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福音讲道集(六十六)---耶稣骑驴荣耀进京

约12:12-19

1541年(大约5百年前),奥斯曼帝国苏莱曼大帝封实了耶路撒冷城墙的东门,因为那时犹太人仍然盼望着以色列的弥赛亚将要到来,并且根据旧约圣经以西结书的预言,认定弥赛亚将从耶路撒冷城的东门进入圣城。不仅苏莱曼封死了城墙的东门,而且门外是穆斯林修造的一大片墓地,因为他们认为,任何一个声称是弥赛亚的人,都绝不会穿过一片墓地污秽自己而由此进入圣城耶路撒冷。

然而太晚了,两千年前弥赛亚已经从耶路撒冷东门进入圣城。这正是四福音书共同记载的耶稣基督荣耀进入圣城耶路撒冷(The Triumphal Entry)的事迹。顺便说一句,如果今日基督再来,封实的耶路撒冷城门能够挡得住祂吗?

一、基督的荣耀

几乎所有不同版本的圣经,都在此处有一个编辑附加的小标题:基督荣耀进京(The Triumphal Entry)!

“第二天,有许多上来过节的人,听见耶稣将到耶路撒冷,就拿着棕树枝,出去迎接祂。”(约12:12-13)

那一天,许许多多的人从四面八方涌进耶路撒冷,要参加持续一周的以色列最大的节日——逾越节——的庆祝。这许多的人到底是多少?可能有几十万人。这些人听说耶稣来了,将近耶路撒冷,就手拿棕树枝出去迎接祂!因此,这个礼拜天称作Palm Sunday,即棕榈主日。

在此之前大约一百多年(167 B.C),叙利亚西流古王朝统治犹太地区,生性残暴的安提阿四世不断残忍逼迫犹太人,并且在耶路撒冷圣殿献上一头母猪以污秽圣殿亵渎神,激起犹太人的强烈愤慨。忍无可忍的犹太民众,在一名德高望重的犹太祭司马提亚 (Mattahias) 带领之下组成游击队,向西流古王朝展开长达百年的英勇抗战,俗称马加比革命,并建立哈斯摩王朝,直到公元前63年亡于罗马。从那时候开始,手拿棕树枝迎接便成为一个民族记号,意味着等待盼望那位救赎者的到来,解救以色列摆脱外族的统治。

现在,这个激动人心的时刻似乎终于来到了!

“(众人)喊着说,‘和散那,奉主名来的以色列王,是应当称颂的。’”(约12:13)

约12:13引自旧约弥赛亚诗篇第118篇:

“耶和华啊,求你拯救。耶和华啊,求你使我们亨通。奉耶和华名来的,是应当称颂的。”(诗118:25-26)

“和散那”是希伯来文“神拯救”这个字的直接音译,类似于“哈利路亚。”

“和散那”本来的意思是“拯救我们”(Save us now!),但这里的意思演变成“赞美的欢呼!”(Exclamation of Praise!)类似于中文的“万岁!”(Long Live the King!)

“他们(门徒)把驴驹牵到耶稣那里,把自己的衣服搭在上面,耶稣就骑上。有许多人,把衣服铺在路上,也有人把田间的树枝砍下来,铺在路上。前行后随的人,都喊着说,‘和散那,奉主名来的,是应当称颂的。那将要来的我祖大卫之国,是应当称颂的。高高在上,和散那。’”(可11:7-10)

门徒将自己的衣服搭在驴驹身上,众人将衣服或树枝铺在路上,那是对待王的礼遇和崇敬!

前行后随的人齐声高喊,“和散那,和散那,高高在上和散那!”

那天前呼后拥的人流,至少是如下几组人群的汇合:耶稣的门徒和一路跟随祂的人们;去耶路撒冷朝拜过节的人们,听到风声从耶路撒冷城跑出来迎接耶稣的人们,听到耶稣使拉撒路死里复活跑来要看耶稣或拉撒路的人们!

“耶稣得了一个驴驹,就骑上。”(约12:14)

主耶稣向来低调,每当祂施行神迹奇事医病赶鬼,祂总是对当事人说,不要告诉别人。然而,这一次,主耶稣却格外地显扬,祂公开骑驴进京,明显是要应验旧约预言。

“锡安的民哪,应当大大喜乐。耶路撒冷的民哪,应当欢呼。看哪,你的王来到你这里。祂是公义的,并且施行拯救,谦谦和和地骑着驴,就是骑着驴的驹子。”(亚9:9)

在场的法利赛人很是不悦。

“众人中有几个法利赛人对耶稣说,‘夫子,责备你的门徒吧。’ 耶稣说,‘我告诉你们,若是他们闭口不说,这些石头必要呼叫起来。’”(路19:39-40)

“耶稣既进了耶路撒冷,合城都惊动了。”(太21:10)

耶稣骑驴进京这一非同凡响的记号,如同打开了巨型大坝的闸门,以至四围的人群犹如洪水般涌流到耶稣跟前。可想当时那山呼海啸、前呼后拥、人声鼎沸的景象!那是以色列百姓欢呼迎接以色列君王荣耀进城惊天动地的时刻!

