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希米记系列信息(一)---尼希米的异像

人生就像旅程,每人都有一个终点。但多数人的旅程是随波逐流,少有人有目的地掌控自己的终点。但一个具有清晰异象并有勇气和毅力坚持到底的人,可以大大增加掌控自己人生方向和终点的机会。而且当他临近终点回顾自己的一生时,可以满意又自豪地说:I make it!


正如使徒保罗,他在临终时可以发出豪迈宣言,“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从此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就是按着公义审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赐给我的。”(提后4:7-8)


Andy Stanley, “Without God’s vision, you may find yourself in the all too common position of looking back on a life that was given to accumulating green piece of paper with pictures of dead presidents on them…wondering if there was more, wondering what could have done--should have done—with the brief stay on the little ball of dirt.”

“没有神的异象,你会发现回顾自己全部的一生,只是不断地累积其上印有已故总统头像的绿色纸片…你会怀疑到底有没有比这更重要的东西,思想自己在这个小小地球上的短暂停留,到底有哪些该做而没有做的事情。”


“Unless you discover God’s unique vision for your future, your life may very well be a rerun.”

“除非你发现神对你未来独特设计的异象,否则你的生命将不过是简单而无意义的机械重复。”


什么是合乎圣经的异象?


Rodelio Mallari, “A vision is a clear mental image of a preferable future, imparted by God to His chosen servants and is based upon an accurate understanding of God, self, and circumstance.”

“(圣经所说的)异象是指跟随神的人基于对神、对自己、对环境的准确理解,得着从神而来有关未来的更美好之看见。”


根据这个定义异象包括三个基本内容:异象的主体一定是信靠神、跟随神的人;异象的来源一定是从神而来的、由神所赐的;异象的内容是有关改变现状、期待更好未来的。


“异象”与人们通常所说的“目标”有相似之处,但圣经所说的异象一定是从神而来。


圣经中的尼希米是一个有异象的人。


因着以色列人悖逆神、祭拜外邦的偶像,北国以色列和南国犹大先后被外邦所灭。巴比伦分别于公元前605年、597年和586年三次入侵犹大,其中最后一次耶路撒冷城和圣殿被焚毁,犹大百姓也就分三次被掳到巴比伦。根据先知耶利米的预言,犹大百姓将被掳七十年(耶25:11-12),七十年将满的时候,为应验先知以赛亚的预言(赛44:28),神激动波斯王塞鲁士下令允许犹太人回归。于是便有第一批犹太人在所罗巴伯带领下于538 B.C回到耶路撒冷,于536 B.C立定圣殿的根基,到516 B.C完成圣殿的重建。


但以色列人没有离弃他们先祖的罪恶,还是继续随从周围列国的风俗犯罪得罪神。圣殿没有很好地维护,他们也不再在圣殿献祭,耶路撒冷城的重建也被迫停止。因此,到尼希米的时候,耶路撒冷政治、社会和属灵的光景,仍是极其悲惨。


这就是圣经尼希米记的背景,本文将分享尼希米的异象。


一. 内心负担


“亚达薛西王二十年基斯流月,我在书珊城的宫中。那时,有我一个弟兄哈拿尼,同着几个人从犹大来。我问他们那些被掳归回,剩下逃脱的犹大人和耶路撒冷的光景。他们对我说,那些被掳归回剩下的人,在犹大省遭大难,受凌辱。并且耶路撒冷的城墙拆毁,城门被火焚烧。我听见这话,就坐下哭泣,悲哀几日。在天上的神面前禁食祈祷。”(尼1:1-4)


当尼希米听说那些回归的犹大人和圣城耶路撒冷的光景,犹大人遭难受辱,耶路撒冷城墙拆毁、城门焚烧,他便悲哀、哭泣、禁食、祈祷。耶路撒冷城的光景令他忧心牵挂,为犹大百姓,为神的名,为神所选择的居所。眼前的光景令他无法无动于衷,反而是坐卧不安。


决心改变耶路撒冷遭难受辱的光景,成为尼希米异象的起点。


看到某种事物的现状,心中涌出从神而来的感动,产生想要改变现状的负担,而且这种负担越来越强挥之不去,这往往是一个新的异象的开始。


乔治穆勒看到孤儿的需要,产生强大负担要开办孤儿院照顾这些孤儿,经过祷告确认这是从神而来的异象便开始行动,他一生开办五所孤儿院,养育照顾孤儿达一万多个。


梅尔托特(Mel Trotter),曾是一个酒鬼。信主后戒除了酒瘾生命改变,当他看到城市中有无数像他一样的酒鬼和人渣,想要帮助他们。于是他先开办一个、后来在全国逐渐开办了五十多个宣教站,使成千上万的酒鬼和一无是处的人渣藉认识了基督,生命被改变。


