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世记系列(二)---论婚姻的约定

创世记第一章,神完成每一种创造,都说是好的;当神创造亚当之后,神说“甚好”。然而,创世纪第二章,神说“那人独居不好”,于是用亚当身上一根肋骨造了夏 娃,领到亚当面前,亚当称女人为自己“骨中的骨,肉中的肉”,于是,人类第一次的爱情和第一桩婚姻便如此产生了。可见,爱情是在婚姻中被建立,发展并最终 得以完善的。因此,“婚姻是爱情的坟墓”的人生“格言”,实在是谬之千里,而且代代传地坑害拆毁了一个又一个的家庭。


神设立婚姻的心意记述在创2:18-25这段经文中,包括:婚姻的目的(2:18-23);婚姻的优先 (2:24);婚姻的永久(2:24);婚姻的圣洁(2:25)。

创2:18,“耶和华神说,那人独居不好,我要为他造一个配偶帮助他。”神看自己所有的创造都是好的,“神看着是好的”这句话一再重复。人是神创造的高峰,神说“甚好”。然而这里神却说亚当独居不好。独居原意是孤单(Alone)。 神的意思是说,人孤单不好。(孤单(Alone)和孤独(Loneliness)尚有一些细微的差别,因为有时侯,人即使在茫茫人海中,仍然会感到行只影单。)人被造,是一个理性(Rational),情感 (Emotional),意志 (Volitional)和关系 (Relational) 性的存在,人的关系性的属性,使得人有爱,被爱,友谊和交往的渴望,这也正是马斯洛需要层次论五种基本需要之一(生理,安全,社交,尊重,价值需要)。


神 不仅自己看亚当独居不好,他还要亚当自己感受。于是神将各样走兽,飞鸟等活物带到亚当面前,让亚当为动物起名。亚当看着从他眼前走过的动物都是成双成对, 而自己却是孜然一身,触景生情,感觉到自己的孤单。而这种孤单不是和一群动物在一起戏耍游玩就可以排解的。他需要和他相同属性的伙伴,帮手,他需要一位伴 侣。这大概是神设立婚姻的第一个目的:祂要人免于孤独。


神设立婚姻的第二个目的是要夫妻彼此扶持。创2:18,“耶和华神说,…我要为他造一个配偶帮助他。”“耶和华神使他沉睡,他就睡了。于是取下他的一条肋骨,又把肉合起来。耶和华神就用那人身上所取的肋骨,造成一个女人,领她到那人跟前 (创2:19-20)。” “帮助”,中文翻译将名词动词化,原文指“帮助者”(I will make a helper suitable for him). “Helper”并非指地位上的降低,因为在圣经中这个词常用于神,指神对软弱者的扶助,甚至拯救之意。如:摩西的一个儿子名叫以利以谢(Eliezer),意思是“神是我的帮助者” (God is my helper)。“因为他说,我父亲的神帮助了我”(出 18:4)。”此处指亚当夏娃地位相等,因此创2:7的描述适用于他们两个人。


神取亚当的一根肋骨造夏娃很有意义。正如Matthew Henry 所说:


Eve was “not made out of his head to top him, not out of his feet to be trampled upon by him, but out of his side to be equal with him, under his arm to be protected, and near his heart to be beloved.”


“神没有从亚当的头部拿一块骨头造夏娃,免得夏娃统治他;也不是从脚拿一块脚骨,免得亚当践踏她;神从他的边取出肋骨造出女人,与他平等;从他的臂下,受他保护;靠近他的心,受他爱顾”。


耶和华神真是用心良苦啊!


