祷告系列(六)---我却向神眼泪汪汪


伯 16:15-20


(本文写于二零一二年,现在原封不动贴出来,记录当时写这篇讲章时的心境。)



约伯记是圣经很独特的讲论苦难的一卷书, 具体说, 义人为什么受苦。千百年来 有无数患难中的信徒从这本书中得到安慰。




因为撒但在神面前控告约伯, 神允许撒但攻击他, 使他受极大极重的试炼。第一次试炼, 是一串连环的灾难: 示巴人来杀了仆人, 掳去牲畜; 火从天降, 烧灭了仆人和群羊; 迦勒底人杀了仆人, 把骡驼掳去; 狂风吹来, 房屋倒塌, 压死了约伯的十个儿女。




然而, 约伯伏在地上下拜, 说, “我 赤 身 出 于 母 胎 , 也 必 赤 身 归 回 。 赏 赐 的 是 耶 和 华 , 收 取 的 也 是 耶 和 华 。 耶 和 华 的 名 是 应 当 称 颂 的。” (1:21)




撒但仍然咬定, 约伯是自私的, 是 “以 皮 代 皮 , 情 愿 舍 去 一 切 所 有 的 ,保 全 性 命 。” (2:4) 神说, “他 在 你 手 中 , 只 要 存 留 他 的 性 命。” 于是, 撒但第二次击打约伯, “使 他 从 脚 掌 到 头 顶 长 毒 疮 。” 约 伯 就 坐 在 炉 灰 中 , 拿 瓦 片 刮 身 体 。这一次,连他的妻子也不勘忍受, 说, “你 弃 掉 神 , 死 了 吧 。”(2:9) 但约伯仍不以口犯罪, “难 道 我 们 从 神 手 里 得 福 , 不 也 受 祸 么?” (2:10)




约伯的三个朋友也从各处相约而来, 为他悲伤, 要安慰他。




当试炼开始的时候, 约伯还可以坚持, 但当试炼似乎没完没了的时候, 约伯终于忍耐不下去了, 他便开口咒诅自己的生日, “我为何不出母胎而死 (3:11)?” 他三个朋友本来是要安慰他, 却无异与在他伤口上撒盐, “请 你 追 想 , 无 辜 的 人 有 谁 灭 亡” (4:7)? “或 者 你 的 儿 女 得 罪 了 他 , 他 使 他 们 受 报 应。” (8:4)




古代的中东文化, 你若是凡事顺利, 富裕发达, 被认为是神的祝福; 若是飞来横祸, 灾难连连, 则必是神的诅咒和审判。约伯的三个朋友就是这样的逻辑, 连约伯的家人, 亲戚, 仆人都是如此。




“他 把 我 的 弟 兄 隔 在 远 处 , 使 我 所 认 识 的 , 全 然 与 我 生 疏 。我 的 亲 戚 与 我 断 绝 。 我 的 密 友 都 忘 记 我 。在 我 家 寄 居 的 , 和 我 的 使 女 都 以 我 为 外 人 。我 在 他 们 眼 中 看 为 外 邦 人 。我 呼 唤 仆 人 , 虽 用 口 求 他 , 他 还 是 不 回 答 。我 口 的 气 味 , 我 妻 子 厌 恶 。 我 的 恳 求 , 我 同 胞 也 憎 嫌 。连 小 孩 子 也 藐 视 我 。 我 若 起 来 , 他 们 都 嘲 笑 我 。我 的 密 友 都 憎 恶 我 。 我 平 日 所 爱 的 人 向 我 翻 脸。” (19:13-19) 于是, 约伯在悲痛的绝望中大声哭号:




“我 缝 麻 布 在 我 皮 肤 上 , 把 我 的 角 放 在 尘 土 中 。我 的 脸 因 哭 泣 发 紫 , 在 我 的 眼 皮 上 有 死 荫。我 的 手 中 却 无 强 暴 。 我 的 祈 祷 也 是 清 洁 。地 阿 , 不 要 遮 盖 我 的 血 。 不 要 阻 挡 我 的 哀 求 。现 今 , 在 天 有 我 的 见 证 , 在 上 有 我 的 中 保 。我 的 朋 友 讥 诮 我 , 我 却 向 神 眼 泪 汪 汪。” (16:15-20)




麻布是人在极度忧伤和哀痛时披带的, 约伯却好象是把麻布一针一针地缝在自己的皮肤上。当动物被打败时, 将角埋在尘土中。极度的挫败和羞辱感, 使约伯似乎是把额头、眉目埋在尘土中; 他的脸因哭泣而发红肿胀, 他的眼皮上带着死亡的阴影。“地 阿 , 不 要 遮 盖 我 的 血 , 不 要 阻 挡 我 的 哀 求 。我的朋友讥诮我, 我 却 向 神 眼 泪 汪 汪。”




我却向神眼泪汪汪!




