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世记系列(三)---罪与罚

读创世纪第三章,想到《农夫与蛇》的典故,仔细琢磨,有许多相似之处,很象是伊甸园故事的另一个版本。只是人类自己,常常不长记性。


“蛇对女人说,你们不一定死,因为神知道,你们吃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你们便如神能知道善恶。于是女人见那棵树的果子好作食物,也悦人的眼目,且是可喜爱的,能使人有智慧,就摘下果子来吃了。又给她丈夫,她丈夫也吃了”(创3:4-6)。


结果怎么样呢?


蛇的话部分地应验了:他们的眼睛果然明亮了。但他们的眼睛明亮之后看到了什么呢?他们看到了自己的赤身露体。这一看见买一送一地带给他们一系列的后效应,并显性遗传地传给了所有亚当的后代,使得世世代代的人们无一幸免地咀嚼着“他们的眼睛就明亮了”所带来的苦果。让我们看看罪给始祖和后人带来哪些后果。


(一)羞耻


创3:7,“他们二人的眼睛就明亮了,才知道自己是赤身露体”。亚当和夏娃吃了那善恶树上的果子,他们的眼睛果然明亮了,但他们并没有得到他们想要的智慧,反而看到了自己的赤身露体。人不喜欢要神为我们安排,人喜欢自己作主,人要自我的价值,自我的权利,自我的判断,自我的标准。然而离开了神荣耀的遮盖,人所看到的,只是自己的羞耻,丑陋,软弱和败坏。创2:25夫妻二人赤身露体并不羞耻,表明夫妻的和谐,坦诚,纯真,亲密;如今,他们的眼睛明亮了,他们看见了自己的可耻可恶,天真,无邪,童趣,美善,从此便一去不复返了。


人犯罪后有羞耻罪恶感,这是自人类堕落之后人与生俱来的天性,尤其是性犯罪更为突出。八十年代电影《被爱情遗忘的角落》,讲述一对儿农村青年彼此相爱,因为无知作了越轨的事。被人发现后,女青年因受不了那见不得人的羞耻便自尽了,男的被判了三年徒刑,出来后来到女青年的坟墓上捶胸痛哭。女主角扮演者沈丹萍那双浸满泪水眼睛的特写,成为那部电影的巨幅广告。曾有媒体报道,南方某市公安机关将抓获的卖淫漂娼者挂牌示众,因有侮辱人格之嫌,在社会各界引起强烈反应。但你不能不承认,这一招很厉害。


许多人犯罪后背着内心罪恶感的沉重负担,一生不得解脱。据说一位老太太在听完牧师讲了神赦罪恩典之后,下来将牧师拉到一边问道,“我年轻时曾作过两次人工流产,这样的罪神也赦免吗”?象这样一生被罪恶感包围压制的人不计其数。感谢神,主耶稣在十字架上临终前说,“成了”!原意是“债付清了”。我们的罪债主耶稣已经为我们付清了。神不仅赦免了我们,“又涂抹了在律例上所写,攻击我们有碍于我们的字据,把他撤去,钉在十字架上”(西2:14)。不仅如此,就连“我们心中天良的亏欠”也“已经洒去,身体用清水洗净了”。因此,希伯来书的作者敦促我们说,“当存着诚心,和充足的信心,来到神面前”(来10:22)。这是何等的恩典。


(二)遮盖


创3:7,亚当夏娃“便拿无花果树的叶子,为自己编作裙子”。亚当和夏娃眼睛明亮了,看见自己的赤身露体,他们的即时反应就是遮盖(cover up)。人类罪的共性是,为了掩盖先前的罪恶,往往要犯下更多的罪恶来遮盖。如逃跑,伪证,谎言,洗钱,嫁祸于人,杀人灭口等不一而足。


圣经记载,大卫与拔士巴犯罪之后,拔士巴怀了孕。于是大卫将拔士巴的丈夫乌利亚从前线招回,对他说,“你回家去,洗洗脚吧”(撒下11:8)。谁知乌利亚是个忠勇之士,他对大卫说,“约柜和以色列与犹大兵都住在棚里,我主约押和我主的仆人都在田野安营,我岂可回家吃喝,与妻子同寝呢?我敢在王面前起誓,我决不行这事”(撒下11:11)。大卫无奈,便写封信给元帅约押,派乌利亚到打仗极险之处,借亚扪人的刀杀了乌利亚。


