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世记系列(八)--- 夏甲,一个凄苦又蒙眷顾的女人

创16:1:16;21:1-21


夏甲是圣经记载的一个生活在底层、饱受艰辛的小人物,她的一生充满凄苦;然而因着神的怜悯,她又满得眷顾。


创世记十二章记载,当亚伯兰因迦南地的饥荒下到埃及,谎称他的妻子撒莱是他的妹子,埃及法老王将撒莱带到宫中,并因此厚待亚伯兰,赐给他很多牲畜和仆婢,夏甲很可能是那个时候成了亚伯兰家中的奴仆。后来因为神降灾于法老家,法老便将亚伯兰和他的妻子撒莱以及他所有的都送走了。于是夏甲便离开父母、亲人、家乡,跟随亚伯兰来到异乡迦南地,做了撒莱的使女。


夏甲离别家乡和亲人,以女仆之身流落异乡,她孤独凄苦的命运就此开始了。


亚伯兰家中有许多奴仆,夏甲能够成为亚伯兰妻子撒莱的使女,应该说夏甲还是得到了撒莱的信任和喜爱,所以让夏甲在她身边伺候。


耶和华曾经应许亚伯兰,他的后裔将如天上的星、海边的沙。然而一年一年过去,亚伯兰的妻子撒莱未能为他生下一男半女。当亚伯兰八十五岁的时候,儿子还连个影儿也没有呢,而年已七十五岁的撒莱生儿子的指望越来越渺茫,于是她便决定替神想个办法。然而,每当人要替神想办法的时候,常常把事情弄得一团糟。


“撒莱对亚伯兰说,耶和华使我不能生育。求你和我的使女同房,或者我可以因她得孩子。亚伯兰听从了撒莱的话。于是亚伯兰的妻子撒莱将使女埃及人夏甲给了丈夫为妾。”(创16:2-3)


亚伯拉罕被称为信心之父,但他有时候也是犯糊涂,他听从了妻子撒拉的建议。亚伯拉罕的这一错误,直到今天还仍然收获着不尽的苦果:以实玛利的后代阿拉伯人与以撒的后代以色列人始终不能和平相处,这是后话。


“那时亚伯兰在迦南已经住了十年。”(创16:3)


圣经始终没有记载夏甲的年龄。假设夏甲进入亚伯兰的家为十几岁的少女,那么这个时候夏甲应该是二十多岁,一个年轻貌美的女性。此时亚伯兰已经是八十五岁的老人了。让一个年轻貌美的女人嫁给一个八十多岁的老人,在今天看来总是不妥。但夏甲只是一个女仆,不管愿意不愿意、高兴不高兴,也只能听人摆布,因为命运不在自己手中。这是夏甲让人同情的另一个层面。


然而,按照今天的社会道德标准,夏甲可能不是令人可怜之人,很可能被今天价值判断完全错位的人羡慕是“小三上位,”毕竟这可能成为夏甲改变命运的转折点。


但夏甲这时候犯了一个人性弱点中常犯的错误,此乃人与生俱来的罪性使然:当她有了身孕,就小看轻视她的主母。她很可能自以为有骄傲的资本,对撒莱不再毕恭毕敬、言听计从了。夏甲忘记一点,撒莱将她给亚伯兰,充其量有点像是今日的“代孕妈妈”(Surrogate mother),但夏甲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她的居功自傲,为自己带来极大的苦楚。这也是今日世人常犯的毛病。


撒莱向亚伯兰抱怨夏甲的轻视,“亚伯兰对撒莱说,‘使女在你手下,你可以随意待她。’撒莱苦待她,她就从撒莱面前逃走了。”(创16:6)


撒莱苦待夏甲,夏甲忍受不了便从撒莱面前逃跑。但她能跑到哪儿去呢?圣经告诉我们,她跑到书珥的旷野,那是通往埃及的方向。


夏甲遭受撒莱的苦待,心中必是有许多的凄苦和委屈,她心里一定思念家乡和亲人,便不由自主下意识地往埃及方向逃跑。但当她逃到书珥旷野,眼前是一望无际的沙漠,没有食物、没有饮水,没有任何交通工具,一个身怀有孕的弱女,除了绝望的哭泣,还能做什么呢?


正是在夏甲绝望无助的时候,感人至深的一幕出现了。


“耶和华的使者在旷野书珥路上的水泉旁遇见她,对她说,‘撒莱的使女夏甲,你从哪里来?要往哪里去?’”(创16:7-8)


“耶和华的使者”是一专有名词,在旧约圣经的许多场合正是指耶和华神自己,即道成肉身前的基督。这位全知全能的主耶和华,完全清楚夏甲的遭遇,祂不需要夏甲告诉祂,她从哪里来,要往哪里去,在这里干什么。


换做你我是全知全能的那一位,你会给夏甲一个怎样的建议呢?你会如何解决夏甲的困境呢?