二、耶稣的卑微

然而,主耶稣骑着驴驹进耶路撒冷,究竟是一种怎样的荣耀呢?有哪一个君王会骑着一匹驴驹进入圣城呢?

驴主要是一种负重的动物,比如当年雅各的儿子们到埃及籴粮,就是用驴子来驮重。撒母耳记上记载,拿八羞辱了大卫,大卫誓言要杀尽拿八家的男丁,拿八的妻子“亚比该急忙将二百饼,两皮袋酒,五只收拾好了的羊,五细亚烘好了的穗子,一百葡萄饼,二百无花果饼,都驮在驴上”(撒上25:18),去见大卫以解他心头之恨。

当驴子被当做交通工具的时候,它远不如战马那样给主人带来威风凛凛的荣耀,反而是使人感受到谦和与卑微。比如大卫逃难的时候,曾经是扫罗仆人的洗巴就给大卫送来驴子,好叫大卫的家眷骑上,那正是大卫最卑微的时刻。当巴兰骑着驴子去见摩押王巴勒的时候,巴勒正是以“极大的尊荣”承诺来引诱他的。“我岂不能使你得尊荣吗?”(民22:37)

耶稣骑着一匹驴驹进入耶路撒冷,哪里有得胜君王的荣耀呢?耶稣是王吗?

以色列民众是否将耶稣当作以色列君王呢?显然是!

众人引用“那奉主名来的是应当称颂的”(诗118:26)弥赛亚诗篇的预言,正是将耶稣当作那要来的君王弥赛亚!

耶稣自己是否将自己当作以色列的君王呢?显然是!

“耶稣得了一个驴驹,就骑上。如经上所记的说,‘锡安的民哪,不要惧怕,你的王骑着驴驹来了。’”(约12:14-15)

首先,耶稣骑着驴驹进京就是一个明显的记号,耶稣等于公开向众人宣告说,祂是应验旧约预言的那一位弥赛亚君王。

其次,耶稣从一开始就知道祂自己弥赛亚的身份。

当耶稣对拿但业说,“你在无花果树底下,我就看见你了”时,拿但业激动地说——

“拉比,你是神的儿子,你是以色列的王。”(约1:49)

“彼拉多就对祂说,‘这样,你是王吗?’耶稣回答说,‘你说我是王。我为此而生,也为此来到世间,特为给真理作见证。’”(约18:37)

众人把耶稣当作王来欢呼迎接,耶稣也公开向众人显明祂就是以色列盼望已久的王,然而,这位以色列民翘首以待(Long-Expected)很久的王兴师动众地进入圣城,却是骑着一匹驴驹子。

驴驹代表和平!祂是先知以赛亚所预言的那位“和平之君”!(赛9:6)

考虑到那时代的背景,当罗马军队凯旋回京的时候,罗马元老院的官员率众夹道欢迎,罗马将军骑着白色战马威风凛凛,前面有长长的游行队伍,有众多缴获战利品的展示,被掳的战俘带着锁链行至某个高地时在那里被处死,显示罗马军队的力量,士兵的勇敢,将军的英武。伴随着向诸多罗马神明的献祭,一派得胜者、征服者的骄傲和荣耀。

然而,耶稣骑着驴驹进城,显明祂来不是做征服者,不是战场上之得胜者。有违犹太众人的期盼,祂来不是要率众推翻罗马统治,恢复大卫、所罗门王朝的荣耀。祂来是要做“和平之君”,而且是崇高的和平,世人无法企及的和平——神与人之间永远的和平!

正如祂名字——耶稣——的含义:“祂要将自己的百姓从罪恶里救出来。”(太1:21)

然而犹太百姓始终无法明白,因为他们不能辨认神造访他们的时刻——耶稣基督骑驴进京的时刻!

