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加福音信息之二---所信之神

路1:5-25


牛顿晚年研究但以理书的预言, 谈到但12:4, “必有多人来往奔跑,知识就必增长”时, 牛顿自己预言到, 将来人的知识增长, 人旅行的速度可以达到每小时50英哩。伏尔泰嘲笑牛顿, “那可怜的老人。” 其意思是那根本不可能(That is absolutely impossible)。


今天, 且不说太空旅行, 就飞机飞行的速度即可达到时速1000公里。所以, 今天人们应该将伏尔泰议论牛顿的那句话奉还给他本人: “那可怜的老人。”


当然, 牛顿的预言, 不是出自神的默示, 只不过是自己小心翼翼的猜测, 没有办法和圣经的预言同日而语, 仅以圣经但以理书关于七十个七的预言为例, 其精确程度令人乍舌,圣经的奇妙可见一斑。


所以, Impossible 这个字不要轻易随便地使用,因为 Impossible 的英文字意中, 含有 “绝对不可能”的意思。五十年前, 有谁会相信, 一个人80%的活动可以借助于一个小小的手机来完成 (吃饭和睡觉大概除外)?


现在我们看看神如何在撒迦利亚和以利沙伯身上成就那不可能的神迹。


自先知玛拉基之后, 神沉默了整整四百年, 没有向祂的百姓说话。那是一个黑暗的时代, 那是一个迷茫的时代, 那是一个痛苦的时代, 那是一个罪恶的时代。然而那也是一个等待的时代, 也是一个祷告的时代。在任何时候, 无论多么黑暗, 堕落, 都会有一批虔诚的神的子民衷心等待、祈求和守望!


“当犹太王希律的时候,亚比雅班里有一个祭司,名叫撒迦利亚。” (路1:5)


在历代志上24章, 我们看到大卫王将亚伦后代的族长分为二十四个班次, 每半年一次在圣殿服侍一周, 履行祭司的责任。亚比雅是第八班, 撒迦利亚是亚比雅班的一个祭司。撒迦利亚,意为 “耶和华仍然记得”(Jehovah has remembered)。从这个名字可以看出撒迦利亚父母的期盼, 指望耶和华神仍然记得祂的百姓, 记得祂的应许, 记得祂将要拯救。


“他妻子是亚伦的后人,名叫以利沙伯。” (路1:5)


以利沙伯,意思是: “耶和华是我的誓言”! 和亚伦妻子的名字以利沙巴(出6:23)相同。


以色列有两个家族是令人称羡的名门望族, 一个是大卫, 乃皇室家族; 另一个是亚伦, 是祭司家族。撒迦利亚和以利沙伯同是亚伦的后代, 同出于祭司家族;这样的结合, 本当收获双倍的祝福。然而, 人们似乎看不到一点的祝福, 更别说双倍了。这一对儿虔诚的义人, 在神面前无可辩驳指责, 但他们却有自己难言的苦衷: “没有孩子,因为以利沙伯不生育,两个人又年纪老迈了。” (路1:7)


但这内心的苦处, 并没有影响撒迦利亚作为祭司恪尽职守的服侍, “撒迦利亚按班次,在神面前供祭司的职分,照祭司的规矩掣签,得进主殿烧香。”(路1:9)


此时, 亚伦男性后代可以做祭司的约有七八万人, 能够抽签得以进入圣所在香坛上为主烧香的人, 一生之中能有一次这样的机会就甚是荣幸。香坛上烧的香, 代表神悦纳百姓的祷告, 在启示录第八章, 那里记载天使拿着金香炉收取圣徒的祈祷。而哥林多后书提到 “基督馨香之气”, 联想基督大祭司的职分, 也是为圣徒祈祷。


当撒迦利亚进殿烧香, 百姓在外面祷告。我们可以想象, 撒迦利亚满怀敬畏, 洁净自己, 进入圣殿, 在香坛上点着香, 独自站在香坛旁边, 向神倾心吐意: “主耶和华啊, 求你不要忘记自己的百姓, 求你纪念你救赎的应许。你的百姓以色列困苦难当, 流离失所, 你何时才施展拯救呢?”

