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福音信息之十五---耶稣洁净圣殿 兼论:美国的出路在哪里?

约2:13-22


2020年的美国遭受空前浩劫。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已经造成逾190万人感染、超过11万人丧生,而且迄今为止没有控制的迹象。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5月25日明尼苏达州非裔男子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因警察暴力执法致死,于是瞬间点燃席卷全美各地、延烧140多个城市的抗议风暴,游行示威迅速转变为打砸抢烧的暴力骚乱。


疫情和暴乱重创美国。这个国家怎么了?长久引领世界的美国难道真的从此沦为世界的笑柄?


本文从约翰福音第二章耶稣洁净圣殿的记载,尝试解析美国当前乱局的因果与出路。


一.堕落与罪恶


“犹太人的逾越节近了,耶稣就上耶路撒冷去。看见殿里有卖牛羊鸽子的,并有兑换银钱的人,坐在那里。耶稣就拿绳子作成鞭子,把牛羊都赶出殿去。倒出兑换银钱之人的银钱,推翻他们的桌子。又对卖鸽子的说,把这些东西拿去。不要将我父的殿,当作买卖的地方。”(约2:13-16)


当初所罗门王为神建造金碧辉煌的圣殿。所罗门献殿祷告时,已陈明神并不住人手所造的殿,但祈求神看顾这殿,就是神选择立为主名的居所。这殿要成为以色列民向神祷告的所在。甚至连非以色列民的外邦人来此圣殿祷告,也求主从天上垂听。


“论到不属你民以色列的外邦人,为你名从远方而来,向这殿祷告,求你在天上你的居所垂听,照着外邦人所祈求的而行,使天下万民都认识你的名,敬畏你象你的民以色列一样。”(王上8:41-43)


耶和华神说,“我的殿必称为万民祷告的殿。”(赛56:7)


这殿本该是万民祷告的殿,但主耶稣所看到的却如同贼窝。

“耶稣进了神的殿,赶出殿里一切作买卖的人,推倒兑换银钱之人的桌子,和卖鸽子之人的凳子。对他们说,经上记着说,‘我的殿必称为祷告的殿。’你们倒使它成为贼窝了。”(太21:12-13)


当耶稣来到圣殿,祂看到不是万民的祷告,乃是圣殿变成了买卖的场所,有卖牛羊鸽子的,有兑换银钱的,有收圣殿税的。如果有人带着动物来圣殿献祭,祭司要检查他带的动物是否没有残疾,很可能因为祭司说不合格而必须向他们重买献祭的动物。因此,耶稣听不到祷告的声音,相反,圣殿里牛羊鸽子等动物和鸟的叫声、以及各样的买卖交易的叫卖声不绝于耳。而所有的买卖交易都满了中饱私囊的贪婪,难怪主耶稣说,万民祷告的殿反成了贼窝。


圣殿的构造包括外邦人院,女人院,男人院,祭司事奉的圣所以及至圣所。这样的结构让人联想到某种程度的分隔,尤其至圣所,只有以色列大祭司每年在赎罪日这一天才能进去,而且是先用动物的血为自己赎罪之后才能进入。但使人与神隔离的不是圣殿的围墙,甚至不是至圣所的幔子,乃是人的罪,正如主此刻所看到的---宗教的虚假,人心的贪婪。


“这百姓用嘴唇尊敬我,心却远离我。”(太15:8)

耶稣,那位柔和谦卑、满有怜悯的主,突然进入祂的殿(参:玛/Mal 3:1),怒不可遏地“拿绳子做成的鞭子,把牛羊都赶出殿去。倒出兑换银钱之人的银钱,推翻他们的桌子。”(约2:15)


福音书中罕有记载耶稣生气发怒的情形,这大概是少见的其中一次。


如果耶稣今天再次道成肉身地走进美国的教会,祂也像两千年前走遍以色列四境一样走遍美国的四境,祂会再一次地发义怒吗?清教徒为自由敬拜的目的来到这块儿新大陆,以敬虔的信仰和殷勤的劳动所撑起的国家,今日何以距离当年的初衷如此地遥远呢?


美国信仰开始滑坡并逐渐走向衰退的三个标志性事件:1963年取消公立学校的祷告,禁止公立学校读圣经;1973年判决堕胎合法化;2015年同性婚姻合法化。


自从取消公立学校祷告读圣经以后,美国各地抢劫、偷盗、强奸、贩毒、枪杀等刑事案件迅速增加,离婚率也随之快速攀升,给整个社会带来灾难性后果。


美国近几十年从政商界、科学界、教育界、文化界、影视媒体领域等全方位开始清除基督教的影响,以至于让人们因着政治正确连“圣诞快乐(Merry Christmas)”都噤若寒蝉。进化论占领高等学校的阵地,社会推崇自由主义、享乐主义、个人主义、相对主义等,大麻合法、男女同厕、LGBT常态化,导致年青一代乃至整个社会离开耶和华神越来越远。


2009年,前总统迫不及待甚至颇为自豪地宣布说, “美国已经不再是基督教国家。”


“以耶和华为神的,那国是有福的。祂所拣选为自己产业的,那民是有福的。”(诗 33:12)


一个将上帝在各个领域进行全方位驱逐的社会,焉能期望耶和华神对世人的赐福和庇护呢?


