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任运生牧师

约翰福音信息之二---太初有道

“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这道太初与神同在。万物是藉着祂造的。凡被造的,没有一样不是藉着祂造的。”(约1:1-3)

“In the beginning was the Word, and the Word was with God, and the Word was God. He was with God in the beginning. Through Him all things were made; without Him nothing was made that has been made.”(John 1:1-3)


四福音书的起头各有不同(The beginning of the four gospels)。


马太福音的对象是犹太人,因此首先记述基督的家谱(The genealogy of Christ),将耶稣的家系追溯到大卫和亚伯拉罕,证明耶稣是亚伯拉罕的后裔,并具有大卫皇室的正统。马可福音的对象是罗马人,所以直接从耶稣的服事开始(Jesus’ Ministry),描述耶稣是一位辛勤做工服事的仆人。路加福音写给外邦人,记述耶稣基督的童女怀孕降生(Jesus’ Virgin Birth ),证明祂是完美的人子,且是罪人和外邦人的朋友,突出“人子来,为要寻找拯救失丧的人”(路19:10)之主题。


约翰福音将基督的根源追溯到亘古永恒的过去(The Eternity of the Word):“太初有道。”(约1:1)“太初”是什么时候?它远早于耶稣基督在地上事工的开始,远早于祂的奇特出生,甚至远早于创世之初。


在约翰福音概述中提到,约翰福音用简单的希腊语言写成,全书15420字,但只有1011个词汇量,每个字平均重复大约十五次。但如果你由此得出结论,约翰福音是浅显简单的一卷书,那就大错特错了。约翰福音立意高远,神学意义深邃无边,即便解经与注释书籍如汗牛充栋,人们对这卷书仍然无法了然在胸。


如果不信不妨试一下,约翰福音的开始四个字---“太初有道,”(In the beginning was the Word)谁能把它解释清楚呢?


一. 太初有道


“太初有道。”(In the beginning was the Word.)

约翰福音的“太初”(In the beginning),让人立刻联想起创世记的“起初”(In the beginning)。


“起初,神创造天地。”(In the beginning, God created the heavens and the earth.)(创1:1)

创1:1的“起初,”是神创造世界的开始;而约1:1的“太初,”是指神在创造世界之前的无始之始,即神自身的自有永有。


创1:1和约1:1虽然英文都是“In the beginning,”七十士译本将创1:1像约1:1一样也译为“Ἐν ἀρχῇ”,但二者还是有“时间点上”(如果有时间点的话)微妙的差异,约翰福音的起初要“更为久远一些,”因此和合本圣经捕捉到这样的差异,将约1:1译为“太初,”以示与创1:1的“起初”的分别,颇为传神。


“太初有道。”什么是“道”?

“道,”(Logos)古希腊哲学认为,“道”是使万物存在、并支配万物的理性原理或法则。包括“宇宙历史的开端”与“宇宙本体的根源”这样两种意义【注1】,指宇宙的法则、宇宙起源的原始能力、思想、信息、理性、能力、原理等。


在中文文化中,孔子曾说:“‘朝闻道,夕死可矣。’” 早上听闻真道,晚上即死也满足了。

孔子在《中庸》中说,“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道也者,不可须臾离也;可离,非道也。”


大意是:上天所赋予人的本性叫做天性,依照天性而行的为人处事原则叫做道,修正偏差使之合乎正道者乃是教化。所谓道是不可片刻偏离的,可以偏离的就不是道了。


朱熹在论到孔子的《中庸》之道时指出,“道之本源出于天而不可易,其实体备于己而不可离。”意思是说,“道的本源是出于天而不可变更,它的实体存于自身而不可分离。”


老子的《道德经》,是中华文化中关于“道”的最著名论述。

“道可道,非常道。”(《道德经》第一章)意思是:道是可以言说的,但不是通常所说的道。或者译为:道如果可以讲说,那就不是恒古不变的道了。

“独立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下母。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道德经》第二十五章)

“独立存在而不改变,周而复始而不衰竭,天下万物以其为本。我不知道它的名字,勉强取名称之为“道”。…人从属于地,地从属于天,天从属于道,道出乎自身。”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道德经第四十二章)

