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福音讲道集(二十)---祂必兴旺,我必衰微!


约3:22-30

施洗约翰下监以前,约翰和主耶稣在事工上有短暂的交叉重叠。“这事以后,耶稣和门徒到了犹太地,在那里居住施洗。约翰在靠近撒冷的哀嫩也施洗,因为那里水多。众人都去受洗。”(约3:22-23)

施洗约翰和主耶稣,两者都是伟大的传道者,现在都给人施洗(根据约翰福音第四章第二节的记载,“其实不是耶稣亲自施洗,乃是祂的门徒施洗。”) 而约翰的门徒有人转而去跟随耶稣,至少约翰福音第一章记载,主耶稣最早门徒中的约翰和安德烈原来都是约翰的门徒后来转而跟随耶稣的,约翰也鼓励他们这么做。

施洗约翰有些门徒对此颇不喜悦,他们来见约翰说,“拉比,从前同你在约但河外,你所见证的那位,现在施洗,众人都往祂那里去了。”(约3:26)

“众人往祂那里去了。”从他们那夸张的语气能感受他们的嫉妒和恼怒。

以色列的第一个王扫罗,正是因为嫉妒给他自己并家人带来悲惨的结局。

凭心而论扫罗的开头是挺不错的,他高大英俊,身材高过众人一头。一开始也很谦卑,当撒母耳要立他为王时,他藏在器具中。神也帮助他,第一次出战解救基列雅比人,便大大击败亚扪人凯旋而归。

然而,扫罗终究是一个不认识神的人,他先是僭越献祭,后是违背神的命令,而且从不认错。但扫罗最致命的问题是他的嫉妒。当大卫打败巨人歌利亚归来时,妇女们跳舞唱歌说,“扫罗杀死千千,大卫杀死万万。”(撒上 18:7)扫罗甚是不悦,妒火中烧,大大发怒,从此便殚心竭虑地要除掉大卫。

扫罗本应该善待大卫,毕竟大卫是他儿子约拿单的挚友,又是他的女婿。即使大卫作王,扫罗也必可安享晚年。然而,“嫉妒是骨中的朽烂。”(箴14:30)扫罗的妒忌一发而不可收,追杀大卫一条道走到黑,直到最后国与家都一同败亡凄惨而终。

扫罗的悲惨结局,正应了箴言书上的话:“忿怒为残忍,怒气为狂澜,惟有嫉妒,谁能敌得住呢?”(箴27:4)

遗憾的是,嫉妒几乎是人类的通病,因为人们都喜欢得到人的钦羡和称赞,甚至连服事主的传道事工,也存在攀比和妒忌。你看,施洗约翰的门徒不正在为他们的师傅抱不平吗?

然而,施洗约翰的伟大之处正在乎他的谦卑,在此他发出直到如今仍然被人们称道的惊人之语:祂必兴旺,我必衰微!

“约翰说,‘若不是从天上赐的,人就不能得什么。我曾说,我不是基督,是奉差遣在祂前面的,你们自己可以给我作见证。娶新妇的,就是新郎。新郎的朋友站着听见新郎的声音就甚喜乐。故此我这喜乐满足了。祂必兴旺,我必衰微。’”(约3:27-30)

一、从天上赐的(约3:27)

“约翰说,‘若不是从天上赐的,人就不能得什么。’” (约3:27)

“除了从天上赐下来给他的,人就不能得到什么。”(约3:27, 新译本)

人所能得到的,都是神从天上赐给他的。

旧约圣经两次预言施洗约翰的出现,他是那在旷野呼喊的人声,是基督的使者与先锋。天使预告他的神迹降生,从母腹中就被圣灵充满,他的使命是“为主预备合用的百姓。”(路1:17)

在四百年的沉寂之后,当施洗约翰突然在旷野开始传道时,人们立刻辨认出这来自耶和华神先知的声音,于是“耶路撒冷和犹太全地,并约但河一带地方的人,都出去到约翰那里。承认他们的罪,在约但河里受他的洗。”(太3:5-6)

“约翰对那出来要受他洗的众人说,…你们要结出果子来,与悔改的心相称。”(路3:7-8)

一时间,以色列全地人们都到施洗约翰那里,认罪、悔改、受洗。所以,施洗约翰吸引举国的注意力,开展一个轰轰烈烈的传道事工。

然而,凭什么这个“身穿骆驼毛的衣服,腰束皮带,吃的是蝗虫野蜜”(太3:4)的一大怪人,他在渺无人烟的旷野呼喊,就可以吸引人们潮水般地涌来?难道施洗约翰有什么超人的能耐?