“耶稣快到耶路撒冷看见城,就为她哀哭,说,‘巴不得你在这日子,知道关系你平安的事。无奈这事现在是隐藏的,叫你的眼看不出来。因为日子将到,你的仇敌必筑起土垒,周围环绕你,四面困住你,并要扫灭你,和你里头的儿女,连一块石头也不留在石头上。因你不知道眷顾你的时候。”(路19:41-44)

正当犹太众人欢声雷动的时候,耶稣和门徒以及众人行进的队伍却突然停住了。耶稣的面容带着无尽的悲伤,祂开始哭泣,甚至由小声的啜泣变为嚎啕的哀哭。

人群在欢呼跳跃,耶稣在哀伤哭泣。 这两个场景无论如何也无法糅合在一起!

男人的哭泣被看作是懦弱的表现,耶稣骑着驴驹要进入圣城,当祂临近耶路撒冷的时候,竟突然停下来开始哭泣。这哪里有以色列期待已久的弥赛亚进入圣城的荣耀呢?

三、众人的反应

“这些事门徒起先不明白。等到耶稣得了荣耀以后,才想起这话是指着祂写的,并且众人果然向祂这样行了。”(约12:16)

“门徒起先不明白”,因为他们与以色列众人的想法是一样的:如果耶稣作王,他们就可以一同风光,甚至各自在盘算着将来在耶稣的国里,他们如何排定座次。

在最后的晚餐,耶稣拿起饼来,说,“这是我的身体,为你们舍的。…饭后也照样拿起杯来,说,这杯是用我血所立的新约,是为你们流出来的。 ”(路22:19-20)

然后,耶稣告诉门徒,他们中间有一个人要卖祂了。

门徒彼此对问,是谁要做这事。然而,他们的彼此对问立刻就改变了话题:“门徒起了争论,他们中间哪一个可算为大。”(路22:24)

耶稣在一边坐着,是否内心感受到一阵凄凉呢?——我很快就要被钉十字架了,你们中间还在争论谁为大?难道你们真是不可教的一群吗?

正因为他们对耶稣的期望与残酷的十字架相差甚远,才会使他们对突如其来的变故如五雷轰顶、无所适从:犹大出卖了耶稣,彼得三次否认耶稣,其余的门徒除约翰之外都四散逃命。

也许当你初次读到上述路加福音这一段会有一种感觉:这些门徒真的是朽木不可雕也。然而,当耶稣得荣耀——祂死而复活之后,这群胆小如鼠的门徒却个个一反常态、放胆无惧!甚至为着耶稣基督的福音而将自己的性命置之度外!

也许这正是使徒约翰将“锡安的民哪,应当大大喜乐”(亚9:9)改为“锡安的民哪,不要惧怕”(约12:15)的原因。

为什么有如此转变?

首先,复活后的基督使他们终于明白了圣经。

“耶稣对他们说,…‘基督这样受害,又进入祂的荣耀,岂不是应当的吗?’ 于是从摩西和众先知起,凡经上所指着自己的话,都给他们讲解明白了。”(路24:25-27)

“耶稣对他们说,‘这就是我从前与你们同在之时,所告诉你们的话,说,摩西的律法,先知的书,和诗篇上所记的,凡指着我的话,都必须应验。’ 于是耶稣开他们的心窍,使他们能明白圣经。”(路24:44-45)

其次,圣灵保惠师使他们能想起主耶稣的话。

“但保惠师,就是父因我的名所要差来的圣灵,祂要将一切的事,指教你们,并且要叫你们想起我对你们所说的一切话。”(约14:26)

“只等真理的圣灵来了,祂要引导你们明白一切的真理。”(约16:13)

基督的死而复活是救恩的必须、是门徒的笃信,所以若再有人以死来威胁他们,已经不奏效了。

“众人果然向祂这样行了。”参与其中的当事人并不知道,他们正在应验旧约的预言,连那些极尽作恶之能事的人,也毫无察觉他们正在应验圣经预言。

残忍的罗马兵丁将耶稣钉在十字架上之后,分了祂的外衣,为祂的里衣拈阄。

圣经记载说,“兵丁果然作了这事。”(“So this is what the soldiers did.”)(约19:24)

“当耶稣呼唤拉撒路叫他从死复活出坟墓的时候,同耶稣在那里的众人,就作见证。众人因听见耶稣行了这神迹,就去迎接祂。”(约12:17-18)

这里有两组人,约12:17是看到耶稣使拉撒路从死里复活的人,他们就为此作见证;约12:18是那些听到这见证出去迎接耶稣的人。他们出于好奇想要看个究竟,能够使死人复活的耶稣到底是怎样一个人?

