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生活观(八)---基督徒如何看待堕胎?

出21:22-25


笔者曾谈过基督徒如何看待同性恋,本文将探讨基督徒如何看待堕胎。


根据1990年的统计,全球每年有5500万胎儿被流产,也就是说,每天全球有150685个、每小时6278个、每分钟105个胎儿因堕胎而死。1 根据这个统计,美国每年大约有160万个、每天4383个、每小时183个、每分钟3个胎儿被杀。这只是被统计在册的数字。


(1. C. Swindoll, Sanctity of Life, Word, 1990, p. 13.)


“国家人口计生委发布的一组数据显示,中国每年人工流产至少1300万,青少年占半数。不包括1000万药物流产和在未注册私人诊所所做的人流数字,位居世界第一。” 2


(2. 福音时报,2016年8月3日)


“我国每年人工流产达1300万人次 低龄化问题突出”这是《中国青年报》2015年1月26日的一篇文章标题。3


为什么我国人工流产数字居高不下?为什么堕胎低龄化问题突出?


根据《中国青年报》的文章25岁以下女性占一半以上,其中大学生为生力军。专家给出的解释是:网络色情泛滥成灾,各类媒体推波助澜,青少年性观念开放,性安全知识的不足,青少年性教育缺失,“无痛人流”广告牟利,道德教育严重脱节。


(3. 周易,向楠,2015年1月26日,《中国青年报》)


2020年1月7日,《南方都市报》发表题为《中国一年人工流产量超全世界1/6,为何人工流产数量居高不下》的文章。其中包括如下一组数据:


“据世界卫生组织估计,全世界每年约实施5500万例人工流产。近几年,中国每年的人工流产统计数量在900万左右。2017年中国有统计的人工流产数量为962万,约占全世界5500万人工流产总数的17.4%。不过,中国每年实际人工流产数量约在1300万例左右。这是一个被媒体广泛报道的数字。实际数量明显多于统计数量的原因是,统计并没有覆盖私立医院和地下诊所。”4 (笔者估计,实际数字恐怕还要更高,因为并非每个正规注册的公立医院都有完善的统计机制。)


(4. 南方都市报,2020年1月7日)


中国实行计划生育的国策差不多四十年,其中最为严厉的是1982至2010近三十年的严格一胎化政策,全国范围内更是施行强制性的堕胎。


2012年6月,陕西省安康市镇坪县曾家镇孕妇冯建梅,被当地政府非法拘禁、强制签字按手印,暴力按压并强打毒针,致使七个半月胎儿流产。被野蛮残害的七个半月胎儿尸体被放在精神恍惚、几度昏厥的妈妈身边的照片在网上流传,令全世界为之震惊!


考虑到统计不全的因素,全球每年大约有6000万胎儿因人工堕胎被杀害是相当保守的数据。


第二次世界大战六年时间(1939至1945)的全部死亡总数是6900万人,而每年因堕胎(人工流产加药物流产)而死的胎儿相当于、甚或超过二次大战死亡人数的总和,不能不说是触目惊心。尤其是,被杀的群体是最软弱、最无辜、最没有反抗能力、最需要保护的胎儿。更为惨痛的是,他们大多是被自己亲生的父母以最残酷的方式杀害。有人不无戏谑地宣称:当今最危险的地方不是被称作“火药桶”的中东,乃是母亲的子宫。


因此,这一连串冷酷的数字、惨烈的现实、严重的议题,不得不引起所有的基督教会、牧师传道人、基督徒弟兄姐妹、甚至包括一切有道德、有良知、有正义感的人们的严重关切、呼吁和行动!


对于母亲腹中的胎儿,圣经怎么论说?


“(耶和华啊,)我的肺腑是你所造的。我在母腹中,你已覆庇我。我要称谢你,因我受造,奇妙可畏。你的作为奇妙,这是我心深知道的。我在暗中受造,在地的深处被联络。那时,我的形体并不向你隐藏。我未成形的体质,你的眼早已看见了。你所定的日子,我尚未度一日,你都写在你的册上了。”(诗139:13-16)


每个孩子都是神奇特的创造。试想一下,当受精卵在一旦行成,一个孩子的性别、皮肤、眼睛、头发颜色、个性特征,天赋潜能等都已经包含在他/她的基因组DNA中了。从一个受精卵细胞,最后到胎儿出生时增值到60万亿细胞,而且构成奇特、美妙、精巧、复杂、齐全、协调的全身器官组织系统。难怪诗人大卫赞美神说,“我受造奇妙可畏。” (I am fearfully and wonderfully made.)


注意,当大卫说,“我的形体,”“我未成形的体质”等的时候,那时还没有发育成一个完整的胎儿,但他已经是一个完整的人了,所以他用“我的”来描述。而且,“你所定的日子,我尚未度一日,你都写在你的册上了。” 就是说,他一生的年岁在母腹中已经被神确定了。


“祂从一本造出万族的人,住在全地上,并且预先定准他们的年限和所住的疆界。”(徒17:26)


“神就照着自己的形像造人,乃是照着祂的形像造男造女。”(创1:27)


神照自己的形像造人,照祂的形像造难造女。而神的创造是从母腹中开始的。


“造我在腹中的,不也是造他吗?将他与我抟在腹中的,岂不是一位吗?”(伯31:15)


耶和华神对先知耶利米说,“我未将你造在腹中,我已晓得你。你未出母胎,我已分别你为圣。我已派你作列国的先知。”(耶1:5)


远在耶利米还没有成胎以前,神已经分派他做列国的先知。


类似的情形是使徒保罗,他还没有出生就被神分别出来做传福音的使徒。


“然而那把我从母腹里分别出来,又施恩召我的神,…”(加1:15)


试想,如果先知耶利米的母亲、使徒保罗的母亲分别都做了堕胎,今天的圣经还会有耶利米书、耶利米哀歌、十三卷保罗书信吗?


圣经中的以实玛利、以撒、以扫、雅各、参孙、犹大王约西亚、波斯王古列、施洗约翰等都是在未出生前就已经预告了的,其中约西亚和古列都是在预告很久之后才出生。而当利百加怀着以扫雅各时,耶和华神对她说,“两国在你腹内,两族要从你身上出来。”(创25:23)


试想,如果利百加当初做了堕胎,还有以色列国、犹太人存在吗?如果没有以色列的存在,而主耶稣说“救恩是从犹太人出来的”何以实现呢?


更不用说,主耶稣是在神创造世界之初就已经预告要降生,祂被称作是女人的后裔、亚伯拉罕的后裔、出自犹大支派、大卫的子孙,直到童女马利亚。


天使向马利亚预告说,“马利亚,… 你要怀孕生子,可以给祂起名叫耶稣。祂要为大,称为至高者的儿子。… 祂要作雅各家的王,直到永远。”(路1:30-33)


所以,在主耶稣还没有成胎以前,祂已经被称为至高者的儿子,被立为以色列的王,又是神与人之间的中保。


未出生的胎儿不仅被当做是完整的人,而且有真正人的反应和活动。当马利亚向以利沙伯问安时,她腹中的胎儿施洗约翰就欢喜跳到。


“因为你问安的声音,一入我耳,我腹里的胎,就欢喜跳动。”(路1:44)


在希腊文新约圣经中,谈到未出生“胎儿”和已出生的“婴儿”用的是同一个字βρέφος,英文可以译作Baby(腹里的胎)(路1:44)或Infant (婴孩)(路1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