“两个人总比一个人好,因为二人劳碌同得美好的果效。… 二人同睡,就都暖和。 …有人功胜孤身一人,若有二人便能敌挡他 (传4:9-12)。”耶和华神为人想得实在周到,连“二人同睡,就都暖和”也替人安排妥当。并使夫妻同享劳碌的果效,同当人生的风雨。


夫妻平等并不代表没有秩序,在家中丈夫是妻子的头,正如基督是教会的头。 “你们作妻子的,当顺服自己的丈夫,如同顺服主;因为丈夫是妻子的头,如同基督是教会的头。你们作丈夫的,要爱你们的妻子,正如基督爱教会,为教会舍己(弗5:22-25)。”在教会中同样有秩序。保罗说,“女人要沉静学道,一味的顺服。我不许女人讲道,也不许他辖管男人,只要沉静。因为先造的是亚当,后造的是夏娃(提前2:11-13)。”丈夫是妻子的头,作丈夫的,要爱妻子;作妻子的,当顺服自己的丈夫。这是神设立的秩序。但人犯罪后,夫妻均不愿遵守各自的本位,总想反转这样的秩序(创3:16),于是便成为许多家庭没完没了的苦痛。


神的本意是要叫夫妻分享彼此相爱的甜美和幸福,这是神设立婚姻的第三个目的。创2:23, “那人说,这是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可以称她为女人,因为她是从男人身上取出来的。”


这节经文被称为人类第一封情书。


在原文圣经中,这节经文具有典型的希伯来文诗歌体结构:反向对称 (Chiasm) 和文字游戏(Word Play)。(“文字游戏”一词在中文里似乎是贬意,但英文Word Play 是指借用两个词拼写或发音的相似性,使语意表达更准确,幽默,生动。圣经中这种修辞手法常被使用。)


试设想, 当亚当一觉醒来,忽然看见美丽的夏娃就站在他的面前,他的反应是什么?惊讶,惊喜,惊叹!赞叹神创造的美伦美奂!哇---!



“这是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 不仅巧妙地辉映上文“于是取下他的一条肋骨,又把肉合起来”的记述;而且描绘亚当兴奋不已的情感:直白,赤裸,火辣辣地勾画出亚当的激动和赞叹!对比中文情诗比如“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的含蓄,亚当的喜悦,幸福,甜美,是情不自禁,掩饰不住,溢于言表。这正是爱情婚姻的功能之一:分享彼此相爱相悦的幸福和甘甜。


创2:24,“因此,人要离开父母…” 人间的爱, 没有什么比父母对儿女的爱更为伟大,更为无私。然而夫妻之爱却是神所设立所有人际关系的第一优先。一个人在父母身边生长到二十多岁,与父母在一起也就这二 十几年,但剩下的年岁,你却要与你的配偶生活一生之久。笔者十四岁离开父母到县城读高中,从此越走越远,再也没有机会与父母在一起长住,最久也不过暑假一 两个月而已。婚后更不用说,虽然还定期打电话,寄钱孝敬他们,但就连想回去看看他们,大多时候也是身不由己。就血缘关系来看,儿女继承父母二分之一的血 统,但当初夏娃却是拥有亚当的全部血统,因为是亚当的自身烤贝(Identical clone)。


美国有一对夫妇女儿出嫁后,有一天晚上十点打电话回家。父亲接到后,听见那边传来女儿的哭声。十分钟后从房间出来,太太问他:“什么事?”“是女儿,与丈夫吵架,哭着要回家。”太太沉默良久, 问,“你怎么回答?”“我说,‘你已经在家’。”


英文中有三个字,Leave(离开),Cleave(联合),Weave(编织),可以形象地作为这节经文的注解: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一同编织新的家园。


创2:24, “因此,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体。”“二人成为一体”,是说夫妻二人永不分离。这是神对婚姻的旨意,有主耶稣亲自印证: “因此,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体。这经你们没有念过麽?既然如此,夫妻不再是两个人,乃是一体的了。所以神所配合的,人不可分开”(太19:5-6)。


时下快餐流行,结婚离婚也像快餐,成为一道风景。这从人们见面时的打招呼用语可以反映出来:七十年代“吃了吗”?八十年代 “发了吗”?九十年代“离了吗”?一零、二零年代 “...了吗?”