借刀杀人是古往今来许多人遮掩自己犯罪的惯用伎俩,连大卫这样的属灵伟人也未能例外。


亚当和夏娃为自己编做裙子,也含有自我修补(Self-Repair or Self-Working)的意思。但圣经告诉我们,自我修补是徒劳无益,人的败坏必须仰望神所赐与全然更新的生命,因为“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林后5:17)。


(三)躲避


“天起了凉风,耶和华神在园中行走。那人和他妻子听见神的声音,就藏在园里的树木中,躲避耶和华神的面”(创3:8)。


亚当和夏娃犯罪后,试图躲避神的面,然而人如何能躲避神?诗人曾说,“我往那里去躲避你的灵?我往那里逃躲避你的面?我若升到天上,你在那里。我若在阴间下榻,你也在那里。我若展开清晨的翅膀,飞到海极居住。就是在那里,你的手必引导我,你的右手,也必扶持我。我若说,黑夜必定遮蔽我,我周围的亮光必成为黑夜。黑暗也不能遮蔽我使你不见,黑夜却如白昼发亮。黑暗和光明,在你看都是一样”(诗139:7-12)。


“耶和华神呼唤那人,对他说,‘你在哪里’”(创3:9)?神当然知道亚当在哪里,当神问亚当说‘你在哪里’时,神要亚当出来面对神,承认自己的罪。创4:9,神问该隐说,“你的兄弟亚伯在哪里”是同样的意思。


隐藏和躲避是人犯罪后的本能反应,然而,掩耳盗铃,采取驼鸟政策,不过是自欺欺人而已,无助于问题的解决,因为承认问题是解决问题的第一步。


(四)害怕


“他说,我在园中听见你的声音,我就害怕。因为我赤身露体,我便藏了”。人犯罪后内心会产生一种因罪恶而有的惊慌。这就是为什么有经验的审讯官审讯犯罪嫌疑人时常打心理战,使犯罪嫌疑人自我招认。


神是圣洁的,神就是光。人犯罪后因罪的污秽,不敢面对圣洁的神,因为怕见光,害怕光照出他们心中的黑暗。在社会学范畴,新闻媒体的监督俗称新闻曝光,是遏制人罪性膨胀的一种机制。日本前首相田中角荣,美国前总统尼克松,克林顿都是由媒体揭发出来的。贪污腐败屡禁不止,新闻监督机制薄弱是重要原因。


神是令人敬畏的,祂是“审判全地的主”(创18:25),圣经说,“落在永生神的手里真是可怕的”(来10:31),“因为我们的神乃是烈火”(来12:29)。所以人人都当惧怕神。但对神的儿女来说,神是满有恩典,满有怜悯,满有慈爱的神,是我们的朋友,我们的天父,故此,我们来到神的面前,当免去一切的惧怕。“爱里没有惧怕。爱既完全,就把惧怕除去。因为惧怕理含着刑罚。惧怕的人在爱里未得完全。我们爱,因为神先爱我们”(约一4:18-19)。


(五)推诿


神问亚当,“你在哪里”?亚当说,“我在园中听见你的声音,我就害怕。因为我赤身露体,我便藏了”(3:10)。神难道神不知道亚当在哪里吗?当然知道。如上所述,神要亚当面对神,承认自己的罪,求神的赦免。但从亚当的回答可以看出,亚当担心自己的赤身露体更重于他担心违背神的命令;他关心自己的羞耻更重于他关心神的心肠;他害怕罪给自己带来的后果更过于他害怕罪的本身。


这也正是犹大出卖耶稣后的反应。他关心的只是出卖耶稣后自己心中的罪咎感,依然是自我中心,于是便上吊自己了断。保罗在写给哥林多教会的信中说,“如今我欢喜,不是因你们忧愁(sorrow),是因你们从忧愁中生出懊悔 (Repentance) 来。你们依着神的意思忧愁,凡事就不至于因我们受亏损了。因为依着神的意思忧愁(godly sorrow),就生出没有后悔的懊悔来,以致得救。但世俗的忧愁(worldly sorrow),是叫人死”(林后7:9-10)。


