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福音讲道集(五十三)---世上为什么有苦难?

约9:1-5

根据统计,如果允许你向神提问一个问题,排在第一位的问题是:世上为什么有罪恶和苦难?

这个问题引出一个神学议题,叫神义论(Theodicy):一个全能(All Powerful)又全善(All Loving)的神为何容忍罪恶(Evil)与苦难(Suffering)的存在?或者说,罪恶与苦难的存在如何与神既是全能又是慈爱的属性相调和?

约翰福音第九章记载一个生来瞎眼的人得医治,即约翰福音的第六个神迹,论到主耶稣如何看待苦难。

一、罪恶与苦难

“耶稣过去的时候,看见一个人生来是瞎眼的。门徒问耶稣说,‘拉比,这人生来是瞎眼的,是谁犯了罪?是这人呢?是他父母呢?’”(约9:1-2)

在主耶稣和门徒的时代,犹太人发展出一套神学观念:疾病、灾祸、苦难是因人的犯罪遭受神的惩罚;反之,发达、富足、平顺是神对人的祝福和悦纳。

福音书所记载的少年财主求问耶稣如何得永生的故事,以及约翰福音第九章生来瞎眼的人得医治的故事,这两个不同场合门徒与主耶稣的问答正好可以作为这种神学观念的例证。

广义来讲,任何苦难都直接或间接地与罪恶有关。

起初,当神创造万物和人之后,“神看着一切所造的都甚好。”(创1:31)

然而,当亚当夏娃堕落悖逆神,罪恶与死亡便进入人间,而且地也受咒诅。

“地必给你长出荆棘和蒺藜来,…你必汗流满面才得糊口,直到你归了土。”(创3:18-19)

于是,“你必汗流满面才得糊口直到你归了土”便成了所有人的悲惨状况与最终结局,罪成为人类一切问题的症结所在。

人类的历史,以及以色列民族的历史,都一再证明了罪恶与苦难直接或间接的关系。

挪亚时代,人终日所想的尽都是恶,终于招致神的审判,洪水毁灭全地。

所多玛和蛾摩拉,因为悖逆人伦的淫乱,招致硫磺与火从天而降,“把那些城和全平原,并城里所有的居民,连地上生长的,都毁灭了。”(创19:25)

当所多玛和蛾摩拉城被毁灭的时候,城中肯定有刚出生的婴孩,看似是无辜的人一同受连累。

埃及法老王内心刚硬,导致埃及地连降十灾,致使埃及全地的百姓一同遭殃。

以色列十二个探子向会众报恶信,令以色列百姓的心都消化不敢去攻取迦南地,结果导致以色列全会众——包括领袖摩西及报好信息的约书亚和迦勒——都受累在旷野漂流四十年。

民数记25章,“以色列人住在什亭,百姓与摩押女子行起淫乱。因为这女子叫百姓来,一同给她们的神献祭,百姓就吃她们的祭物,跪拜她们的神。以色列人与巴力毗珥连合,耶和华的怒气就向以色列人发作。…那时遭瘟疫死的,有二万四千人。”(民25:1-9)

因为以色列王亚哈和王后耶洗别的罪孽,导致以色列全地干旱和饥荒,以色列百姓一起遭灾,甚至先知以利亚也不得不喝基立溪的水,被外邦寡妇供养。

北国以色列和南国犹大因为拜假神和偶像分别被掳到亚述和巴比伦,所有的百姓都一同遭殃,甚至连一再警告犹大的先知耶利米,也受累被挟持到埃及。

以色列的历史一再证明,罪恶导致审判和灾祸,连没有犯同样罪的百姓也一同受害。

国家或民族如此,个人也是如此。

大卫个人的犯罪,导致他家中绵延不断的祸端:四个儿子死于非命,妻妾被自己的儿子在光天化日之下奸污。

在现实生活中,这样的例子也不胜枚举。如果一个父亲酗酒成性,就很可能在醉酒失去理智时打骂自己的妻子儿女,给无辜的孩子带来难以愈合的伤害。如果一个人赌博成性,很可能是倾家荡产的结局,令全家人衣食无着。如果一个人抽烟上瘾,他患肺癌或其他肺病的几率就大大增加。

故此所有的苦难都直接或间接地与罪恶有关。

这也是为什么当门徒看见这个生来瞎眼的人时便问耶稣:

“拉比,这人生来是瞎眼的,是谁犯了罪?是这人呢?是他父母呢?”(约9:2)

约伯的三个朋友对约伯的指责也是同样的逻辑:你遭受如此大的祸患,必是你自己或是你的儿女犯了大罪,招致神的惩罚。

然而,当我们说苦难直接或间接与罪恶有关时,不能说某个人遭遇的苦难,是他某些特别的、具体的犯罪造成的。比如,约瑟、约伯、但以理及他的三个朋友、使徒保罗,他们的生命中都遭遇了极为严酷的苦难,但他们的患难并不是因为他们犯罪造成的。

门徒的问题给主耶稣只有两种选择:“是谁犯了罪?是这人呢?是他父母呢?”

