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任运生牧师

美国大选之夜到底发生了什么?

2020年的美国大选,成功地吸引了全世界的眼球,却旋即上演了一场混乱不堪的闹剧。直到大选日过后三个礼拜的今天仍然悬而未决,让这场大选成为一个国际笑柄。网上有人将威斯康辛州大选夜出现的红蓝曲线制作成令人不堪入目的恶搞图,成为这场大选的辛辣讽刺!


2020年的大选,加剧了美国社会业已存在的严重撕裂,令人痛心的是,这种撕裂在教会里也几乎没什么两样。撇开两党候选人各自的道德瑕疵、个性特点、行事风格等不谈,基督徒的立场应当看两党的政纲哪一个更接近、更合乎圣经的教导从而做出选择。如果某个政党政策触动了我个人利益,作为基督徒当以大局为重,体贴神的心意而不是计较个人得失。


共和党的政策并不完善,但民主党的目标是进一步的“世俗化、去基督化、去上帝化,”几乎将各样的罪恶“去罪化,”这一点应该是没什么疑问的。只要想一下大麻合法化,如果美国全境大麻合法,进而海洛因、冰毒合法,那将是怎样的空前大灾难?同性婚姻合法化之后,下一步的诉求是什么呢?人与动物的婚姻有一天会成为堂而皇之的时尚吗?LGBTQ的最终诉求又是什么呢?杀婴、堕胎合法化,直接将流无辜人血的罪洗白,下一步会是什么呢?如此以往,还有什么罪恶不可以通过“去罪化”的立法使其大行其道呢?神当初创造男女两样性别,如今可以衍生出几十种来,这样荒唐可笑的违逆人伦,难道不是对至高上帝的公然挑衅和反叛?


笔者承认,作为“不知道别的只知道耶稣基督并祂钉十字架”(林前2:2)的政治门外汉,因为对美国两党政治的内情完全无知,我很可能把问题过于简单化,两党政治以及总统大选很可能不是非黑即白,因此两者之间并不容易做出清晰的判断。所以,本人对基督徒弟兄姐妹各自不同的看见与选择表示理解和尊重。


然而,不管选择哪个候选人,我想所有基督徒甚至包括一切有良知、有正义感的人们,都应该没什么困难达成这样一个共识:那就是选举必须是公开、透明、诚信、真实、干净的,没有舞弊、造假、操纵、篡改、阴谋等隐藏其中。如果基督徒在这一点上也无法达成共识,那也就真的无话可说,只有等待那一天各自到耶稣基督那里交账了。


基于这样一个共识,我们不禁要问一个问题:大选之夜到底发生了什么?


笔者说过,我对两党政治的内情一无所知,对选举过程的内情当然也一无所知。但本文一开始就提到,这场选举吸引了全世界的眼球,它几乎是在世人的有目共睹之下进行的,因此,发生的一系列令人可疑的现象也是人所共知的。


1. 在11月3日深夜(或11月4日凌晨),几个关键摇摆州的计票过程突然同时停止,这一现象极为反常。


2. 在停止计票时,共和党候选人川普几乎在各摇摆州都遥遥领先,有些州甚至超出民主党候选人拜登十几个百分点。然而几个小时后,人们一觉醒来发现几乎所有摇摆州都翻蓝了,令人瞪大眼睛迷惑不解。


3. 威斯康辛州的选举曲线显示,在11月4日凌晨的极短时间内(很可能以秒计算)涌出十几万张选票几乎都是投给拜登的,致使选举曲线的蓝线呈九十度垂直方向上升超越红线,被称作是拜登曲线,也就是本文开头提到的红蓝曲线恶搞图。我想不需要具有统计学博士或数学学位才能看出其中的非同常规。


4. 11月4日凌晨恢复计票时,有没有双方的监票人在场?各州的选票中到底有没有网传的各类非法选票?到底有没有某些地区出现总票数超过该地区注册选民总数现象?


