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链女与大国复兴

“迦勒底人就拿住王,带他到利比拉巴比伦王那里审判他。在西底家眼前杀了他的众子,并且剜了西底家的眼睛,用铜链锁着他,带到巴比伦去。”(王下25:6-7)


圣经列王纪下二十五章记载,犹太王西底家被剜了双眼,用铜链锁着,带到外邦的巴比伦去。


无独有偶,两千多年后徐州丰县铁链女被掰断满口牙齿,戴着铁锁链,被囚于不见光的黑屋。


西底家备受羞辱,被巴比伦王残暴对待。但那是至少两千五百年前两国交战的非常时期,对待反叛的敌国首领,尼布甲尼撒虽然残忍但其作为似乎在预料之中。


徐州八孩母亲的铁链女,被自己的所谓“合法”丈夫用铁链锁着囚禁土屋二十余年,沦为男人泄欲工具的性奴,其所遭受的残暴和凌辱令人发指,突破人伦底线,举世震惊!


这事发生在互联网如此发达的二十一世纪,且在不久前领受了联合国人居奖的徐州,岂非令人瞠目结舌?

“我向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揣测”,江苏的徐州尚如此,全国广大偏僻、贫困地区,还有多少妇女孩子,在某个黑暗的角落里被欺凌、被蹂躏、被侮辱、被强暴、被残害?

看看谢致红、贾鲁生的纪实文学《古老的罪恶》,看看劳夫的纪实性文字《罪人》,看看南方周末陈韵秋的《被拐六年》,看看陈洁的电影《巧巧》,看看李杨执导的《盲山》……

一位父亲在采访中说,一旦一个家里有孩子被拐卖,这个家从此就笼罩在无休止的悲愤、自责、流泪、哭泣、心碎、焦虑、绝望之中,最终结局常常是家破人亡支离破碎。

根据罗翔的解释,如果你买几只癞蛤蟆,将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买两只鹦鹉,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如果你买一名妇女,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也就是说,一名妇女的价值低于两只鹦鹉,只相当于几只癞蛤蟆。

这还是已经修改后的刑法,原来的刑法给人感觉是,收买妇女儿童无罪,于是便形成了拐卖妇女儿童的巨大犯罪市场。修改后的刑法虽有进步,将原来的不入刑改为三年以下的有期徒刑,但这远不足以震慑已经行成庞大产业链的拐卖妇女儿童人贩子。

圣经早在三千五百年前的律法就规定:“拐带人口,或是把人卖了,或是留在他手下,必要把他治死。”(出21:16)

圣经教导,政府的功能之一是除恶扬善,为孤苦受屈的人伸冤。

徐州铁链女事件自2022年1月26日曝光以来,面对上百亿人次的点击、转发、评论、关注等汹涌的舆情,除了徐州当地先后四次前后矛盾的通报之外,高层和官方媒体始终保持沉默,与以往某些明星绯闻引发各路媒体铺天盖地的跟踪对比,真可算得上是奇葩了。

徐州方面的通报明显在掩盖,与去年七月郑州特大洪灾伤亡事故的谎报瞒报如出一辙,重复官场一向的恶习,使政府公信力丧失,实在是得不偿失。不过广大网友的坚持不懈终于也算盼来一丝曙光,日前江苏省于2月17日成立专门调查组,公告说要彻查此事,给广大民众一个真相交代,对相应责任人将依法处理,让我们拭目以待!

当铁链女引发的这一波舆情海啸过去之后,当这一事件尘埃落定之后,我们的社会将出现怎样的变化?是否将回归如常、一切照旧?我们能够做什么以一劳永逸解决拐卖妇女儿童的邪恶?如何保护妇女孩子免遭戕害?如何从根本上杜绝恶性犯罪?

是立法机关完善立法?是广大民众自我防范?是众多自媒体和网友加强舆论监督?这些恐怕都不是治本的方法。

事实上,那锁在铁链女脖子上的锁链,也锁在我们每一个人身上——罪的锁链,唯有耶稣基督能够断开!

“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所有犯罪的,就是罪的奴仆。…所以天父的儿子若叫你们自由,你们就真自由了。”(约8:34-36)

平心而论,我们国家人口众多,地区发展不平衡,农村教育落后。因此要施行有效治理,对任何一个政府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乔治.华盛顿曾说,“要适当地治理一个国家,没有神和圣经是不可能的。”(It is impossible to rightly govern a nation without God and the Bible.)