如果是我,我可能会给夏甲两个不同的答案,取决于我当时的心情。


如果要责备夏甲,我会这样说,“谁让你得意忘形、不自量力呢?你这是自作自受,活该受罪。”


如果要同情夏甲,我会这样说,“撒莱对你苦待太过分,你来同我回去,让我来为你报仇申冤。”


但人就是人,神就是神!前面提到,每当人要替神想办法,必是把事情弄得一团糟。


耶和华神给夏甲一个什么样的吩咐呢?


首先注意耶和华的使者对夏甲的定位:“撒莱的使女夏甲。”(创16:8)然后吩咐她说,“你回到你主母那里,服在她手下。”(创16:9)


神对夏甲所说的话,没有给曾一度流行的解放神学留下空间,也没有给今日的女权主义提供任何圣经依据。然而神话语的大智慧正是在此:顺服就必蒙福!


神对夏甲说:“你如今怀孕要生一个儿子,可以给他起名叫以实玛利,因为耶和华听见了你的苦情。”(创16:11)


“夏甲就称那对她说话的耶和华为‘看顾人的神。’因而说,‘在这里我也看见那看顾我的吗?’ 所以这井名叫庇耳拉海莱。”(创16:13-14)


夏甲就称那对她说话的耶和华为“看顾人的神。”(You are the God who sees me.)


夏甲说,“在这里我也看见那看顾我的吗?”(I have now seen the One who sees me.)


夏甲就给那井起名叫“庇耳拉海莱。” “庇耳拉海莱”的意思是:“‘永活之主在这里看见我’之井。”


夏甲,一个流落异乡的奴隶,一个任人使唤的仆婢,一个遭受苦待的使女,竟被至高至圣的神、天地万物的主如此的眷顾与呵护。


神要夏甲给将出生的孩子起名叫“以实玛利,”即“神听见”的意思,因为耶和华听见了夏甲的苦情。


夏甲给那井起名叫“庇耳拉海莱,”意思是在这井边那位“永活的主”看见了我,祂是“看顾人的神。”


耶和华神是“听见”的神,耶和华神是“看见”的神!


何等怜悯慈爱的主啊!


神对夏甲的吩咐不是一件容易做的事,但夏甲竟然以信心和顺服来回应神的话语,这是夏甲很了不起的一面。


当夏甲回去向亚伯兰叙述这事,提到神说要给将出生的孩子起名叫“以实玛利”(“神听见”夏甲的苦情)时,撒莱会有一分愧疚和自责吗?


夏甲遵照神的话语,回到撒莱身边服在她的手下,在以后的十几年内,相信她顺服的功课学得很不错,使她们可以相安无事。


以实玛利出生时亚伯兰八十六岁,十四年后以撒出生。“以撒”这个名字的意思是“喜笑。”


当以撒断奶时,亚伯拉罕摆设丰盛的宴席。因为以实玛利的年少无知,他将撒拉的“喜笑”变为自己的“戏笑”,促使撒拉定意将夏甲和她的儿子赶出去。


当亚伯拉罕清早起来,将饼和一皮袋水搭在她的肩上打发她走时,那情景该是怎样的伤心欲绝。


“皮袋的水用尽了,夏甲就把孩子撇在小树底下,自己走开约有一箭之远,相对而坐,说,‘我不忍见孩子死,’就相对而坐,放声大哭。”(创21:15-16)


夏甲的人生第二次跌入绝望无助的深渊:夏甲与孩子相对而坐放声大哭。


然而,那位耶和华“听见”、“耶和华“看见”的神,也再第二次呼叫夏甲说,“夏甲,你为何这样呢?不要害怕,神已经听见童子的声音了。起来,把童子抱在怀中,我必使他的后裔成为大国。”(创21:17-18)


耶和华神开她的眼睛,她就看见一口水井,便将皮带盛满了水,给她的儿子喝。


旧约圣经最后提到夏甲,是在巴兰的旷野,与儿子以实玛利相依为命。夏甲相信神所说的,以实玛利的后裔将成为大国。她将神的话记在心中,便忙碌地张罗着在埃及为儿子娶了一个妻子。


新约圣经再次提到夏甲,是两千年之后的事了。使徒保罗在新约加拉太书又提到夏甲和撒拉,在圣灵默示之下,保罗指明夏甲和撒拉分别预表:旧约与新约,律法与恩典,奴仆与自由。哪怕是人的错误,也被神使用成就祂永恒中美好的旨意。


夏甲的一生充满艰辛,然而因神的怜悯,她又深切蒙受神的眷顾。因此,她是一个纵然凄苦却满得眷顾的女人。从这个意义上说,夏甲的一生,为今日世人留下深刻的启示!


(本文所涉及到的神学议题太过复杂,过于笔者能力所及。此文只是对夏甲这个底层小人物的个人命运做简略综述。)

Featured Posts
快要有文章了
隨時關注......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