辩论,是为约伯记的主体,涵盖约伯记第四至第三十一章的内容,此番辩论唇枪舌剑,文辞优美,卓越超凡!虽然针锋相对,却也不乏真知灼见。


一. 第一回合辩论


以利法是三人中最为年长的,神最后责备三人时也是以利法为代表,所以他先发言,他说话的语气是三人中较为平和体贴的。


以利法首先称赞约伯曾经教导过许多的人,又坚固软弱者的手;但现在祸患临到自己便惊慌。紧接着,他将话锋转变:“请你追想,无辜的人有谁灭亡?正直的人在何处剪除?按我所见,耕罪孽,种毒害的人,都照样收割。”(伯4:7-8)


这是以利法辩论的前提:“耕罪孽,种毒害的人,都照样收割。”(伯4:8)“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加6:7)


约伯记第五章,以利法先是发出智慧的箴言:“忿怒害死愚妄人,嫉妒杀死痴迷人。”(伯5:2)

接着又对世人的普遍经历做出准确概括:“人生在世必遇患难,如同火星飞腾。”(伯5:7)

然后,以利法发出一首优美的赞美诗:“至于我,我必仰望神,把我的事情托付祂。祂行大事不可测度,行奇事不可胜数。降雨在地上,赐水于田里。将卑微的安置在高处,将哀痛的举到稳妥之地。”(伯5:8-11)


最后,以利法对约伯说,“神所惩治的人是有福的,所以你不可轻看全能者的管教。因为祂打破,又缠裹;祂击伤,用手医治。”(伯5:17-18)


约伯记第五章以利法的讲论,可谓是金玉良言,只是对约伯并不对症,因为约伯不是“耕罪孽、种毒害的人,”约伯不是“愚妄人、痴迷人,”约伯不是被“神所惩治的人。”


以利法在结束他第一篇发言时,以长者的身份、以权威者的口吻劝导约伯:“这理我们已经考察,本是如此。你须要听,要知道是与自己有益。”(伯5:27)


虽然以利法以长者、尊者身份发言劝告,但约伯并没有“为长者讳,”虽然他也承认自己“言语急躁,” (伯6:3)但对以利法苦口婆心的劝告并不以为然,而是继续他的哀叹和悲歌。


“惟愿我得着所求的,愿神赐我所切望的。就是愿神把我压碎,伸手将我剪除。”(伯6:8-9)

“我有什么气力使我等候?我有什么结局使我忍耐?我的气力岂是石头的气力?我的肉身岂是铜的呢?在我岂不是毫无帮助吗?智慧岂不是从我心中赶出净尽吗?”(伯6:11-13)


约伯祈求朋友以慈爱待他,并申诉自己的无辜:“现在请你们看看我,我决不当面说谎。请你们转意,不要不公。请再转意,我的事有理。我的舌上岂有不义吗?我的口里岂不辨奸恶吗?”(伯6:28-30)

约伯哀叹自己岁月困苦,日夜疲乏,辗转难眠,肉体以虫子和尘土为衣,皮肤才收口又破裂。日子比梭子更快,都消耗在无指望之中。

然后约伯转向神倾诉:“人算什么,你竟看他为大,将他放在心上?每早鉴察他,时刻试验他。你到何时才转眼不看我,才任凭我咽下唾沫呢?鉴察人的主阿,我若有罪,于你何妨?为何以我当你的箭靶子,使我厌弃自己的性命?为何不赦免我的过犯,除掉我的罪孽?”(伯7:17-21)


“人算什么,你竟看他为大,将他放在心上?”(伯7:17)

大卫在诗篇第八篇也说过类似的话, “人算什么,你竟顾念他?世人算什么,你竟眷顾他?”(诗8:4)

但约伯是抱怨神对人的鉴察,大卫是感谢神对人的眷顾。


值得提出的是,在约伯记第六、七章约伯充满苦涩的申诉中,仍然发出了不起的信心宣告:

“我因没有违弃那圣者的言语,就仍以此为安慰,在不止息的痛苦中还可踊跃。” (伯6:10)


约伯记第一章,当约伯瞬间失去一切所有时,他发出约伯记中的第一段信心宣告:“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伯1:21)


伯6:10乃约伯记中所记载约伯的第二段信心宣告。


约伯在不止息的痛苦中,依然没有离弃神,没有违背至圣者的言语,这就成为约伯的安慰。

约伯决不认罪,坚持自己的无辜,这让在一旁的比勒达颇为恼火,认为约伯顽梗不化。


“这些话你要说到几时?口中的言语如狂风要到几时呢?神岂能偏离公平?全能者岂能偏离公义?”(伯8:2-3)


比勒达对约伯的指控不像以利法那样含蓄,而是居高临下,直截了当:“或者你的儿女得罪了祂,祂使他们受报应。”(伯8:4)


比勒达注重古人教训:“请你考问前代,追念他们的列祖所查究的。...蒲草没有泥,岂能发长?芦荻没有水,岂能生发?尚青的时候,还没有割下,比百样的草先枯槁。凡忘记神的人,景况也是这样。不虔敬人的指望要灭没。”(伯8:8-13)


比勒达暗指约伯的患难必有原因,如果悔改,仍将蒙神赐福。


约伯说,神使高山挪移,大地震动,吩咐日头,封闭众星,行大事不可测度,行奇事不可胜数,这样,我怎敢回答祂?


约伯抱怨神用暴风折断他,无故加增他的损伤,不容他喘一口气,善恶不分将义人和恶人一并灭绝;又哀叹自己的日子比跑信的更快,如急落抓食的鹰。


无奈,“我们中间没有听讼的人,可以向我们两造按手。”(伯9:33)


然后,约伯转向神哀告:

“你手所造的,你又欺压,又藐视,却光照恶人的计谋。这事你以为美吗?... 你的手创造我,造就我的四肢百体,你还要毁灭我。求你记念制造我如抟泥一般,你还要使我归于尘土吗?... 你为何使我出母胎呢?...我的日子不是甚少吗?求你停手宽容我,叫我在往而不返之先,就是往黑暗和死荫之地以先,可以稍得畅快。”(伯10:3-21)


如果比勒达对约伯的自以为义有些不悦的话,冲动、暴躁、教条的琐法简直就是粗暴无礼。

“这许多的言语岂不该回答吗?多嘴多舌的人岂可称为义吗?你夸大的话,岂能使人不作声吗?你戏笑的时候,岂没有人叫你害羞吗?你说,我的道理纯全,我在你眼前洁净。惟愿神说话,愿祂开口攻击你。并将智慧的奥秘指示你,祂有诸般的智识。所以当知道神追讨你,比你罪孽该得的还少。”(伯11:2-6)


“你手里若有罪孽,就当远远地除掉。”(伯11:14)

琐法力劝约伯悔改,将心安正,向主举手,除掉罪孽,不容非义,就必仰起脸来,坚固无惧,日子如正午光明,必有多人向你求恩。


琐法傲慢无礼,哪怕他所讲的道理都是神学正统,约伯又如何能听得进去呢?“神追逃你,比你罪孽该得的还少。” 连撒旦攻击约伯都已经竭尽所能、束手无策,而琐法竟说约伯受的苦还不够。这岂能不让约伯心碎如刀割呢?


琐法的粗俗鲁莽,立刻引起约伯的反唇相讥。

“你们是编造谎言的,都是无用的医生。惟愿你们全然不作声。这就算为你们的智慧。... 你们以为可记念的箴言是炉灰的箴言。你们以为可靠的坚垒是淤泥的坚垒。”(伯13:4-5;12)


约伯在强烈激愤之中,仍发出信心之强音:“祂必杀我。我虽无指望,然而我在祂面前还要辩明我所行的。”(伯13:15)(英文直译:祂纵然杀我,我的指望仍在乎祂。我还要在祂面前辨明我所行的。)

“祂虽杀我,我仍信祂!”(伯13:15)这是约伯记中约伯的第三段信心宣告!