正因为治理一个国家的艰难不易和责任重大,任何执政者都需要更多的谦卑学习、脚踏实地,而不是不切实际地好高骛远。

近几年来,“大国复兴”成为挂在人们嘴边的口号。我们距离一个受世界尊重、负责任的大国到底还有多远呢?甚愿国人同胞对此有一个清醒的认识。

大国复兴,不是GDP世界第一,不是有几枚导弹几艘航母,不是战狼式外交,不是随时向人亮拳头、秀肌肉,不是几架军机在空中绕圈圈,当然也不是输出一堆Made in China 的廉价商品就一蹴而就。即便有一天GDP世界第一,而且遥遥领先将第二名远抛身后,单铁链女事件这一点,就已经足以令全世界所不齿。

北大陈浩武教授主导的贵州石门坎研究项目,认为石门坎是一个用信仰和文化改变社区的最佳标本。100多年前,英国宣教士伯格理在贵州石门坎传教,于1915年当地伤寒流行时,因把所有药物用在孩子们身上舍不得自己使用而感染伤寒去世。据说伯格理的坟墓四周有几百座坟墓环绕,足见当地民众对伯格理的敬重和爱戴。



位于云南昭通的伯格理墓,右为另一位宣教士高志华之墓

伯格理为当地苗族发明苗文,用苗文翻译圣经,创办学校普及教育,培养出全国第一个少数民族博士。除创办学校之外,伯格理还在当地建立足球场,游泳池,邮电局、电报业务等,使那个一度异常贫困落后的石门坎一跃成为当时方圆二十多个县区最为繁荣的文化中心。然而,自从五十年代将外国宣教士驱逐之后,七十年后今日的云贵地区许多妇女在贫困交加中仍无法免于被拐卖的悲惨命运。

一个国家被世界尊重,不是外表的强大,乃在道义的感召!

大国复兴,需要如牛顿、法拉第、巴斯德、帕斯卡等这样伟大的科学家,需要如贝多芬、巴赫、亨德尔等令人景仰的音乐家,需要如莱特兄弟、托马斯爱迪生这样非凡的发明家,需要如维克多雨果、查尔斯·狄更斯、列夫·托尔斯泰这样的世界级文学家,需要如华盛顿、林肯、威伯福斯这样具有博大胸怀、悲悯睿智及属天眼光的政治家。

更重要的是,大国复兴尤其需要如马丁·路德、加尔文这样的改革家,需要如威克里夫、约翰·胡斯、约翰·班扬、亨利·马太、约翰·卫斯理、乔治·怀腓特、司布真、约拿单·爱德华兹、葛培理等这样的圣经翻译学家、圣经注释学家、圣经布道家,需要如戴德生、威廉克理、列文斯顿这样舍己献身的耶稣基督福音的使者!

而所有这些,在一个钳制言论自由、思想自由、学术自由、信仰自由的环境中将永远无法产生。

笔者曾经撰文讨论,为什么诺贝尔科学奖与我们几乎无缘?简单说,因为我们的信仰体系中缺乏敬拜耶和华独一真神而有的世界观和方法论!

以我们现有的水准,充其量只不过再多收编几个精致的谷爱凌罢了。

如果没有耶稣基督福音真光的开启和照耀,世人只能在罪恶的黑暗中被捆绑奴役。感谢主耶稣基督,两千年前祂在十字架上背负世人所有的罪孽与污秽,代替罪人承受公义父神的愤怒和刑罚,为世人成就旷世最伟大的十架救恩!

“因为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罪的工价乃是死。惟有神的恩赐,在我们的主基督耶稣里乃是永生。”(罗3:23;6:23)

故此,这个世界的希望,在于世人归向救主耶稣基督!因为——

罪恶,是人类一切问题的根源;基督,是人类一切问题的答案!

“你要尽心,尽性,尽意,爱主你的神。这是诫命中的第一,且是最大的。其次也相仿,就是要爱人如己。这两条诫命,是律法和先知一切道理的总纲。”(太22:37-40)

“所以无论何事,你们愿意人怎样待你们,你们也要怎样待人。因为这就是律法和先知的道理。”(太7:12)

如果国人同胞都能践行主耶稣这样的教训,人人操练“爱人如己”的教导,人人操练“愿意人怎样待你,你也要怎样待人”的圣言,哪里还有诸如铁链女这样持续不断、重复上演的人间惨剧?

“世人哪,耶和华已指示你何为善。祂向你所要的是什么呢?只要你行公义,好怜悯,存谦卑的心,与你的神同行。”(弥6:8)

“以耶和华为神的,那国是有福的。祂所拣选为自己产业的,那民是有福的。”(诗33:12)

祈求主耶稣的怜悯,愿小花梅、铁链女的悲剧永远不会再发生。


感谢主

任运生牧师

主后二零二二年二月十九日

Featured Posts
快要有文章了
隨時關注......
Recent Posts
Archive
Search By Tags
尚無標記。
Follow Us
  • Facebook Basic Square
  • Twitter Basic Square
  • Google+ Basic Squ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