但主耶稣的回答表明还有第三种选择:

“耶稣回答说,‘也不是这人犯了罪,也不是他父母犯了罪,是要在他身上显出神的作为来。’”(约9:3)

主耶稣的回答纠正了犹太人中间长期以来存在的错误观念。这个人的瞎眼不是因为他或父母犯了罪。主耶稣不是说这个人或他的父母没有罪,而是说他的瞎眼不是因为他或他父母犯罪的结果。

主耶稣的话,不能让我们得出结论,是神将生来瞎眼的灾难加在这个人身上。自从罪恶进入世间,所有受造物正常运转的机能不再完善,于是便很可能产生各样的异常。具体对人来说,出生的婴孩很可能出现诸如先天性心脏病、先天性失明、先天性耳聋、甚至如尼克胡哲那样的先天性四肢缺如(海豹综合征)等疾病。

神允许这个人生来瞎眼,于是在他身上显出神大能的作为,并彰显主耶稣的恩慈和怜悯。神的荣耀不仅在当时的人群中间彰显,也在历世历代所有阅读主耶稣这神迹作为的人们中彰显。

二、苦难的意义

为什么会有苦难?为什么无辜的人受苦?

苦难至少有如下几个意义。

1.洁净品格

约伯因受魔鬼撒但的控告,瞬间失去自己的十个儿女和所有财产,约伯本人也满身长疮,遭受极度的痛苦。约伯受苦虽然是魔鬼的攻击,但这个熬炼的过程也显出约伯的问题,那就是他的自义。唯有当神向他显现说话之后,他终于看到神的伟大和主权,看见自己的渺小和有限。

约伯自己说,“然而祂知道我所行的路。祂试炼我之后,我必如精金。”(伯23:10)

“我从前风闻有你,现在亲眼看见你。因此我厌恶自己,在尘土和炉灰中懊悔。”(伯42:5-6)

先知约拿逃避神的命令,结果经历海上风暴。虽然在鱼腹中三天三夜是在波涛汹涌的大海中最有效的拯救显示了神的怜悯和慈爱,但那三日三夜毕竟是神的管教和熬炼,用以纠正约拿的偏狭和悖逆。

同样,信徒个人身上的罪,诸如骄傲自义、心不圣洁、懈怠懒散、说话随便等毛病,神也会借着苦难熬炼,从而去掉这些罪。

2.安慰他人

“愿颂赞归与我们的主耶稣基督的父神,就是发慈悲的父,赐各样安慰的神。我们在一切患难中,祂就安慰我们,叫我们能用神所赐的安慰,去安慰那遭各样患难的人。”(林后1:3-4)

哥林多前后书记载保罗许多受苦的经历,尤其哥林多后书十一章详细列举保罗所遭遇的各样患难,让后来遭受患难的人们从保罗的经历中得到从神而来的安慰。

台湾一个弟兄患有严重瘫痪,除了只有头和左手的一根手指可以动以外,身体其他部位都无法移动,穿衣、吃饭、睡觉都需要别人的照顾。他瘫痪严重到一个程度,如果看到一只蚊子在他胳膊上叮咬,也只能任凭蚊子吸血足了飞走为止,因为他无力将蚊子赶走。他万念俱灰,用他自己的话说,他是三好加一好等于四好,即“死好”的谐音。后来,有弟兄姐妹去向他传福音,他爽快地答应了,因为他怕他们以后还要再来烦扰他。但当他信主受洗后,神开启他的心,他完全改变了,好像换了一个人。

信主后他也热心向别人传福音,去关怀探访其他有需要的人。一次,一个年轻人车祸瘫痪,几度要自杀,谁也劝不了他。这位弟兄被人推着轮椅到年轻人的病房,对他说了一句话:“我知道你的痛。”这句话进入那年轻人的心,他顽强坚持下来。之后慢慢恢复,甚至又回到大学完成学业。

3.荣耀天父

“耶稣回答说,‘也不是这人犯了罪,也不是他父母犯了罪,是要在他身上显出神的作为来。’”(约9:3)

这个生来瞎眼的人,蒙主耶稣神迹的医治,彰显神的荣耀和大能。

拉撒路病了,他的姐姐马大和马利亚打发人去告诉耶稣,主耶稣在原地又停留两天,及至赶到马大所在的村庄,拉撒路在坟墓里已经四天了。这四天时间,可想马大和马利亚经受了多大的痛苦和哀伤。还有什么比亲人离世更加令人悲伤的呢?