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之死令人痛心,涉事警官乔文(Derek Chauvin),被控二级谋杀和过失杀人罪,其他3名涉案警官,蓝恩 (Thomas Lane)、奎恩 (Alexander. Kueng)和杜滔(Tou Thao)分别被控协助和教唆二级谋杀罪。然而,四名涉事警察的被捕与控罪,依然不能遏止示威人群的滔滔怒火。


就事论事针对这一个案而言,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以如此方式被暴力致死令人震惊,正义应该得到伸张,民众和平抗议示威的权利应该得到保障。但暴力的骚乱应该竭力避免,打砸抢烧只能使事态恶化,成为恶性循环。而最重要的,是应当寻找造成这一切的背后深层原因。


回顾前文提及的三个标志性事件,看看它们对美国社会的灾难性影响。


第一,自从取消公立学校祷告读经以来,犯罪案件不断攀升且非裔社区犯罪情形更加严重,这是不争的事实。正如网上视频中一个非裔男子在街头的议论,他被自己同胞杀死的机会比被警察杀死的机会要高2000倍。


因此,美国社会、教会、基督徒尤其年青一代的基督徒,需要认清这样一个事实,如果美国社会的确存在种族歧视(顺便说,Black lives matter【黑人生命宝贵】的标语,是将黑人自视低贱的最明显的种族歧视),那就应当从根本上入手,政府领导人、教育体系、新闻媒体,需要真正敬畏耶和华神,荣尊耶稣基督,而不是相反。因此,美国需要敬畏神的政治家,所以,美国民众应当珍惜你手中的选票,负责任地行使你的选举权利选举敬畏神的领导人,至少不要选举那些恶意抵挡神的政客。选票政治的社会福利,为了拉拢选票给出的暂时物质好处,并不是为非裔族群长远福祉考虑,乃是政客不负责任之虚伪。


教会当加强非裔社区的传福音事工,带领更多非裔群体归向救主耶稣基督。试想,一个尊主为大、爱人如己的社会,一个诚实劳动、勤奋做工的社会,一个充满活力、满有盼望的社会,一个自尊自爱、积极进取的社会,一个团结互助、彼此包容的社会,焉能长久出现罪恶不断、灾害频仍、极度贫困、动荡不安?


第二,自从堕胎合法化以来,五十年来美国有将近五千万胎儿---最无辜、最无助、最没有反抗能力的生命,以最为血腥的方式在母腹中被残酷杀害,理由可以仅仅是为了妇女的权利或“我的身体我做主”的方便。教会中的下一代年轻的基督徒,非常关心社会的不公不义,选择与弱势群体站在一起,这本身没有错应当肯定。然而,如果你在意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的生命(本应当如此),但是如果有意无意地忽略每年近百万婴儿被残害的事实,对这样大规模流人血的犯罪视而不见,这是不合情理的。


耶稣说,“盗贼来,无非要偷窃,杀害,毁坏。我来了,是要叫羊(人)得生命,并且得的更丰盛。”(约10:10)


一个大规模流无辜人血的社会,一个纵容魔鬼撒旦黑暗势力杀害、毁坏的社会,焉能期待耶和华神的赐福和护佑呢?


第三.同性婚姻合法化。同性婚姻合法这一判决的直接后果,是摧毁神所设立的婚姻制度,从而导致社会最基本单元家庭的解体。不要忘记圣经中所多玛和蛾摩拉两个城市正是因为同性恋的罪恶招致毁灭。


旧约律法明文禁止:“不可与男人苟合,像与女人一样,这本是可憎恶的。”(利 18:22)

新约圣经同样清晰:“男人也是如此,…欲火攻心,彼此贪恋,男和男行可羞耻的事,就在自己身上受这妄为当得的报应。”(罗 1:27)


“你们岂不知不义的人不能承受神的国吗?不要自欺。无论是淫乱的,拜偶像的,奸淫的,作娈童的,亲男色的,偷窃的,贪婪的,醉酒的,辱骂的,勒索的,都不能承受神的国。”(林前6:9-10)


教会是社会的良心,教会是社会的灯塔,教会是社会的防腐剂。如果教会也容忍甚至纵容这样的罪恶,如果基督徒尤其是年青一代基督徒,也以爱的名义包容神所极其憎恶的同性恋罪恶,在圣经真道上与社会的罪恶相妥协,那就否认了圣经真理的绝对性,势必与世界同流合污。遗憾的是,美国社会的堕落与教会的衰落、软弱和妥协有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