不是!这乃是神的恩典在约翰身上的彰显!在施洗约翰成胎之前,神就差遣天使宣布了他的使命。当施洗约翰诞生时,他的父亲撒迦利亚再次对他的使命发出预言性宣告:

“孩子啊,你要称为至高者的先知。因为你要行在主的前面,预备祂的道路。”(路1:76)

因此,施洗约翰的事工是神的怜悯和恩赐。

连主耶稣的门徒和跟随者,也都是父神所赐的。

“凡父所赐给我的人,必到我这里来。到我这里来的,我总不丢弃他。”(约6:37)

“若不是蒙我父的恩赐,没有人能到我这里来。”(约6:65)

“你从世上赐给我的人,我已将你的名显明与他们。他们本是你的,你将他们赐给我。”(约17:6)

服事是主的怜悯和恩典。

在神学院教牧学课堂上,教授对我们一批将要毕业的神学生说,你们毕业后要做牧养教会的服事,一般来说,传道人在一间教会需要五年时间才能赢得会众的完全信任并建立自己的权威,但根据统计美国教会的传道人平均两年半就不得不离开了。

感谢神,神把我放在一个以留学生为主体的小教会中服事,至今已经十八年了,这实在是神怜悯恩待我。神把一批又一批非常爱主又很有爱心的弟兄姐妹放在我们教会,这十几年来教会弟兄姐妹们忍耐我、包容我、关心我,又积极热心地参与教会各项服事,尽量减轻我的负担。我常常以为我没有资格和能力牧养教会,尤其牧养这样一批接一批有才华、有学识、又热心爱主的弟兄姐妹。神知道我处理事情的能力太差,所以总是把一群特别好、充满爱心的弟兄姐妹放在我们教会,十八年来教会几乎没有出现过什么棘手问题需要我处理。

我总认为弟兄姐妹都比我强,我说这话不是故作谦虚。小时候生长在偏僻穷困的山村,正在读书的年龄无书可读,到今天真应了那句话“书到用时方恨少” 。上一个很差的学校,虽然后来不甘心有机会继续读研深造,但只有自己知道,那徒有虚名的学位水分太大,含金量很低。现在再看书,阅读的享受和乐趣大打折扣,又加上眼睛干涩昏花,很难坐得住。

没什么能耐也就罢了,偏偏又脾气和性格不好。如果我说自己脾气性格不好,我们教会弟兄姐妹也许感觉难以相信,但师母和深受其害的家人却都心知肚明。生活能力极差,被师母惯得不会做饭,如果师母不在家,一个人只会熬稀饭和煮面条。这倒是很节省,有一年暑假师母带女儿回国,我一个人基本保持着一个礼拜10美金生活费的记录。不会买衣服,也极少自己洗过衣服,几乎从来不逛店,很少做家务,家里什么东西坏了不会修,实在熬不过去就叫教会弟兄姐妹来帮忙。对孩子缺乏忍耐、爱和责任,对如何做一个父亲没有一点经验之谈。所以,每当读到保罗的话,“人若不知道管理自己的家,焉能照管神的教会呢”(提前3:5)这句话就感到惶恐。我也常常感觉自己爱心不足,对教会弟兄姐妹的关心、探访、辅导、安慰、激励、照顾不够。

但我所有这些毛病和缺陷,教会中我亲爱的弟兄姐妹们都包容接纳了,而且给予我的尊重、爱戴和支持,都是我完全不配得的。感谢神,能够和最好的会众——我亲爱的弟兄姐妹们——同工,实在是神对我一个软弱之人的怜悯和恩典!