耶稣到了,就吩咐人挪开挡在坟墓洞口的石头,大声呼叫,拉撒路便从坟墓中走出来。

约伯在他的极度试炼中始终没有弃绝神,使神得着荣耀。

《暗室之后》的作者蔡淑娟,1931年在上海因严重的疟疾没有得到及时治疗,导致双眼无法见光,一生几十年躺卧在暗室之中,直到九十多岁被主接回天家。蔡淑娟姐妹在暗室之中写的灵修文章激励了许许多多的人。成千上万的人慕名前来,在病榻前聆听她的劝勉,她的鼓励信息被录制成语音广为传播。她的口述见证《暗室之后》《Queen of the Dark Chamber》被翻译成五十多种文字,使无数人受造就,使神得荣耀。

《密室》(The Hiding Place)的作者彭柯丽(Corrie ten Boom)在她的书中记载一个见证。一次她去探访一位瘫痪的老姐妹,她全身只有一个手指可以活动。当彭柯丽第一眼看见这位老姐妹时,她向神祷告说,“父啊,你怎么忍心让一位姐妹承受如此巨大的病痛呢?”后来得知,在那个逼迫基督教会的国家,圣经被没收焚毁。只有这位老姐妹家,警察从来不去打扰,因为知道她瘫痪疾病的严重程度。于是,这位老姐妹在人帮助之下,就用她那一根能动的手指,一个字母一个字母艰难地在打字机上打出圣经经文,在教会遭受严酷逼迫的时代,供应弟兄姐妹生命的需要。

4.永恒盼望

我们生活在一个堕落的世界,很多时候正义得不到伸张,罪恶不受处罚,于是便常有人遭遇苦难。这也提醒我们,这个世界不是我们的家,我们的盼望在天上。

“这些人都是存着信心死的,并没有得着所应许的,却从远处望见,且欢喜迎接,又承认自己在世上是客旅,是寄居的。…他们却羡慕一个更美的家乡,就是在天上的。”(来11:13-16)

保罗说,“我正在两难之间,情愿离世与基督同在。因为这是好得无比的。”(腓1:23)

三、基督与苦难

“趁着白日,我们必须作那差我来者的工。黑夜将到,就没有人能作工了。我在世上的时候,是世上的光。”(约9:4-5)

耶稣基督不是高高在上对人间的苦难视而不见,祂乃是深度介入人类的苦难。耶稣基督的十字架是人间最极致的痛苦。主耶稣在十字架上除了忍受肉体的摧残折磨之外,因为担负全人类的罪孽,被父神离弃转眼不看,那是主耶稣最深层的苦痛,是人所无法体认的。

“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太27:46)

耶稣基督是我们的大祭司,祂可以体恤我们的痛苦。

“因我们的大祭司,并非不能体恤我们的软弱。祂也曾凡事受过试探,与我们一样。只是祂没有犯罪。”(来4:15)

主耶稣在地上行走的时候,祂深切关怀那些受苦受难的人们。

“到了晚上,有人带着许多被鬼附的,来到耶稣跟前,祂只用一句话,就把鬼都赶出去。并且治好了一切有病的人。这是要应验先知以赛亚的话,说,‘祂代替我们的软弱,担当我们的疾病。’”(太8:16-17)

“耶稣走遍各城各乡,在会堂里教训人,宣讲天国的福音,又医治各样的病症。祂看见许多的人,就怜悯他们。因为他们困苦流离,如同羊没有牧人一般。”(太9:35-36)

“趁着白日,我们必须作那差我来者的工。黑夜将到,就没有人能作工了。”(约9:4)

主耶稣这话显示祂做工的紧迫性和时效性,而关怀那些患难中的人们正是为主做工的一部分。

“趁着白日”,指主耶稣在地上行走传道的时候,“黑夜将到”指主耶稣被钉十字架的时刻,所以主耶稣在地上做父神的工有这样一个时间区间的范畴。所以,主耶稣是抓紧一切时机殷勤做工,主具体做的事就是:教训门徒众人,宣讲天国福音,医治各样病症。

“我们必须做…”主耶稣使用的是复数的“我们”,即包括门徒,也包括今日的众信徒。如果神给我们预备了机会,并赐给我们力量和资源,就应当抓紧机会去做神要我们做的工。

“我在世上的时候,是世上的光。”(约9:5)

耶稣基督永远是那照亮世界的真光,但当祂在地上行走的时候,这真光就实实在在地照在人群中间,祂走到哪里,就给那里带去光明、医治、安慰、生命。

主耶稣告诉门徒:“在世上你们有苦难。但你们可以放心,我已经胜了世界。”(约16:33)

有一天,神要挪去所有的苦难。

“看哪,神的帐幕在人间。祂要与人同住,他们要作祂的子民,神要亲自与他们同在,作他们的神。神要擦去他们一切的眼泪。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号,疼痛,因为以前的事都过去了。”(启21:3-4)


感谢主

任运生牧师

主后二零二一年十二月六日

Featured Posts
快要有文章了
隨時關注......
Recent Posts
Archive
Search By Tags
尚無標記。
Follow Us
  • Facebook Basic Square
  • Twitter Basic Square
  • Google+ Basic Squ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