法利赛人当然走得更远:

“法利赛人彼此说,‘看哪,你们是徒劳无益,世人都随从祂去了。’”(约12:19)

法利赛人出于嫉妒,内心酸溜溜地相互指责抱怨,“看哪,你们是徒劳无益。”

法利赛人一直处心积虑要捉拿杀害耶稣,“只是说当节的日子不可,恐怕民间生乱。”(太26:5)

当耶稣骑驴进耶路撒冷的时候,成千上万的人前呼后拥高声呼喊:“和散那,奉主名来的是应当称颂的!”然而,五天之后,这同一批人中的绝大多数,似乎胸中蕴含着一股被欺骗的强烈怒火,又一同高声呼喊着:

“钉祂十字架!钉祂十字架!”(路23:21)

法利赛人竭力避免在当节期间捉拿耶稣,但他们最终还是鬼使神差地在礼拜五当天将耶稣钉死十字架!因为“逾越节的羔羊基督”必须在逾越节当天被杀献祭。

耶稣基督荣耀进京的事迹,对今天的你我有何现实意义?

第一,我信主是为要吃饼得饱吗?

犹太人有他们自己的意念和期待:弥赛亚来是要解救以色列摆脱罗马的外邦统治,恢复大卫、所罗门王朝的威荣。他们的意念如此强烈,期间甚至要强迫耶稣作王。当耶稣骑驴进京,他们以为推翻罗马统治的时机终于来到了,他们欢声雷动地迎接耶稣进京。然而,当他们突然发现耶稣没有这个意思,便立刻再次高声呼喊:“钉祂十字架!钉祂十字架!”

犹太人有自己的想法,耶稣不合他们的想法,他们就离弃耶稣。今天,我是否也有自己的想法?我是否也要求耶稣基督按我的意思行?我是否呼求耶稣基督,请求祂帮助成就我自己的旨意、计划、目标、成功?我是否要求耶稣基督给我医病、帮我找工作、使我家庭和睦、帮我日子更舒适?如果耶稣没有照我的意思行,我是否像当年犹太人一样立刻转身离弃祂?

第二,我真的认识主耶稣基督吗?

主耶稣来的目的,是要将自己的百姓从罪恶里拯救出来,叫世人因罪得赦免,可以与神和好,成就最高的和平,所以祂才真正是“和平之君”!然而,今天的世代,一听到“罪”这个字,就条件反射般地反感,极端自由化的人们只要爱、包容,正如一位牧师所说,他们在十诫上再加上第十一诫:Thy shall be nice. 而且他们只要这第十一诫而不要其他十诫。如果不从根本上解决人罪的问题,这个世界就只会有仇恨和邪恶,而不可能有爱人与良善。而主耶稣来正是要解决罪的问题,祂解决的方式,乃是自己付上十字架代罪受死的代价。

“认识你独一的真神,并且认识你所差来的耶稣基督,这就是永生。”(约17:3)

我真的认识主耶稣基督吗?我愿意为捍卫基督真道而甘心付代价吗?

第三, 我是一个柔和谦卑的人吗?

主耶稣是万主之主、万王之王!祂是宇宙之王!祂来是骑着驴驹,祂没有身骑战马的威严荣耀,祂没有凯旋得胜的神采飞扬!相反,祂骑着驴驹进京,祂为圣城耶路撒冷哀哭,祂为罪人代罪受死,祂成为圣洁无暇的赎罪祭。

“人子来,并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并且要舍命,作多人的赎价。”(可10:45)

今天的世代,骄傲自大者比比皆是,傲慢无礼者比比皆是!如果宇宙万物的创造主竟以如此卑微的样式呈现在世人眼前,如果万王之王竟然如仆人一般为门徒洗脚,并且舍命做罪人的赎价,这个世界上还有任何一个人有一丝一毫骄傲的资格和理由吗?因此,我们需要问自己,我是一个柔和谦卑的人吗?我愿意效法主耶稣、甘心去服事别人吗?

最后再次默想主耶稣荣耀进入耶路撒冷的议题:


基督接受众人欢呼拥戴进入耶路撒冷是荣耀的,

耶稣骑着驴驹进入耶京并为圣城哀哭是卑微的.


但归根结底耶稣基督骑驴驹进京还是荣耀的!


因为祂是真正的凯旋者,祂是真正的得胜者!——

祂战胜了罪恶的权势,祂摧毁了死亡的奴役,祂成就了十架的救恩!

“十字架,十字架,永是我的荣耀!我众罪都洗清洁,惟靠耶稣宝血!”


感谢主

任运生牧师

主后二零二二年三月一日

Featured Posts
快要有文章了
隨時關注......
Recent Posts
Archive
Search By Tags
尚無標記。
Follow Us
  • Facebook Basic Square
  • Twitter Basic Square
  • Google+ Basic Squ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