亚当在此只有忧愁(Sorrow),没有懊悔(Repentance)。其实,神所要的,就是要亚当承认自己的罪,求神的赦免。但亚当没有如此行。于是神进一步提醒他,“谁告诉你赤身露体呢?莫非你吃了我吩咐你不可吃的那树上的果子吗”(创3:11)?这一次,亚当的回答更加离谱,“你所赐给我,与我同居的女人,她把那树上的果子给我,我就吃了”(创3:12)。女人说,“那蛇引诱我,我就吃了”(创3:13)。亚当把罪推到女人身上(甚至神身上),女人把罪推到蛇身上,但谁也没有认自己的罪。


许多年以后,以色列的第一位王扫罗还在重复亚当夏娃的毛病。平心而论,大卫所犯的罪在人看来比扫罗更严重,但问题是扫罗从不认错,总是找一大堆理由和借口为自己开脱。(这也正是今日世人的情形,犯罪后总是找一大堆理由和借口为自己开脱罪责,最后犯罪者强辩成受害者。)但大卫却完全不一样,请听他与拔示巴犯罪后如何认罪:“我向你(神)犯罪,惟独得罪了你,在你眼前行了这恶,以致你责备我的时候,显为公义。判断我的时候,显为清正”(诗51:4)。其实人犯罪的时候,首先得罪的是神,其次才是人。这也正是为什么约瑟被波提乏的妻子引诱时说,“我怎能作这大恶得罪神呢”(创39:9)?而约瑟没有说,“我怎能作这大恶得罪你的丈夫呢”?


圣经应许我们说,“我们若认自己的罪,神是信实的,是公义的,必要赦免我们的罪,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约一1:9)。


(六)疏远


“你所赐给我,与我同居的女人….”(创3:12)。


创2:25,“夫妻二人赤身露体并不羞耻”,那种单纯,天真,坦诚,亲密,如今被抱怨,推卸,指责,怨恨,猜疑,疏远,不信任等所代替。昔日那使“不好”变为“好”的女人现在是祸水;原先那被称作“骨中骨,肉中肉”的生命伴侣,如今成了麻烦,累赘和祸端。这真应验了中文中的一句古话:“夫妻本为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文革其间,夫妻反目,父子为仇的事例让人见惯不怪。信任危机,是当今一大社会问题,表现在社会的各个范畴,就连家庭这个本来应该是亲密无间的单元,也不能幸免。


综上所述,羞耻,遮盖,躲避,惧怕,推诿,疏远,这是先祖亚当犯罪之后带给自己也留给后人的苦果,听起来让人悲观失望。然而,神以祂永不改变的慈爱,从先祖亚当失落直到如今,一直对人类发出殷切的呼唤,“你在哪里”(创3:9)?


传说一个人遭绑架殴打后,被蒙上眼睛丢在一个森林里。那人睁开眼睛,看到黑森森的树林,一想到自己有可能被野兽吃掉,或者饿死冻死,就极其害怕,便努力试图逃离森林。他分别向东西南北四个方向不断逃跑,都是一望无际的森林,每次都失望地返回原地。累了,休息一会儿;饿了,摘几个野果子吃;渴了,就喝山泉的水;困了,就找一个山洞栖身。一天又一天过去,逃离森林的希望看来很渺茫。而他担心的危险似乎也没有来临,有果子可以吃,有山泉可以喝。后来他干脆用树枝为自己搭了一个棚子,又垫了厚厚的一层树叶可以暖身,在森林里过起日子来了。直到有一天,他死在森林。


自从始租犯罪之后,他的后代即全人类都象这个被丢在森林里的人一样,在神面前失去了自己本来的位分。


朋友,你是否认识到你在神面前失落了你本来的位分?你是否知道你正处于一个危险的境地?你是否听到天父那殷切的呼唤:“孩子,你在哪里”?


弟兄姐妹们,请你思想一下上述故事另外一种形式的结尾。当你被绑架失踪之后,你的父亲每天呼唤着你的名字找寻你,“孩子,你在哪里”?有一天,父亲找到这个森林,你听到父亲的喊声,激动地大叫,“父亲,我在这里”。父亲飞跑过来,抱着你连连亲嘴,然后把你带回家里。父亲为你摆上佳肴让你吃,给你上好的衣服让你穿,给你收拾舒适的房间让你睡,还坐在你的床头对你问寒问暖...。这正是天父上帝为你我所做的。


直到今日,天父仍然在慈声呼唤:“孩子,你在哪里”?


感谢主的奇妙恩典!

Featured Posts
快要有文章了
隨時關注......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