5. 邮寄选票在时效、投递、认证、甄别等诸多环节中,确实给造假提供了足够空间,各地到底有没有相关措施以确保邮递选票的合法有效性?


6. 拜登团队的“每一张选票都要计算”和川普团队的“每一张合法选票都要计算”到底哪一个更加合理合法?如何落实和保障?


7. 主流媒体将一些深蓝州尚没有开票计票的选举人票都预先加给拜登,却没有把尚未开票的深红州选举人票加给川普,以至于从一开始就营造一种拜登一直领先的错觉,主流媒体到底为什么要怎么做?大选结果既然至今悬而未决,媒体为什么迫不及待地宣布拜登胜选?这种铺天盖地的偏袒性造势,是否有违媒体当有的公正、中立、诚实的原则?


8. Smartmatic 和 Dominion 投票系统到底有没有问题?多地统一行动的背后有没有一个统一的指挥体系存在?


令人困惑的疑点可能不止上述几种,这些疑问都需要给美国民众一个确实的、令人信服的交代。否则,如果确实有系统性的选举舞弊存在,它将摧毁选举的公信力,引发美国的宪政危机。笔者没有说这场选举必定存在系统性的舞弊和欺诈,但所有目睹选举过程的人们都有合理存疑的理由。因此,美国民众有权利要求一个令人心悦诚服的解释,以便对美国选举制度的透明和公正、对选举过程的程序和结果保持信心。


设想一个最坏的假设,若此次大选真有系统性舞弊存在,那将是一场选举政变。如果美国的权力制衡和司法体制对此竟束手无策,任凭邪恶势力在光天化日之下将罪恶结果强奸民意加在人民的头上,那么这个国家距离气数将尽也就真的为时不远了。


旧约以色列分裂王国的历史,北国以色列有十个支派,地大物博人口众多,相比之下南国犹大只有两个支派地少人稀。然而,因为北国以色列二十个王全是邪恶,没有一个敬畏耶和华神,结果却先于南国犹大一百多年而遭亚述所灭。南国犹大也是诸多罪恶,但二十个王中有八个是敬畏神的,于是又延续了一百多年。可以相信,如果以色列听从摩西律法的警告,敬畏神顺从耶和华的诫命,选择公义和生命,那就必不至于遭受毁灭的命运。


“公义使邦国高举,罪恶是人民的羞辱。”(箴14:34)


一个国家和民族选择敬畏神的政党和政府,那是国家的福祉,因为“以耶和华为神的,那国是有福的。祂所拣选为自己产业的,那民是有福的。”(诗33:12)


相反,如果一个国家和民众选择悖逆神的邪恶政党和政府,那么在不远的将来,必将自食其果,那也正是大家所要的、所选的。圣经士师记中的亚比米勒和示剑人同谋作恶、之后同受咒诅的恶果,将是警钟长鸣的鉴戒。


“行正直路的,步步安稳。走弯曲道的,必致败露。”(箴10:9)


主耶稣说,“掩盖的事,没有不露出来的。隐藏的事,没有不被人知道的。”(路12:2)


愿那位无所不在、无所不知、圣洁公义、察验人心的主,使大选的真相大白于天下。即便有人谋划严密,毁坏证据使人无法察觉,他们终有一天也必要在耶稣基督面前接受公义的判断!