道是唯一,独一生阴阳,阴阳生匀态,由此衍生万物。

但如上所述,无论希腊哲学或是中文文化,其中的“道”都是指没有位格的法则、原理、力量等。


约翰福音中“太初有道”的“道,”希腊文Logos,这个字英文译为“Word”,中文译作“道”。如果说“太初”翻译得好,那么“道”字翻译得更好。“道”指话语,也可以当动词“说”,中文的“常言道”就是“常言说”的意思。“道”也包括有“真理、”“道路”等涵义,联想耶稣在约14:6的宣称,你就不由得赞叹,“道”字的翻译何等贴切准确又生动传神。


旧约圣经所说的“道,” 意为:神的话语,神说话,神的创造能力 (创1:3),以及神智慧和属性的拟人化表述 (箴8) 等。


“神说, ‘要有光,’就有了光。…神说,‘水之间要有空气,将水分为上下。’…事就这样成了。…神说,‘天下的水要聚在一处,使旱地露出来。’事就这样成了。…神说,‘地要发生青草,和结种子的菜蔬,并结果子的树木,各从其类,果子都包着核。’事就这样成了。”(创1:3, 6-7, 9, 11; 参创1:14-15;20;24;29-30)


“诸天借耶和华的命而造,万象借祂口中的气而成。” (By the Word of the LORD were the heavens made, their starry host by the breath of his mouth.)(诗/Ps 33:6)

“我们因着信,就知道诸世界是借神话造成的。”(By faith we understand that the universe was formed at God's command.)(来/Heb 11:3)

“我口所出的话,也必如此,决不徒然返回,却要成就我所喜悦的,在我发他去成就的事上必然亨通。” (So is my word that goes out from my mouth: It will not return to me empty, but will accomplish what I desire and achieve the purpose for which I sent it.)(赛/Isa 55:11)

“因为祂说有,就有。命立,就立。”(“For He spoke, and it came to be; He commanded, and it stood firm.”)(诗/Ps 33:9)


所以,犹太文化中的“道,”指神的话,或者神说话,并带出神话语的能力。

约翰福音中“太初有道”的“道,”具有更丰富的涵义,指出“道”的先存性(Pre-existence),“道”是万物之始,万物之源。


二. 道与神同在


“道与神同在。”(and the Word was with God.”)(约1:1)

“道”不仅是万物之始,而且“道与神同在,”显示“道”是一位有位格的存在。


什么是位格?位格是指有感性(emotional)、理性(Rational)、意志性(Volitional)的存在。

“道与神同在”表明“道”与神地位的平等和完全的交通,其中“与”(pros)有同等与亲密的涵义,彼此面对面的相交。

“道与神同在”表明“道”与神的关系(Relationship),“道”与神是两个具有相同位格的存在,揭示“道”与神的共存性(Co-existence)。


“道与神同在”也清楚揭示“三位一体”(Trinity)的教义,从而批驳教会历史上撒伯流主义(Sabellianism)或称形态论(Modalism)异端。

撒伯流(Sabellius)提倡“神格唯一论”(Modalistic Monarchianism)或称神体一位论(Unitarianism),反对三位一体教义,认为神只有一位位格,但以不同形态显现为圣父、圣子、圣灵,分别代表创造者,救赎者,赐生命者。


“道与神同在”也表明,只有相同的本质才能相交,因此预示“道”与神的同等性,是与神平等的一个位格。


三. 道就是神


“道就是神。”( and the Word was God.)(约1:1)

“太初有道”揭示“道”的永恒,或先存性(Pre-Existence);

“道与神同在”揭示“道”与神的关系,或共存性(Co-Existence);

“道就是神”揭示“道”的神性(Divinity),或自存性(Self-Existence)。

“道就是神”说明,“道”不是无位格的理性、原则、信息,而是神本身。


“道就是神,”(καὶ θεὸς ἦν ὁ λόγος)原文中把“神”字放在前面以示强调,同时“神”字之前没有定冠词,显示“道”与“神”在位格上的区别。


耶和华见证人(Jehovah Witness)异端,以“神”字前面没有定冠词为由,将“道就是神”英译为“The word was a god,” 从而得出基督是被造的结论,否认基督的神性和与神同等的位格。

“道就是神”驳斥了耶和华见证人的异端,同时也批驳了亚流主义(Arianism)异端(亚流主义否认基督的神性)。


“这道太初与神同在。”(约1:2)(He was with God in the beginning.)