因着疫情的缘故,教会各样聚会在线上进行,去年教会也有机会每礼拜三开设一个约翰福音的线上查经,主要为国内的弟兄姐妹安排预备。感谢神,神又是把一批非常爱主的弟兄姐妹从各省市聚在一起,并有一组忠心爱主的同工一起事奉,每个礼拜三北京时间晚上八点一起zoom聚会查经,学习神的话语。我每周都对礼拜三的查经满怀期待,迫切期望看到国内的弟兄姐妹,而且心中充满喜乐。这是神赐给我的有一个很大的恩典。

我对自己的评价是乏善可陈,故此我常问自己一个问题,“既然一无是处,为什么神要把你放在祂的教会里服事?”

我自己思索的答案:首先是要显明主耶稣的话是真实可信的,“我的恩典够你用的。因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 (林后 12:9)

其次,如果说并非绝对的一无是处的话,那么有一点是我所持守的,正如约伯所说,“祂纵然杀我,我仍然信祂。”这一点起码是我理性上的坚信。同时,通过一次短宣的经历,我深受熬炼和痛楚,感觉自己很委屈,认为神待我不公。但在香港机场登机回美之前,我打开圣经读到诗篇第66篇,其中最后一句话是:“神是应当称颂的。祂并没有推却我的祷告,也没有叫祂的慈爱离开我。”(诗 66:20)“没有叫祂的慈爱离开我”这几个字催得我眼泪刷刷地流下来。我从此学到一个持守终生的功课:神永远不会错,我任何时候决不怀疑祂的美善!

因此,我对施洗约翰“若不是从天上赐的人就不能得什么”这句话,有深切的感触和体会。

“各样美善的恩赐,和各样全备的赏赐,都是从上头来的。从众光之父那里降下来的。在祂并没有改变,也没有转动的影儿。”(雅1:17)

二、我不是基督(约3:28)

“我曾说,‘我不是基督,是奉差遣在祂前面的,你们自己可以给我作见证。’”(约3:28)

约翰曾对门徒说,“我不是基督。”

“犹太人从耶路撒冷差祭司和利未人到约翰那里,问他说,‘你是谁?’ 他就明说,并不隐瞒。明说,‘我不是基督。’”(约1:19-20)

然后犹太人又问他说,“你自己说,你是谁?”(约 1:22)

约翰回答说,“我就是那在旷野有人声喊着说,修直主的道路,正如先知以赛亚所说的。”(约1:23)

施洗约翰知道自己的身份,他就是那旷野人声,为主预备道路, “是奉差遣在祂前面的。”

当成群结队的人流涌向施洗约翰的时候,他没有沾沾自喜,更没有窃取神的荣耀。他对犹太人说,“我是用水施洗,但有一位站在你们中间,是你们不认识的,就是那在我以后来的,我给祂解鞋带,也不配。” (约 1:26-27)

施洗约翰似乎对他的门徒说:你们为什么替我抱不平呢?难道你们不记得我曾经对你们说过,我不是基督、只是在祂前面预备道路的使者吗?

三、新郎的朋友(约3:29)

“娶新妇的,就是新郎。新郎的朋友站着听见新郎的声音就甚喜乐。故此我这喜乐满足了。”(约3:29)

约翰曾对门徒说,我不是基督,意思是我不是主角,基督才是。接着,约翰用新郎和新郎朋友的比喻,再次说明,我是新郎的朋友,我不是主角,新郎才是。

旧约曾经把以色列比喻为神的妻,新约将教会比喻为基督的新妇。施洗约翰在此的讲论,是新约首次出现基督与信徒乃新郎与新妇关系的预像。

注意这节经文的几个关键字,表达施洗约翰的谦卑和品格:“新郎的朋友”,“声音” ,“喜乐”。

根据犹太人的习俗,新郎的朋友要做婚礼的准备,把新娘引介给新郎,而新娘只属于新郎,而不是新郎的朋友。约翰借用这样的比喻,旨在说明约翰自己的门徒离开他转而跟随耶稣,那是自然不过的事,因为所有神的子民本来都是属于基督的。

“声音”这个字本来是施洗约翰的属性。当犹太人差遣人来询问施洗约翰“你是谁”的时候,施洗约翰断然否定了众人对自己是“基督、以利亚、那先知”等一连串的猜测。

最后他们问他说,“你到底是谁?…你自己说你是谁?”(约 1:22)

