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伯记信息之三---约伯的受苦

伯2:1-13

约伯是一个“完全正直、敬畏神远离恶事”的人,他有十个儿女,并有许多的牛、羊、骆驼、牲畜。神允许撒旦试探攻击约伯,他瞬间失去所有的财产、十个儿女和几乎所有的仆人。尽管遭受突如其来的祸从天降,约伯仍然没有失去对神的信心:“我赤身出于母胎,也必赤身归回。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伯1:21)


然而撒旦决不就此罢手,牠巴不得看见约伯跌倒失败,甚而欲置约伯于死地而后快。于是有约伯记第二章的故事。


类似的,约伯记第二章的结构可以概括如下:


1. 撒旦的控告(伯2:1-6)

2. 撒旦的攻击(伯2:7)

3. 约伯的反应(伯2:8-10)

4. 约伯的朋友(伯2:11-13)


一. 撒旦的控告(2:1-6)


“又有一天,神的众子来侍立在耶和华面前,撒但也来在其中。”(伯2:1)

这是第二次的天庭会议,众天使来到耶和华神的宝座前,撒旦也来在其中。

“耶和华问撒但说,‘你从哪里来?’撒但回答说,‘我从地上走来走去,往返而来。’耶和华问撒但说,‘你曾用心察看我的仆人约伯没有?地上再没有人像他完全正直,敬畏神,远离恶事。你虽激动我攻击他,无故地毁灭他,他仍然持守他的纯正。’”(伯2:2-3)

再次看见神的绝对主权。撒旦必须向神负责,牠必须回答耶和华神的问话,报告牠的行踪,而不是相反。


“你曾用心察看我的仆人约伯没有?地上再没有人像他完全正直,敬畏神,远离恶事。”(伯2:3)这句话与伯1:8的经文完全相同,神对约伯的称赞,与约伯没有遭受撒旦攻击之前完全一致。


“你虽激动我攻击他,无故地毁灭他,他仍然持守他的纯正。’”(伯2:3)

“无故,” 撒旦曾经质疑约伯,“约伯敬畏神岂是无故呢?”(伯1:9)现在神用同样这个字回敬撒旦,“你...无故地毁灭他,他仍然持守他的纯正。’”(伯2:3)

约伯失去财富、儿女、仆人之后,仍然持守对神的信心,仍然持守他的纯正。证明撒旦对约伯的控告是虚谎的。“因牠本来是说谎的,也是说谎之人的父。”(约8:44)


然而撒旦并不甘心。“撒但回答耶和华说,‘人以皮代皮,情愿舍去一切所有的,保全性命。你且伸手伤他的骨头和他的肉,他必当面弃掉你。’”(伯2:4-5)


撒旦在神面前继续控告约伯,意思是说,约伯是自私的,他宁可舍弃一切财产和他的儿女来保全自己的性命,如果你直接击打约伯,伤害他的骨头他的肉,他必咒诅并当面弃绝你。

连“完全正直、敬畏神、远离恶事”的约伯,都遭受撒旦不断的控告,所以圣经说,撒旦是控告者。牠是“那在我们神面前昼夜控告我们弟兄的”(启12:10)那一位。


约伯“远离恶事,” 尚且被撒旦恶意地控告,因此信徒也应当远离恶事,不要给魔鬼撒旦留下控告的口实,使神的名被侮辱、受亏损。


当大卫犯罪时,先知拿单责备他说,“你行这事,叫耶和华的仇敌大得亵渎的机会。”(撒下12:14)可见魔鬼撒旦抓住一切机会亵渎神。


“耶和华对撒但说,‘他在你手中,只要存留他的性命。’”(伯2:6)


出人意料地,耶和华神又一次默许了撒旦,同时也又一次给撒旦设了界限:“只要存留他的性命。”因此,撒旦一切的试探攻击,都必须在神允许的范围之内。


神知道各人等承受多少,这对信徒是极大的安慰。“你们所遇见的试探,无非是人所能受的。神是信实的,必不叫你们受试探过于所能受的。在受试探的时候,总要给你们开一条出路,叫你们能忍受得住。”(林前10:13)


二. 撒旦的攻击(伯2:7)


“于是撒但从耶和华面前退去,击打约伯,使他从脚掌到头顶长毒疮。”(伯2:7)

得到神的许可,撒旦立刻行动攻击约伯,而且同样是无所不用其极。


约伯身上的毒疮到底是什么,很难用现代医学名词来描述它,但如下的症状使约伯极其痛苦(参2:13),以至厌恶生命(伯3:1)。


(1) 满身毒疮(伯2:7)

(2) 流脓不止(伯2:8)

(3) 奇痒难当(伯2:8)

(4) 失去胃口(伯3:24)

(5) 全身乏力(伯6:11)

(6) 全身溃烂(伯7:5)

(7) 遍满蛆虫(伯7:5)

(8) 不能入眠(伯7:4;14)

(9) 口臭牙烂(伯19:17;20)

(10) 瘦骨嶙峋(伯19:20)

(11) 四肢刺痛(伯30:17)

(12) 皮肤变黑(伯30:28)

(13) 皮肤脱落(伯30:30)

(14) 全身发热(伯30:30)

(15) 外形全变(伯2:12)

(16) 抑郁恐惧(伯3:24-25)

(引自马有藻博士:揭开痛苦的面纱——约伯记诠释)


“他从脚掌到头顶长毒疮。...坐在炉灰中,拿瓦片刮身体。”(伯2:7-8)

“我的肉体以虫子和尘土为衣。我的皮肤才收了口又重新破裂。”(伯7:5)

“夜间,我里面的骨头刺我,疼痛不止,好像啃我。”(伯30:17)

“我的皮肤黑而脱落,我的骨头因热烧焦。”(伯30:30)

“我的皮肉紧贴骨头。我只剩牙皮逃脱了。”(伯19:20)

“我未曾吃饭就发出叹息。我唉哼的声音涌出如水。”(伯3:24)


约伯不仅遭受肉体的痛苦,同时还遭受精神的折磨:他几乎是众叛亲离,只剩下妻子和三个朋友,连他们也反对指责他。


“(神)把我的弟兄隔在远处,使我所认识的,全然与我生疏。我的亲戚与我断绝,我的密友都忘记我。在我家寄居的和我的使女都以我为外人,我在他们眼中看为外邦人。我呼唤仆人,虽用口求他,他还是不回答。我口的气味,我妻子厌恶。我的恳求,我同胞也憎嫌。连小孩子也藐视我。我若起来,他们都嘲笑我。我的密友都憎恶我,我平日所爱的人向我翻脸。”(伯19:13-19)


“我缝麻布在我皮肤上,把我的角放在尘土中。我的脸因哭泣发紫,在我的眼皮上有死荫。...我的朋友讥诮我,我却向神眼泪汪汪。”(伯16:15-16;20)


“我的琴音变为悲音,我的箫声变为哭声。”(伯30:31)


除了身体和精神的苦楚之外,尤其难忍的是,约伯向来敬畏服事的神、那位待他“有密友之情”(伯29:4)的神似乎也向他变脸,长久地沉默,对他的遭遇视而不见,甚至是神主动攻击他。


“惟愿我能知道在哪里可以寻见神,能到祂的台前。我就在祂面前将我的案件陈明,满口辩白。... 只是我往前行,祂不在那里,往后退,也不能见祂。祂在左边行事,我却不能看见,在右边隐藏,我也不能见祂。”(伯23:3-4;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