在你的生命中, 有没有这样的情形, 你纵然满身是口, 也有口难开, 只有向神眼泪汪汪。




在我信主后, 有过好几次, 禁不住在神面前眼泪汪汪。




在我和妻受洗后一星期, 女儿出生, 因医生说女儿是糖氏综合征, 忍不住大放悲声。后来证明是医生的判断错误。但女儿确有先天性软鄂裂, 不能吃奶, 要用胃管进奶, 眼看女儿的辛苦, 妻整日以泪洗面, 直到一年半后做了手术为止。




02年暑假, 我回国短宣, 当我的哥哥们得知我放下工作去读神学, 恼羞成怒, 说我辱没祖宗, 几乎要和我断绝兄弟关系。我端起碗吃饭时, 竟连谢饭祷告也不能, 禁不住眼泪象断了线的水珠一般滚落下来。




03年岳父因胃癌去世时, 想起他一生操劳, 对我宠爱有加, 妻又长久跪地祈求, 还是没能延缓他被主接回天家, 心里实在难过不能自制。




04年底, 在神学院毕业前的最后一个学期, 我被诊断患有鼻咽癌, 在医院里, 医生让一个姐妹陪着妻在另一个房间, 小心翼翼地将这消息告诉她, 留下儿子和女儿站在我病床头, 我拉着还不满14岁的儿子的手眼泪汪汪, “孩子啊, 我得了重病, 你要长大, 要坚强, 照顾你妈妈和妹妹。”




05年初, 在治病其间, 有一次, 妻说, “你稍活动一下, 帮我叠叠衣服吧。” 我叠儿子的裤子时发现, 因为穿的裤子是教会弟兄姐妹送的旧衣服, 裤脚太长不合身, 两个裤脚被踩在脚下, 时间长了, 竟踩出两个马蹄型的破洞, 忍不住鼻子发酸, 眼泪涌出来。




还有一次, 在教会的office, 想起服侍的艰难和不易, 也是禁不住在神面前眼泪汪汪。




我们教会支持一对儿宣教士, 丈夫原先是医生, 太太是教师。后来, 神呼召他们到中国云南去做宣教。有另一个宣教士曾对他们说, 你如果在本地区不能宣教, 到另一个国家也是不能做宣教。于是, 做妈妈的就把他们四个孩子从私立学校退学, 送到一个穷人区的公立学校。当妈妈把车开到学校门口, 四个孩子一齐大哭, 硬是不肯下车, 当妈的心痛不已。后来, 他们一家到中国云南, 丈夫开个医疗诊所, 义务为云南少数民族群众看病, 太太在当地国际学校当老师。又几年后, 大女儿回到美国Taylor University 读书, 在学校Parent’s day 时, 妈妈在云南为一张回美国的机票祷告, 神似乎没有答应。结果, 女儿那一天在朋友家孤独地度过, 大洋对岸的母亲在神面前眼泪汪汪。




人的一生, 除少数极其坚强或是极其心硬者外, 大概都会有流泪的时候。




当你在国外学业或工作正忙的时候, 突然得知父亲或母亲病重, 不能在父母面前尽孝的愧疚, 加上甚至连回去见最后一面的机会都没有的遗憾, 你只有在神面前眼泪汪汪。




你结婚多年不能生育, 迫切祷告祈求, 有一天终于怀孕了, 你高兴, 激动, 兴奋, 但有一天医生告诉你, 胎儿没能保住, “天父啊, 你在哪里?” 你只有在神面前眼泪汪汪。




别人的孩子都健健康康, 你的孩子生下来却因疾病或早产, 留在医院的观察室里, 只有你这当妈妈的两手空空地回家, 在空荡荡的房间里, 你只有在神面前眼泪汪汪。




你信主后, 丈夫不信, 你用百般的体贴, 顺服, 忍耐, 照顾, 试图感化他, 而丈夫却变本加厉地作恶, 似乎豪无悔改的指望。你只有在神面前眼泪汪汪。




你帮助别人做了许多事, 只有一件事你没做好, 甚至不是你做错了, 仅仅是不合人家的心意, 你就苦苦地得罪了他, 没有恢复的余地, 你只有在神面前眼泪汪汪。




你向你至近的朋友分享你的疾苦和软弱, 不久以后, 你发现, 你与人分享的软弱, 成了别人对你评价的证据和把柄, 带着深切的伤痛, 你只有在神面前眼泪汪汪。




你失业了许久, 没有了工作, 家庭的经济重担压在你肩上, 使你几乎喘不过气来, 银行的statement 因为overdraft 而打出了一长串的红字来, 而一个男人不能养家胡口的自卑和羞愧又使你不能向任何人诉说, 你只有在神面前眼泪汪汪。




你是一位年迈的父亲, 在女儿的丧礼上站在女儿的灵柩前, 向前来吊丧安慰你的亲戚友人告别时, 那种白发人送别黑发人的苦痛, 使你禁不住在神面前眼泪汪汪。




还有, 当你常年疾病缠身时, 当你儿女不争气时, 当你被朋友误解时, 当你被至近的人撇弃时, 当你的婚姻危机没完没了时, 当你的家人孩子受委屈而你又爱莫能助时, 当疾病或意外给孩子造成终身痛苦时 …,你只有在神面前眼泪汪汪。