约伯对朋友绝望,便转向神哭诉:

“惟有两件不要向我施行,我就不躲开你的面。就是把你的手缩回,远离我身;又不使你的惊惶威吓我。”(伯13:20-21)


“人为妇人所生,日子短少,多有患难。出来如花,又被割下。飞去如影,不能存留。这样的人你岂睁眼看他吗?又叫我来受审吗?... 惟愿你把我藏在阴间,存于隐密处,等你的忿怒过去。”(伯14:1-3;13)


约伯在痛苦的哭诉中,他时时转向神。约伯对神的貌似质疑和诘问,不是悖逆和冒犯,而恰恰是他坚信唯有神是他倾诉的对象、唯有神领会他的孤独与痛苦,从而促使他更加亲近神,此乃约伯始终没有咒诅神(如撒旦所断定的)、也不离弃神的明证。


二. 第二回合辩论


以利法多年积累的经验之谈和属灵经历,被约伯讥讽和践踏,令以利法甚是不悦,这位温柔体贴的长者也随即失去长者风范,开始严厉责备约伯。


“智慧人岂可用虚空的知识回答,用东风充满肚腹呢?他岂可用无益的话和无济于事的言语理论呢?你是废弃敬畏的意,在神面前阻止敬虔的心。你的罪孽指教你的口。你选用诡诈人的舌头。你自己的口定你有罪,并非是我。你自己的嘴,见证你的不是。”(伯15:2-6)


以利法责备约伯自视过高,要约伯留心恶人的结局和强暴人的收场,乃是充满劳苦,刀剑不断,房屋成为乱堆,财物不得长存,虚假成为报应,帐篷必被火烧。

约伯说,“你们安慰人,反叫人愁烦。”(伯16:2)


约伯认定,是神使他困倦忧愁,亲友远离,身体枯瘦;是神发怒撕裂他,将他摔碎;是神以他为箭靶子。


约伯在朋友的误解和神的沉默中倍感委屈,便再转而向神哭诉:

“我缝麻布在我皮肤上,把我的角放在尘土中。我的脸因哭泣发紫,在我的眼皮上有死荫。我的手中却无强暴。我的祈祷也是清洁。地啊,不要遮盖我的血。不要阻挡我的哀求。现今,在天有我的见证,在上有我的中保。我的朋友讥诮我,我却向神眼泪汪汪。”(伯16:15-20)


“我却向神眼泪汪汪,”这大概是神仆人多有的经历,生活将你剥夺得一无所有,唯有向神眼泪汪汪。“我却向神眼泪汪汪,”也是约伯定睛于主并不偏离的非凡之处。


约伯这段哭诉,成为新约基督受苦的预表。尤其难得的是,约伯在这一段哭诉之中,发出闪光的、坚定的信心之语:

“在天有我的见证,在上有我的中保。”(伯16:19)这是约伯记中约伯的第四段信心宣告!


“愿主拿凭据给我,自己为我作保。在你以外谁肯与我击掌呢?”(伯17:3)

“在你以外谁肯与我击掌呢?”多年后,大卫在诗篇中向神发问,与约伯的求问相呼应:“除你以外,在天上我有谁呢?”(诗73:25)


比勒达对于约伯的言语如狂风早不耐烦,“你寻索言语要到几时呢?”(伯18:2)

接着,比勒达便禁不住老调重弹:“恶人的亮光必要熄灭,他的火焰必不照耀。”(伯18:5)

约伯回答说,“我因委曲呼叫,却不蒙应允。我呼求,却不得公断。”(伯19:7)

约伯之所以倍感委屈,因他认为是神用篱笆拦住他的道路,是神在四围攻击他。


约伯将心中的委屈向神如水倾泻:

“祂把我的弟兄隔在远处,使我所认识的,全然与我生疏。我的亲戚与我断绝。我的密友都忘记我。在我家寄居的,和我的使女都以我为外人。我在他们眼中看为外邦人。我呼唤仆人,虽用口求他,他还是不回答。我口的气味,我妻子厌恶。我的恳求,我同胞也憎嫌。连小孩子也藐视我。我若起来,他们都嘲笑我。我的密友都憎恶我。我平日所爱的人向我翻脸。我的皮肉紧贴骨头。我只剩牙皮逃脱了。”(伯19:13-20)


然后他哀求说,“我朋友阿,可怜我!可怜我!”(伯19:21)


约伯正在向神哭诉、向人哀求之中,突然一道天光照入他心,他便情不自禁地发出一段超凡动人的美妙警句:

“我知道我的救赎主活着,末了必站立在地上。我这皮肉灭绝之后,我必在肉体之外得见神。”(伯19:25-26)

这是约伯记中约伯的第五段信心宣告!


这是约伯在极度的痛苦、委屈、哭诉中蒙神怜悯,得到的光辉闪烁的属天启示,论到基督的荣耀复活和永恒救赎,也论到约伯自己的冤屈昭雪和蒙恩得救!

琐法心中急躁回答约伯,自古恶人夸胜是暂时的,“神必将猛烈的忿怒降在他身上。”(伯20:23)


但约伯反驳琐法的“现世报”之说,因为恶人多见长寿力壮,儿孙满堂,凡事亨通,他们至死身体强壮,尽得平靖安逸。若说恶人是为儿女积蓄忿怒,不如他们本人受报,好让他们知道。


三. 第三回合辩论


以利法的耐心和尊严至此早已丧失殆尽,于是干脆无中生有、捏造罪名攻击约伯。

“你的罪恶岂不是大吗?你的罪孽也没有穷尽。因你无故强取弟兄的物为当头,剥去贫寒人的衣服。困乏的人,你没有给他水喝。饥饿的人,你没有给他食物。有能力的人就得地土。尊贵的人也住在其中。你打发寡妇空手回去,折断孤儿的膀臂。因此,有网罗环绕你,有恐惧忽然使你惊惶。”(伯22:5-10)


最后,以利法不忘再次提醒约伯,“你要认识神,就得平安,福气也必临到你。”(伯22:21)

约伯有口难辩,“惟愿我能知道在哪里可以寻见神,能到祂的台前。我就在祂面前将我的案件陈明,满口辩白。”(伯23:3-4)


“只是,我往前行,祂不在那里,往后退,也不能见祂。祂在左边行事,我却不能看见,在右边隐藏,我也不能见祂。”(伯23:8-9)

“然而祂知道我所行的路。祂试炼我之后,我必如精金。”(伯23:10)

约伯在朋友攻击、神向他隐藏的痛苦之中,仍然坚信“祂知道我所行的路,祂试炼我之后,我必如精金。”此乃约伯记中约伯的第六段信心宣告!


然后是约伯坚定跟随主的心志表白:“我脚追随祂的步履。我谨守祂的道,并不偏离。祂嘴唇的命令,我未曾背弃。我看重祂口中的言语,过于我需用的饮食。”(伯23:11-12)

约伯记第二十四章,约伯述说世界的混乱,罪恶的横行与泛滥,神似乎看着不管不问。

比勒达所能够使用的辩论用词似乎也使尽了,所以他最后一次发言很简短,“神有治理之权,有威严可畏。”(伯25:2)


约伯对比勒达的插话似乎不理不睬,自言自语般地转向神:“无能的人,蒙你何等的帮助?膀臂无力的人,蒙你何等的拯救?”(伯26:2)


约伯赞叹神掌管宇宙万物的伟大,并再次表明自己的心迹:“我的嘴决不说非义之言,我的舌也不说诡诈之语。...我持定我的义,必不放松。在世的日子,我心必不责备我。”(伯27:4-6)

约伯提到,炼金有方,但智慧难寻。他发出多年后由所罗门发扬光大的著名箴言:

“敬畏主就是智慧;远离恶便是聪明!”(伯28:28)

“敬畏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认识至圣者,便是聪明。”(箴9:10)

这是约伯记中约伯的第七段信心宣告!