重复叙述以便强调和澄清,乃是约翰行文的风格。约翰福音第二节重复第一节的内容,但并不是简单机械的重复。


约翰福音第二节“这道”(1:2a)、“太初”(1:2b)、“与神同在”(1:2c)分别对应第一节的“道就是神”(1:1c)、“太初有道”(1:1a)、“道与神同在”(1:1b);因此,约翰福音第二节可以直译为:“这一位道祂本是神,从太初开始,就与神同在。”


因此,约1:2再次确认---

“道”的神性(Divinity)、“道”的先存性(Pre-existence), “道”的位格(Personality)。

不仅在文字上简洁地重复第一节的内容,在神学意义上也再次重申并突出强调了约1:1所要表达的鲜明信息。


如果使徒约翰对“道”的论述到此为止,那么读者也不清楚这位太初就有的“道”到底是谁,但继续读约翰福音的引言部分,当读到约1:14时终于发现,这位“太初有道”的“道”正是“道成肉身”而成为人的耶稣基督。(The Word is Jesus Christ! 【John 1:14】)


“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充充满满的有恩典有真理。我们也见过祂的荣光,正是父独生子的荣光。”(The Word became flesh and made His dwelling among us. We have seen His glory, the glory of the One and Only, who came from the Father, full of grace and truth. )(约/John 1:14)


四. 万物是藉着祂造的


“万物是借着祂造的。凡被造的,没有一样不是借着祂造的。”(Through Him all things were made; without Him nothing was made that has been made.)(约/John 1:3)


“万物是藉着祂造的”“造”字(egeneto),原本的意思是“变成,”“开始出现,”指某事物在某个时间点的出现,这与“道”的永恒中持续性存在是完全不同的。因此,万物是被造的,但“道”是自存的。


万物是“藉着祂”造的,而不是“由祂”造的,显明神是万有的创造者,“道”是神创造的媒介。但这并不贬低“道”的神性和能力以及祂与神同等的地位,只是显示神与“道”在创造中所担负的角色不同。


“然而我们只有一位神,就是父,万物都本于祂,我们也归于祂。并有一位主,就是耶稣基督,万物都是借着祂有的,我们也是借着祂有的。”(林前8:6)

“Yet for us there is but one God, the Father, from Whom all things came and for Whom we live; and there is but one Lord, Jesus Christ, through Whom all things came and through Whom we live.”(1 Cor 8:6)


“因为万有都是靠祂造的,无论是天上的,地上的,能看见的,不能看见的,或是有位的,主治的,执政的,掌权的,一概都是借着祂造的,又是为祂造的。”(For by him all things were created: things in heaven and on earth, visible and invisible, whether thrones or powers or rulers or authorities; all things were created by him and for him.)(西/John 1:16)


“就在这末世,借着祂儿子晓谕我们,又早已立祂为承受万有的,也曾借着祂创造诸世界。”(“But in these last days He has spoken to us by His Son, Whom He appointed heir of all things, and through Whom He made the universe.”(来/Heb 1:2)


“凡被造的,没有一样不是借着祂造的。”(Without Him nothing was made that has been made.)(约1:3)


使徒约翰在正面陈述“万物是借着祂造的”之后,接着以反面陈述的方式,“凡被造的,没有一样不是借着祂造的,”来确定万物是藉着“道”即基督被造而成。


“凡被造的,没有一样不是借着祂造的。” (Without Him nothing was made that has been made.)