圣经以斯帖记情节跌宕扣人心弦。哈曼的身边聚集了包括他妻子细利斯在内的一群损友,他们的恶谋和筹划可谓是天衣无缝、凶恶歹毒。以斯帖记的奇特就在于,这卷书自始至终没有提到“神”这个字,但那一系列奇妙的巧合和拯救,有谁能相信是纯属巧合呢?最后以色列民族得拯救,哈曼却连累全家人遭遇厄运。正应验圣经的话:“挖陷坑的,自己必掉在其中。”(传10:8)


无论这次大选的最终结果如何,美国这个由先贤建基于圣经价值观之上、曾经“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好端端的国家,沦落到今日的地步令人痛心不已。法国思想家亚历西斯. 托克维尔 (Alexis De Tocqueville)曾经说过,“世上没有一个国家像美国这样,基督教信仰对人类的灵魂有如此巨大之影响,在这块世上最自由、最文明的国土上,到处可以感受到基督教信仰的痕迹。”


托克维尔还说过另外一句话:“美国是一个伟大的国家,因为她是一个美善的国家;如果美国停止美善,美国也就不再伟大。” (America is great because she is good. If America ceases to be good, America will cease to be great. )这句话岂不正是美国今日情景的写照吗?


美国还能再次回到当初建基于基督信仰的根基吗?

大选为美国教会留下怎样的反思、忠告和警醒呢?


美国总统林肯曾说,“一个世代教室中的哲学将是下一代政府里的哲学。” (The philosophy of the school room in one generation will be the philosophy of government in the next.)这话值得教会和基督徒家长的深思。


主耶稣说,“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8:32)


愿主怜悯这个国家!


602 次瀏覽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美国,是在什么基础上立国的?

2020年美国大选的乱象成为一个国际笑柄,它无可回避地引人深思。 1776年美国刚建国时,其社会成员的信仰状况绝大多数是追寻信仰自由的新教徒,另外是少数的天主教徒和零星的犹太教徒。(詹姆斯·肯尼迪,杰利·纽可布著,林怡俐,王小玲译,《如果没有耶稣》p66)也就是说,美国刚建国时其全部国民都是清一色信靠耶和华神的人。 “美国最初的123所学院和大学几乎都源自基督教会。”(同上,P48)目的是训练那些

美国大选之夜的祷告

亲爱的天父, 我们感谢赞美你! 我们为美国祷告。这个国家是早期来到北美大陆的清教徒在圣经价值观基础上建立的国家,被称作是灯塔之国。无论是敬虔的传统还是国家治理体系都成为世界的样板,蒙神赐福也成为神赐福的管道使他人蒙福。有人说,美国之所以是一个伟大的国家,首先是因为她彰显了神的美善。这个国家的先辈们共同体认,离开神和神的话语圣经,根本不可能有效治理一个国家。二百多年来这个国家也为世界各地差派出许多宣

耶和华的筹算才能立定 ---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评论

2020年的美国总统大选,被普遍认为是美国自1864年以来最重要的一次选举,将决定美国未来几十年的走向,也势必影响世界局势。据估计这次大选美国将有超过1.5亿人参加投票,创近几十年美国大选投票纪录新高。 这次大选不仅牵动几乎所有美国人的心,也在世界范围引起广泛关注。截止十月底,英国最大网上博彩公司Betfair Exchange超越惯常喜爱的体育赛事已下赌注达2.84亿美金,全球赌注逾10亿美金,

关于我们

2003年,一群来自母会海华郡中华圣经教会(CBCHC)的基督徒领受神的异象,有感于巴尔的摩地区众多华人同胞的福音需要,于同年9月租用 Shelbourne Baptist Church 的场地开始聚会,并成立巴郡中华圣经教会 (CBCBC)。教会于2017年9月搬至新租用的Holy Nativity Lutheran Church,主要服事来自世界各地的华人移民,周边学校的华人学生学者,在美国出生的亚洲人, 及跨文化和美国的家庭。我们除了主日中文崇拜,还办有成人主日学以及针对学前班和学龄班的主日学,同时提供婴儿照看。

​联系方式

任运生牧师            

电话:443-839-7615

邮箱:yren001@hotmail.com

​微信:yren0011

 

林锦源(Aaron)长老

电话:410-660-8569

邹静长老

​电话:443-636-7472

订阅教会周报
  • Grey Facebook Icon
  • Grey Google+ Icon

© 2019 by CBC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