约伯记第二十九至三十一章,是约伯的最后独白,叙述自己的过去和现在,并再次为自己辩白:从前的幸福(伯29);现在的可怜(伯30);真诚的辩白(伯31)。


从前的我:“惟愿我的景况如从前的月份,如神保守我的日子。那时祂的灯照在我头上。我藉祂的光行过黑暗。我愿如壮年的时候,那时我在帐棚中。神待我有密友之情。全能者仍与我同在。我的儿女都环绕我。奶多可洗我的脚。磐石为我出油成河。”(伯29:2-6)


那时神待我如同密友,儿女环绕膝下,奶多可以洗脚,众人景仰称赞,自忖必寿数满足而终。

现在的我:“但如今,比我年少的人戏笑我。... 现在这些人以我为歌曲,以我为笑谈。他们厌恶我,躲在旁边站着,不住地吐唾沫在我脸上。... 现在我心极其悲伤。困苦的日子将我抓住。夜间,我里面的骨头刺我,疼痛不止,好像啃我。... 我与野狗为弟兄,与鸵鸟为同伴。我的皮肤黑而脱落,我的骨头因热烧焦。所以,我的琴音变为悲音,我的箫声变为哭声。”(伯30:1-31)


辩白的我:约伯连续用二十个排比的“我若... ” (If)“情愿...”(Then)来表明自己的纯正与无辜,即便在严酷的试炼中,依然表明自己圣洁的心迹(伯31:1)。


我若与虚谎同行,我若要追随诡诈,我若脚步偏正路,我若心随我眼目,我若有玷污在手,

我若受惑起淫念,我若藐视仆婢怨,我若不助贫寒人,我若见人无衣物,我若不使他得暖,

我若举手打孤儿,我若以金为指望,我若因资财欢喜,我若叩拜日月星,我若见敌遭灾喜,

我若无接待客旅,我若无供人食物,我若像人掩过犯,我若夺取人田地,我若抢夺人价值...

“惟愿有一位肯听我。看哪,在这里有我所划的押,愿全能者回答我。”(伯31:35)


约伯相信,他的一切所行都在神那里有记录,有一天神必然还他清白。

最后,约伯在困惑、不解、委屈、同时却仍然对神抱持不变的坚信之中,结束了他与朋友的辩论。


约伯记的读者,大多对约伯的这三位朋友没有好印象,他们原本相约而来要安慰约伯,结果却深深伤害约伯。


约伯三个朋友的可贵之处在于:当众人都离弃约伯时,这三个朋友相约远道而来安慰他。他们远远地看见约伯,因为认不出他来就放声大哭,又撕裂外袍,把尘土扬在自己身上。然后,他们与约伯认同,在炉灰中同坐七天七夜并不说话。


他们如果就这样一直坐着不说话陪伴约伯,那就是对约伯最好的安慰。可惜当他们开口说话安慰约伯、试图解释约伯遭难的缘由时误解了约伯。他们的错误之处在于,他们认定约伯的患难是约伯犯罪的缘故,因此极力劝诫约伯悔改,由起初的暗示逐渐演变为严厉谴责、甚至是无中生有的控告,这对约伯无疑是伤口上撒盐。尤其是,他们错误解释却始终自以为是(虽然他们的辩论包含有部分闪光的真理),结果给约伯带来深度的伤害。


