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伯记信息之四---约伯的哀歌

伯3:1-26


约伯是个义人,他“完全正直,敬畏神远离恶事。” 神对约伯的称赞,使魔鬼撒旦嫉妒恼恨,牠便两次用虚谎的言语控告约伯,并无所不用其极地攻击他。撒旦第一次攻击,使约伯瞬间丧失所有的财产、儿女和几乎所有的仆人。但约伯并没有像撒旦预言的那样弃绝神。于是撒旦便第二次攻击,使约伯全身长毒疮,从头顶到脚掌,全身溃烂,体无完肤,流脓不止,四肢刺痛,口臭难闻,令人厌恶。约伯卑微地坐在炉灰中用瓦片刮自己的身体,生不如死。


约伯的三个朋友听到约伯遭遇患难,便相约远道而来安慰他。他们远远看见约伯竟认不出他来便放声大哭。他们撕裂外袍,将尘土扬在自己身上,就和约伯同坐,七日七夜并不说话。

长久的沉默终于被打破,约伯突然喷发,涌出一首情词迫切、撕心裂肺、荡气回肠的哀歌。


说起哀歌,自古文人墨客写出许多哀婉凄切的诗句。


唐后主李煜:《相见欢,林花谢了春红》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

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李清照 《武陵春》

风住尘香花已尽,日晚倦梳头。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现代歌手李健,根据韩国电影《假若爱有天意》主题曲填词的同名歌曲,有这样几句歌词:

当天边那颗星出现,你可知我又开始想念,有多少爱恋只能遥遥相望,就像月光洒向海面。

多少恍惚的时候,仿佛看见你在人海川流;隐约中你已浮现,一转眼又不见...


与约伯的哀歌相比,这些诗句固然也感人至深,但总有一种无病呻吟之感。


约伯记第三章,在长时间的沉默之后,乃是约伯开口说话,咒诅自己的生日。

约伯咒诅自己的生辰(伯3:1-10),咒诅自己的出生(伯3:11-19),并祈求自己死去(伯3:20-26)。


一. 咒诅生辰(伯3:1-10)


在约伯的哀歌第一段,约伯用十一个“愿”(原文十六个)倾泻自己内心极致痛苦、生不如死的状态。


“此后,约伯开口咒诅自己的生日,说,

愿我生的那日和说怀了男胎的那夜都灭没。

愿那日变为黑暗。

愿神不从上面寻找它。

愿亮光不照于其上。

愿黑暗和死荫索取那日。

愿密云停在其上。

愿日蚀恐吓它。

愿那夜被幽暗夺取,不在年中的日子同乐,也不入月中的数目。

愿那夜没有生育,其间也没有欢乐的声音。

愿那咒诅日子且能惹动鳄鱼的,咒诅那夜。

愿那夜黎明的星宿变为黑暗,盼亮却不亮,也不见早晨的光线。

因没有把怀我胎的门关闭,也没有将患难对我的眼隐藏。”(伯3:1-10)

如下是英文直译,将十六个“愿”(“Let”)全部译出。约伯用一连串的排比句型,将自己内心的苦楚如水一般倾倒而出,令人唏嘘不已。


“After this Job opened his mouth and cursed his days. And Job spoke and said.

Let the day perish in which I was born, and the night which said, a boy has been conceived.

Let that day be darkness!

Let not God look on it from above,

Nor Let the light shine on it.

Let darkness and the shadow of death seize upon it.

Let a cloud dwell on it.

Let all that blackens the day terrify it.

As for that night, Let darkness seize it.

Let it not be joined to the days of the year.

Let it not come into the number of the months.

Behold, Let that night be silent;

Let no joyful voice come in it.

Let those curse it who curse the day, those ready to stir up leviathan.

Let the stars of its twilight be dark;

Let it wait for light, but have none.

Let it not see the eyelids of the dawn.

For it did not shut up the doors of my mother’s womb; nor did it hide misery from my eyes.” (Job 3:1-10)


在这一段儿哀歌中,“黑暗”(darkness)一词反复出现,约伯渴望他成胎的日子变为黑暗。“鳄鱼”意为东方神话中的海怪,一旦惹动,它会吞食太阳和月亮,导致全地完全黑暗。


讽刺的是,当初神造天地时,“地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创1:2-3)“神看光是好的,”(创1:4)而如今约伯却咒诅自己的生辰,渴望那日完全黑暗。


怀胎生育本是神的赐福,因为“所怀的胎是祂所给的赏赐。”(诗127:3)大卫说,“我要称谢你,因我受造,奇妙可畏。”(诗139:14)而如今约伯却咒诅自己成胎和出生的日子。


可见,即使如约伯这样伟大的圣人,在沉重的患难之中也会“言语急躁,”说出荒唐、糊涂之言。


“惟愿我的烦恼称一称,我一切的灾害放在天平里。现今都比海沙更重,所以我的言语急躁。”(伯6:2-3)


然而,尽管约伯开口咒诅自己的生日,但约伯始终没有咒诅神,如撒旦所期望的那样。


不仅约伯,先知耶利米也曾咒诅自己的生日,甚至连向父亲报喜信的人也被咒诅。


“愿我生的那一天受咒诅!愿我母亲生我的那一天不蒙祝福!那向我父亲报喜信:“你得了一个男孩”,叫我父亲十分高兴的,愿那人受咒诅!愿那人像耶和华所倾覆而不顾惜的城市,愿他早晨听见哀号,午间听见战争的吶喊。因为他没有使我死于母腹,好使我的母亲成了我的坟墓,我永远留在母腹中。我为什么要出母胎,经历劳苦和忧伤,并且我的年日都消逝在羞辱之中呢?”(耶20:14-19,新译本)


二. 咒诅出生(伯3:11-19)


既然成胎的日子不由自己,约伯接下来便咒诅自己的出生。约伯用四个排比的“为何”(原文三个“Why”)来质问,如果不能死于母腹,为何不一生下来就气绝而死?


“我为何不出母胎而死?为何不出母腹绝气?为何有膝接收我?为何有奶哺养我?”(伯3:11-12)


如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