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 Han

圣诗分享——《万古磐石为我开》

圣诗《万古磐石为我开》(Rock of ages, Cleft for me)的词作者是英国圣公会牧师托普雷迪,作于1776年,“被圣诗典考称作是‘英文四大杰作之一。’”(顾明明,古今圣诗漫谈)


奥古斯都 M. 托普雷迪(Augustus M. Toplady)1740年11月4日生于英国萨里的法纳姆,父亲理查德.托普雷迪上校在他出生不久就战死在迦太基纳(Carthagena),他的母亲凯瑟琳.贝茨将他抚养成人,他一生对母亲充满感激。托普雷迪从小被送去威斯敏斯特学校,大学毕业于都柏林三一学院,取得文学学士学位。1762年被按立为牧师。(英国复兴领袖传, J. C. 莱尔著,梁曙东译)


托普雷迪16岁的时候,住在爱尔兰一个名叫柯迪美(Codymain)的地方,在那里听到一个平信徒在谷仓里的布道,经文是以弗所书2章13节,“你们从前远离神的人,如今靠着祂的血,已经得亲近了。”这节经文带着极大的能力进入他的心,他成了一个新人,并将自己完全献给神。

托普雷迪是一位忠心传讲神话语的人,辛勤的服事缩短了他在世的旅程,去世时年仅38岁。


托普雷迪身兼牧师、作家、辩论家,同时他也是最优秀的英文赞美诗作者之一。J. C. 莱尔主教曾这样评价托普雷迪:“在所有用英文写作的赞美诗作者当中,也许没有一个人可以像托普雷迪那样,如此完美地把真理、诗歌、生命、温暖、火热、深度、肃穆和激情结合在一起。”(英国复兴领袖传359页, J. C. 莱尔著,梁曙东译,华夏出版社)


关于这首诗歌的创作背景,据说一次托普雷迪外出,突然狂风大作,他便躲在一个磐石穴中。虽然外面狂风呼啸,里面却安然无虑。他想起诗篇上的话:“惟独祂是我的磐石,我的拯救。祂是我的高台,我必不动摇。”(诗62:6)


“那磐石就是基督。”(林前10:4)


托普雷迪想到主耶稣就是那万古磐石,便被圣灵感动写下这旷世名诗:“万古磐石为我开,容我藏身在主怀。”


关于这首诗歌,还有一个奇妙的见证。1866年一艘英国游轮在海上失事,船上的水手和乘客都仓皇跳海逃生。一位歌唱家和他妻子也一起落水,但妻子的救生圈被人夺去了,妻子抓住丈夫的后背在海上漂泊。过一段时间妻子渐渐疲乏开始慢慢下沉,便对丈夫说,“我无力再抓住你了。”疲乏的丈夫对妻子说,“再用力,坚持!”说着,便唱起《万古磐石》这首诗歌,歌声一起,便有了信心和力量。在波涛中艰难挣扎的难友们听见这歌声,都得到了力量和安慰,大家同声唱起这首诗歌。远处一艘路过的船只闻声赶来,于是众人便都得救。


那情景像泰坦尼克号上众人歌唱、乐手演奏《我愿与主更亲近》一样地感人和美丽。


《万古磐石为我开》的曲作者是海斯丁(Thomas Hastings, 1784-1872),作于1832年。海斯丁是美国宗教音乐的先驱,一共写了六百多首圣诗,一千多首圣乐,及五十本歌集。(顾明明,古今圣诗漫谈)


《万古磐石为我开》


万古磐石为我开,

容我藏身在主怀,

兵丁举枪伤主胁,

同时流出水和血,

双重医治我罪过,

罪刑,罪权皆得脱。


纵然勤劳不罢休,

亦不能达主要求,

纵然心能以持久,

纵眼泪永远淌流,

仍不能赎我罪尤,

惟有主能施拯救。


两手空空到主前,

只有依紧十架边,

赤身求主赐衣服,

无依靠望主恩勖,

污秽奔至活泉旁,

求主洗我免灭亡。


当我今生年日逝,

到临终双目垂闭,

当飞上华美天堂,

觐见主在宝座上,

万古磐石为我开,

容我藏身在主怀。

11 次瀏覽
关于我们

2003年,一群来自母会海华郡中华圣经教会(CBCHC)的基督徒领受神的异象,有感于巴尔的摩地区众多华人同胞的福音需要,于同年9月租用 Shelbourne Baptist Church 的场地开始聚会,并成立巴郡中华圣经教会 (CBCBC)。教会于2017年9月搬至新租用的Holy Nativity Lutheran Church,主要服事来自世界各地的华人移民,周边学校的华人学生学者,在美国出生的亚洲人, 及跨文化和美国的家庭。我们除了主日中文崇拜,还办有成人主日学以及针对学前班和学龄班的主日学,同时提供婴儿照看。

​联系方式

任运生牧师

电话:443-839-7615

邮箱:yren001@hotmail.com

​微信:yren0011

 

地址:1200 Linden Ave

Arbutus, MD 21227

毗邻UMBC校园

订阅教会周报
  • Grey Facebook Icon
  • Grey Google+ Icon

© 2019 by CBC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