约伯三友的错谬,最后被神自己亲自指正:“耶和华对约伯说话以后,就对提幔人以利法说,我的怒气向你和你两个朋友发作,因为你们议论我,不如我的仆人约伯说的是。”(伯42:7)

约伯的错误之处,在于他自以为义,认为是神冤屈了他,错待了他,甚至无辜地攻击他、毁灭他。约伯不仅不断地质疑神,并坚持要神给出一个答案,显然僭越了神的至高主权。


然而,约伯不愧为一代圣徒,“地上再没有人像他完全正直,敬畏神,远离恶事。”这是神自己对约伯的评价。如前文指出,约伯对神的貌似质疑和诘问,不是悖逆和冒犯,而恰恰是他对神不离不弃、坚强信心的表现。


约伯始终没有如撒旦所断定的那样咒诅神,反而在极度的痛苦、委屈之中,时时地、不断地转向神,对神哭诉、求神怜悯,并在朋友的误解、神的沉默、众人的唾弃和不止息的痛苦中,在贯穿约伯记全书中发出数段光辉闪烁的信心宣告,使撒旦蒙羞、使神得荣耀,感人肺腑、可贵之至,实为历代信徒效法的楷模!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约伯记信息之八---约伯的结局

约伯记四十二章的尾声部分(伯42:7-17),是约伯记完满的结局。正如传道书所言,“事情的终局,强如事情的起头。存心忍耐的,胜过居心骄傲的。”(传7:8) 约伯记三十八章至四十一章,耶和华神在旋风中向约伯显现,神一口气用七十七个问题向约伯发问,约伯无言以对。神对约伯一连串带有反讽意味(Irony)的考问,彰显自己的伟大、无限、智慧、威严、荣耀、权能。当约伯与神面对面相见,虽然他的问题并没有得到答案

约伯记信息之七---约伯的悔改

在约伯和三个朋友的辩论中,约伯多次申诉他要面见神,与神对质,要神给他一个解释和答案。 “这样,你呼叫,我就回答。或是让我说话,你回答我。”(伯13:22) “惟愿有一位肯听我。看哪,在这里有我所划的押,愿全能者回答我。”(伯31:35) 约伯的再三祈求最后终于如愿以偿。“那时,耶和华从旋风中回答约伯。”(伯38:1) 约伯记充满许多的问题,约伯与三个朋友的辩论中,约伯单单向神就提出七十个问题;而当

约伯记信息之六---约伯的沉默

伯32-37 “于是这三个人,因约伯自以为义就不再回答他。那时有布西人,兰族巴拉迦的儿子,以利户向约伯发怒。因约伯自以为义,不以神为义。他又向约伯的三个朋友发怒。因为他们想不出回答的话来,仍以约伯为有罪。”(伯32:1-3) 约伯与三个朋友的辩论在约伯记三十一章终止,三个朋友不能说服约伯,约伯仍然自以为义,于是他们各人便无话可讲结束辩论。 此时一个名叫以利户的年轻人突然出现,加入到他们中间。显然他

关于我们

2003年,一群来自母会海华郡中华圣经教会(CBCHC)的基督徒领受神的异象,有感于巴尔的摩地区众多华人同胞的福音需要,于同年9月租用 Shelbourne Baptist Church 的场地开始聚会,并成立巴郡中华圣经教会 (CBCBC)。教会于2017年9月搬至新租用的Holy Nativity Lutheran Church,主要服事来自世界各地的华人移民,周边学校的华人学生学者,在美国出生的亚洲人, 及跨文化和美国的家庭。我们除了主日中文崇拜,还办有成人主日学以及针对学前班和学龄班的主日学,同时提供婴儿照看。

​联系方式

任运生牧师            

电话:443-839-7615

邮箱:yren001@hotmail.com

​微信:yren0011

 

林锦源(Aaron)长老

电话:410-660-8569

邹静长老

​电话:443-636-7472

订阅教会周报
  • Grey Facebook Icon
  • Grey Google+ Icon

© 2019 by CBC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