此时, 撒迦利亚脑海中可能浮现旧约创世记的预言, “圭必不离犹大,杖必不离他两脚之间,直等细罗(就是赐平安者)来到,万民都必归顺。” (创49:10) 如今, 是希律做犹太王, 而希律是外邦罗马政府的傀儡。圭已经离开了犹大, 主啊, 你所应许的那位赐平安者何时才来到呢?


当撒迦利亚情词迫切的祷告结束, 他抬起头来, 睁开眼睛, 惊恐地发现, 他并不是独自一人, 还有一位站在那里。


“撒迦利亚看见,就惊慌害怕。” (路1:12)


撒迦利亚深知, 他所站之地是圣殿的圣所, 只有祭司才能进入, 有谁敢站在这里呢? 他立刻意识到, 自己是看到了异象, 于是便极其惊慌害怕。


“天使对他说,撒迦利亚,不要害怕。因为你的祈祷已经被听见了,你的妻子以利沙伯要给你生一个儿子,你要给他起名叫约翰。” (路1:13)


撒迦利亚从惊恐中缓过神来, 天使的报信并没有给他带来多少喜悦和激动。这几十年来, 何尝没有为一个儿子切切祈求, 如今他和以利沙伯已经是龙钟老人, 风烛残年, 哪里还有如此奢望呢?

“撒迦利亚对天使说,我凭着什么可知道这事呢?我已经老了,我的妻子也年纪老迈了。” (路1:18)


撒迦利亚不信:That is absolutely impossible!


他要求一个兆头, 求一个记号, 求一个标志, 求一个证据,He wanted a sign.


“我凭着什么可知道这事呢?”(路1:18)


“天使回答说,我是站在神面前的加百列,奉差而来,对你说话,将这好信息报给你。到了时候,这话必然应验。只因你不信,你必哑吧不能说话,直到这事成就的日子。” (路1:20)


圣经中的天使有很多, 没有准确的数目, 但提到名字的只有两个: 米迦勒和加百列。


加百列是在关键时刻报告信息的天使 (但8:16; 9:21; 路1:19; 1:26),可见, 撒迦利亚所见的异象是何等的重要。


撒迦利亚要一个证据 (sign), 他得到他想要的证据 (sign)了吗 ?


Yes! 他竟成为哑巴九个月!


你会说, 这哪是什么证据, 分明是惩罚。


Yes, it is a punishment, but it is more than a punishment, it is also a sign!


它是惩罚, 但它不仅仅是一种惩罚, 它更是一个证据!


我们不必为撒迦利亚抱不平, 他自己可没有觉得有什么委屈!


“百姓等候撒迦利亚,诧异他许久在殿里。及至他出来,不能和他们说话。他们就知道他在殿里见了异象。因为他直向他们打手式,竟成了哑吧。” (路1:21-22)


百姓好不容易等他出来, 期待着领受撒迦利亚祭司的祝福,在律法书中神吩咐以色列的祭司对百姓的祝福:“愿耶和华赐福给你,保护你。愿耶和华使祂的脸光照你,赐恩给你。愿耶和华向你仰脸,赐你平安。” (民6:24-26)


但撒迦利亚却不能和他们说话, 竟成了哑巴。


神是威严的, 但很多时候, 圣经也让我们看到他的幽默:


在哥林多后书, 保罗说,“我因信,所以如此说话。”(林后4:13; 参诗116:10)


如今, 撒迦利亚说,“我因不信,所以成了哑巴。”


撒迦利亚成了哑巴, 是否很沮丧呢?


当然不会, 他求一个证据, 现在他得到了他求的证据, 虽然有些不便, 但他没有理由感到沮丧, 他一定还是很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