“二人成为一体”也可视为是现代婚约的最早版本,而且非常Biblical::无论是高贵或是卑溅,富有或是贫寒;健康或是疾病;顺境或是逆境,我都忠诚于你,珍爱你,永不改变。


汉乐府《饶歌》中有这样一段话:“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阵阵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意思是:海枯石烂,四季颠倒,天地灭没,吾才敢与君断绝。古人的至死相随,实为今人所不及。


“二人成为一体”是指彼此的忠诚和专一,因此它毫不保留地排除了“婚外恋,同性恋,一夫多妻,一妻多夫,婚前同居”等犯罪行为。然而,现今的人们,一个个都忙碌地穿梭于咖啡屋,歌舞厅,美发廊,电影院,桑那浴,酒巴间,网巴,旅店,小别墅;有的还别出心裁地在网上举行盛大模拟婚礼,一个个乐此不疲地饱享着婚外“爱情”,因为“偷来的水是甜的,暗吃的饼是好的” (箴9:17)。然而,就本人所知,笔者昔日的同学好友,几乎家家都在咀嚼着这种在“爱情”美丽外衣包裹下的苦果。


一日与几个弟兄姐妹一起分享,提到笔者很多年前读的一篇小说,题目是《城市的故事》。书中有这样一句话:“推开中国百分之九十五家庭的门窗,你很难从旮里旯垃里找到一丝爱的痕迹。”大家争论“百分之九十五”这个数字是否太夸张了一点,一位弟兄接话说,“那要看你以什么为标准,若以圣经‘二人成为一体’为标准,别说推开中国的门窗,就是把全世界的门窗都推开,也很难找着几个。”此话听来令人捧腹,却道出一个可悲的事实。


“二人成为一体”是指两个人灵魂体的合一,即心灵,情感,身体的合一。要性格不同,爱好不同,见识不同,生长环境不同的两个人身心灵完全合一,惟有在耶稣基督里,并一同尊主为大,方才可能。“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不作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 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爱是永不止息”(林前13:4-8)。


创2:25, “当时夫妻二人赤身露体,并不羞耻。”人没有被罪污染之前,根本不知道何为羞耻!曾有人可笑地猜想,亚当夏娃偷吃禁果是指他们的第一次性体验,并想当然地认为,亚当夏娃假如没有偷吃禁果,何来人类的生殖繁衍呢?幼稚!当神造人之后,“神就赐福给他们,又对他们说,要生养众多,遍满地面,治理这地。”因此, “要生养众多”,是神对人的吩咐和祝福。“二人赤身露体,并不羞耻”是亚当夏娃尚不知何为罪时的圣洁,单纯,可爱。


有一幅画,题目是《How So》?画面上一个三四岁的男孩,穿个小裤叉;旁边有个两三岁的没穿衣服的小女孩。小男孩拉起小裤叉给小女孩看,小女孩探头,问:“How So”? (怎么会这样?) 人们欣赏着这幅画,不会产生什么不良的邪念,反而升华起一种和孩子一样的天真和单纯。


夫妻之间也应该是这一种和孩子们一样的坦诚和单纯。


结婚多年,妻很少说过令人称奇的妙语。但有一次,笔者与妻谈起所罗门的雅歌,妻说了一句妙语:“圣经若没有《雅歌》这样一卷书,就不完全了。” 愿天下有情人,都能象《雅歌》中的良人和佳偶一样,在神所配合的连理中,相思,相恋,相悦,相爱,相契,相合,相诚,相守。


“爱情,众水不能息灭,大水也不能淹没(歌8:7)。


婚姻不是爱情的坟墓,婚姻乃是爱情的避风港,栖身地,安乐窝。“要使你的泉源蒙福。要喜悦你幼年所娶的妻。她如可爱的麒鹿,可喜的母鹿。愿她的胸怀,使你时时知足。她的爱情,使你常常恋慕。”(箴5:18-19)

Featured Posts
快要有文章了
隨時關注......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