约翰回答说,“我就是在旷野呼喊者的声音。”(约1:23, 新译本)

因此,约翰说,我就是那声音。

然而,如今这位自称是“声音”(Voice)的人,“站着听见新郎的声音就甚喜乐。”(约 3:29)

那曾经最伟大、最响亮、最扎心的“声音”(voice),现在要渐渐地淡出了、远去了、衰微了。

然而,尽管那勇敢的声音将要远去,但那位勇敢发声的人却并没有因此有任何失落感,反而是“甚喜乐”,而且是“我这喜乐满足了。”(约 3:29)

谦卑的忠仆都是如此,使徒保罗也曾表达过这种基督之名被人高举的喜乐。

“有的传基督,是出于嫉妒分争。也有的是出于好意。这一等是出于爱心,知道我是为辩明福音设立的。那一等传基督是出于结党,并不诚实,意思要加增我捆锁的苦楚。这有何妨呢?或是假意,或是真心,无论怎样,基督究竟被传开了。为此我就欢喜,并且还要欢喜。”(腓1:15-18)

四、兴旺与衰微(约3:30)

“祂必兴旺,我必衰微。”(约 3:30)

施洗约翰劝慰他的门徒,最后给出一个结论,那是一个极为伟大、为后人所称道的结论,也很可能是这位基督忠心仆人被下监殉道之前给他门徒最后的临别赠言:“祂必兴旺,我必衰微。”(“He must increase, but I must decrease.”)(约3:30)

天使曾向撒迦利亚预告施洗约翰的诞生。“他必有以利亚的心志能力,行在主的前面,叫为父的心转向儿女,叫悖逆的人转从义人的智慧。又为主预备合用的百姓。”(路1:17)

施洗约翰具有以利亚的心志和能力,他有像以利亚一样不畏权势、直斥罪恶的刚正不阿,他有像以利亚一样具有顶天立地、力挽狂澜的英雄气概!

甚至连外表的装束和饮食习惯都很相像:“这约翰身穿骆驼毛的衣服,腰束皮带,吃的是蝗虫野蜜。”(太3:4)

施洗约翰和以利亚还有一点最为相像的是,他们在神面前的极其卑微。先知以利亚在迦密山上独自一人大战四百五十个假先知,威风凛凛,令人闻风丧胆,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何等气概!然而,当他上到迦密山顶,在至高神面前俯伏在地祷告,为已经大旱三年零六个月干渴的土地和忧心的百姓求神降雨。

圣经记载:“以利亚上了迦密山顶,屈身在地,将脸伏在两膝之中。”(王上18:42)

弟兄姐妹,你曾尝试过做“屈身在地,将脸伏在两膝之中”这样的动作吗?我鼓励你尝试一下。

有天早晨灵修读到这节经文,忍不住趴在桌子上泣不成声。当我预备这篇讲章,再读这节经文,依然情不自禁…

施洗约翰直面责备希律王的罪恶,“你娶你兄弟的妻子是不合理的。”(可 6:18)

然而,论到他所见证的耶稣基督,约翰说,

“有一位在我以后来的,能力比我更大,我就是弯腰给祂解鞋带,也是不配的。”(可1:7)

施洗约翰在希律王面前的刚正不阿,付上了自己头颅的代价:约翰被希律王下在监里,希律生日,希罗底的女儿跳舞让他高兴,就应许随她所要的给她。女儿受母亲指使,定意要施洗约翰的头。

“(希律)于是打发人去,在监里斩了约翰。把头放在盘子里,拿来给了女子,女子拿去给她母亲。”(太14:10-11)

那颗高贵的头颅被恶人砍下,凄惨又悲伤;然而,神将祂忠心的仆人接回天家,荣耀又赞扬:“好,你这又良善又忠心的仆人。”(太 25:21)

但愿有一天,每一个服事主的人都能听到神对你说这句话:“好,你这又良善又忠心的仆人。”(“Well done, good and faithful servant!”)(太25:21)

因为在平生的生命中,你践行了施洗约翰伟大的临别寄语:“祂必兴旺,我必衰微。”(“He must increase, but I must decrease.”)(约 3:30)

感谢主

任运生牧师

主后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三日

Featur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