这句话可以直译为:“离了祂,凡是已经出现的,没有一样会出现。”(注1)(活泉新约希腊文解经,p46)


凡是被造的,没有一样不是藉着“道”(耶稣基督)造的。

约1:3有力批驳了耶和华见证人的错误教训。既然凡是被造的,没有一样不是藉着基督造的,那么基督自己一定是创造主,而不是被造者。


在约翰福音概述中已经指出,约翰福音的写作目的,主要是为了护教,为基督信仰辩护,驳斥异端邪说和错误教训,而且约翰写作约翰福音,主要针对当时流行的诺斯底主义(Gnosticism)异端。


诺斯底主义认为,物质是恶的,灵魂是善的;因此神没有创造物质,基督也没有道成肉身,耶稣只不过是神投射在世间的一个幻影。


约翰福音第一章的前言,论说“道”的自有永有,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祂是创造主,万物都是藉着祂造的;而且这位“道”成为肉身,就是耶稣基督。因此约翰福音有力批驳了诺斯底主义异端,当然也指出无神论(Atheism )和进化论(Evolutionism )的错谬。


总结约翰福音第一章一至三节的明显护教学特征,断然否定了撒伯流主义(Sabellianism)、亚流主义(Arianism)、诺斯底主义(Gnosticism)、耶和华见证人(Jehovah Witness)的异端,也批驳了无神论(Atheism)和进化论(Evolutionism)的错谬。


道成肉身的耶稣基督是创造主,祂与你我有何关系?


“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道德经第四十一章)

智慧人听了道勤奋践行;一般人听了道将信将疑;愚昧人听了道哈哈大笑。如果不被嘲笑,道就不足以为道了。


多数人一听到神创造天地万物,耶稣基督降世为人拯救罪人,便不假思索地轻视嘲笑。但你是否曾经停顿一下了解这位“太初有道、道成肉身”的耶稣基督,认真地思索过祂的所言、所行、以及祂对人类历史的影响吗?


一位基督徒朋友一次和几个同学去动物园,快到大猩猩馆的时候,这位弟兄对他不信主的同学朋友们开玩笑说,“很快就要见到你们的祖先了。” 他的玩笑立刻触犯众怒、招致群起而攻:“你的祖先!”


根据进化论,人类最早的祖先是单细胞的阿米巴原虫,经过大约三十五亿年的进化成为猴子,再到大猩猩类人猿,最后成为人。为什么人们一边接受进化论,一边又以大猩猩做祖先感到羞辱呢?Common sense (常识)告诉我们,进化论是多么大胆的天方夜谭。


如果你的祖先真是猴子,如果你的存在仅仅是偶然发生,在你经过充满劳苦愁烦、汗流满面才得糊口的游戏人生之后,你最终的结局是走向坟墓,试问生命的目的和意义到底是什么?


但圣经明说,人类是按照神的形象被造的,而且当人类犯罪堕落之后,那位创造主竟然甘愿道成肉身来到世界,藉着祂自己在十字架上的舍身流血来拯救我,脱离罪恶和死亡的奴役,这和猿猴进化为人是何等的不同啊。


耶稣基督对每个信靠祂的人都有美好的旨意,那就是活出荣神益人的生命来,活出“尽心、尽性、尽意、爱主你的神”以及“爱人如己”(太22:37-39)的生命来,最后进入与神同在永远的荣耀!


14 次瀏覽
关于我们

2003年,一群来自母会海华郡中华圣经教会(CBCHC)的基督徒领受神的异象,有感于巴尔的摩地区众多华人同胞的福音需要,于同年9月租用 Shelbourne Baptist Church 的场地开始聚会,并成立巴郡中华圣经教会 (CBCBC)。教会于2017年9月搬至新租用的Holy Nativity Lutheran Church,主要服事来自世界各地的华人移民,周边学校的华人学生学者,在美国出生的亚洲人, 及跨文化和美国的家庭。我们除了主日中文崇拜,还办有成人主日学以及针对学前班和学龄班的主日学,同时提供婴儿照看。

​联系方式

任运生牧师

电话:443-839-7615

邮箱:yren001@hotmail.com

​微信:yren0011

 

地址:1200 Linden Ave

Arbutus, MD 21227

毗邻UMBC校园

订阅教会周报
  • Grey Facebook Icon
  • Grey Google+ Icon

© 2019 by CBC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