查克寇尔森(Chuck Colson)因尼克松水门事件入狱。出狱后因看见囚犯的需要,创建《国际监狱团契》,向囚犯和他们的家属传扬福音,迄今已经帮助了无以计数的囚犯。


玖妮.艾力生(Joni Eareckson ),17岁时在在一次跳水中颈部骨折,导致高位截瘫,一生坐在轮椅中。她的故事写成一本自传性的书《轮椅上的画家》。她看到像她一样残疾人的需要,创办《Joni and Friends》机构,向残疾人赠送轮椅帮助他们。


因此,看到某种需要,心中产生负担,这是异象的开始。


二. 迫切祷告


“耶和华天上的神,大而可畏的神阿,你向爱你、守你诫命的人守约施慈爱。愿你睁眼看,侧耳听,你仆人昼夜在你面前,为你众仆人以色列民的祈祷。…求你记念所吩咐你仆人摩西的话,说,‘你们若犯罪,我就把你们分散在万民中。但你们若归向我,谨守遵行我的诫命,你们被赶散的人虽在天涯,我也必从那里将他们招聚回来,带到我所选择立为我名的居所。’”(尼1:5-9)

异象很少是一旦产生就立即行动,它常需要耐心等候神。在这等待的过程中,是恒切的祈祷,正如尼希米所做的。尼希米的祷告,从基斯流月到尼散月,大约是四个月的时间。

出于神的异象,在等候的过程中不会消失,反而会越来越强。同时在祷告等待过程中,异象如同胎儿在母腹中的成长更加成熟,同时异象持有者也更加成熟做更好的准备,神也会同时做工预备道路。


三. 计划准备


尼希米一心想要回耶路撒冷重建圣城,可是如何向王提说呢?


尼希米是作王酒政的。一日尼希米在王面前摆酒,面带愁容。俗语说,“伴君如伴虎,”出埃及记中法老面前酒政和膳长顷刻间命运的转变,正是一个极好的例证。因此尼希米面带愁容是很危险的,因为会被王认为是要么不愿意侍奉,要么心存不轨,两者都有性命之忧。难怪当王问“你为什么面带愁容呢”时,尼希米就“甚惧怕。”(尼2:2)


“我对王说,‘愿王万岁。我列祖坟墓所在的那城荒凉,城门被火焚烧,我岂能面无愁容吗?’”(尼2:3)


尼希米没有提“耶路撒冷”这个名字,因为正是亚达薛西下令停止耶路撒冷重建。尼希米的用词是“我列祖坟墓所在的那城,”避免刺激亚达薛西的神经。


“王问我说,‘你要求什么?’于是我默祷天上的神。我对王说,‘仆人若在王眼前蒙恩,王若喜欢,求王差遣我往犹大,到我列祖坟墓所在的那城去,我好重新建造。’”(尼2:4-5)


从王问“你要求什么”到尼希米的回答,中间穿插一件事,“于是我默祷天上的神。”可想,那间隔最多只有两三秒钟的时间。这么短的时间能够祷告什么呢?由此可以看到前面尼希米四个月祷告的果效,不然面对王突然的发问,尼希米还真不知该怎么回答呢!


尼希米定了日期,王就喜欢差他去。

“我又对王说,‘王若喜欢,求王赐我诏书,通知大河西的省长准我经过,直到犹大。又赐诏书,通知管理王园林的亚萨,使他给我木料,作属殿营楼之门的横梁和城墙,与我自己房屋使用的。王就允准我,因我神施恩的手帮助我。’”(尼2:7-8)


“因我神施恩的手帮助我。”神背后的做工,使亚达薛西王同意做四件事:收回自己的成命同意耶路撒冷重建;同意释放尼希米回耶路撒冷建造;同意给予木材等材料和费用的支持;最后又派军长和马兵一路护送尼希米。


若不是神的非常帮助,这一连串的事情成就怎么可能呢?

当尼希米听到耶路撒冷城的光景时,他坐下悲哀、禁食、哭泣。他是否在想,圣城被毁,百姓受辱,自己却在外邦的宫廷中侍奉外邦王?他是否认为自己是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做错误的事?

然而神的意念高过人的意念。神恰恰是在正确的时间、把他放在正确的地方、做正确的事。试想,比较尼希米作为波斯王身边的酒政以及后来犹大省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