07年暑假, 我儿子开始申请大学, 因为没有公民或绿卡的身份, 也没有financial 的能力, 所能申请的学校很是有限, 因为只有少数几所Top Ivy-league 学校才对外国学生有同样Need-Blind 的录取政策。一开始就求神能施展神迹, 但神并没有答允。所报的学校除基督徒大学外, 没有一所录取。高的因High Competition 没有录取, 低的因为Need Sensitive 不能录取。拿Top 3% 的年级排名; 将近3.9的GPA (weight GPA 5.5); 十几门的相当于大学水平的AP课; 在County, State, Inter-state 钢琴比赛多次得奖的记录; 在学校, 医院, 老人院和教会多年来社区服务和服侍的经历等。却因着我的缘故, 竟申请不到一所合适的大学。



我痛心难过: 我为儿子做了什么呢? 除了带给他一个又一个的障碍, 没有一点点的帮助。没有给儿子上大学预备一个Penny, 别人的父母在孩子上高中时, 从好学区搬到更好的学区, 而我却因服侍的缘故, 在儿子要上高中二年级时从一个中等学区搬到一个更差的学区。当年儿子从一所州内蓝授带学校初中毕业, 在六名获得总统奖的孩子中排列第一。四年后, 他的同学们一个个进入了名校, 他收到的却是一连串的拒绝信。无限的愧疚感包围着我, 我对儿子说, “儿子啊, 是我耽误了你。” 我还能说什么呢? 只有在神面前眼泪汪汪: “天父啊, 我宁愿再得一次癌症, 也不愿看到你把这么沉重的试炼加在还很幼嫩的孩子身上。”




在几乎所有令人伤感落泪的情形中, 看到孩子受痛苦或委屈做父母的却爱莫能助, 这大概是最让人难以隐忍的。




由此我想到主的母亲马利亚, 当主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的时候, 所有站在十架下的人们, 最为心如刀割的是马利亚, 因她目睹儿子受苦却无能为力。但有一位比马利亚更为苦痛, 祂就是主耶稣。因为主耶稣是完全的人, 同时也是完全的神, 他本可以走下十字架, 使他母亲不再痛苦, 然而, 为着一个更伟大的爱, 他自愿留在十字架上, 目睹自己母亲的痛苦, 他唯一能做的是, 将母亲托付给门徒约翰。然而, 还有一位, 甚至比主耶稣更为痛苦, 那就是天上的父神。当神的儿子在十字架上苦涩地呼喊, “我的神, 我的神, 为什么离弃我” 时, 父神的心该是何等的伤痛, 但为了成全那伟大的救恩, 天父甚至转眼不看自己的独生子, 而将对罪的震怒倾倒在自己的儿子身上。




当我们患难时, 我们时常问, “天父在哪里?” 有人回答说, “当祂的独生子被钉十字架时, 祂在哪里, 今天祂仍在那里。”




我们再来回头看看约伯, 面对撕心裂肺的痛苦, 面对朋友的指责, 内心满腹的委屈, 但他仍可以说, “我 的 手 中 却 无 强 暴 。 我 的 祈 祷 也 是 清 洁 。” 手 中 却 无 强 暴, 指他不为自己申冤。 祈 祷清 洁是他没有苦毒和诅咒。他并不以口犯罪, 而是以清洁的心祈祷 。因为知道, “在 天 有 我 的 见 证 , 在 上 有 我 的 中 保。” (16:19) 纵然是眼泪汪汪, 却深信有一位能辩明他的冤屈。因为他深信不疑, “我 的 救 赎 主 活 着 , 末 了 必 站 立 在 地 上 。我 这 皮 肉 灭 绝 之 后 , 我 必 在 肉 体 之 外 得 见 神。” (伯19:25-26)




约伯在眼泪汪汪中质问神一大堆的问题, 神在旋风中向约伯说话, 没有回答他一个问题, 反而向约伯反问了一连串的问题, 约伯却连一个也答不上来。面对这位伟大, 全能, 威严, 荣耀, 智慧, 慈爱的创造主, 约伯自惭形秽。




“我是卑贱的。我用什么回答你呢?只好用手捂口。”(伯40:4)



“我从前风闻有你,现在亲眼看见你。因此我厌恶自己,在尘土和炉灰中懊悔。”(伯42:5-6)




约伯的结局是:他的牲畜、财富、儿女、尊荣都加倍,他经过流泪谷,却至终到达泉源之地。(诗84:6)



这应该是所有在患难中忍耐着结实之人的赏赐。




弟兄姐妹, 当你处于眼泪汪汪的境遇时, 愿你也能象约伯那样确信, 那位救赎主依然活着, 他知道你的委屈, 他也看见你的眼泪, 因为他在地上时, 也曾哀哭: 在拉撒路的坟前, 在耶路撒冷的城边,在客西马尼园。因为他也曾 “大 声 哀 哭 , 流 泪 祷 告, 恳 求 那 能 救 他 免 死 的 主,” (来5:7) 既然他因着虔 诚 , 蒙 了 应 允 , 天父也必要垂顾, 他要亲自 “擦 去 你一 切 的 眼 泪 , 不 再 有 悲 哀 , 哭 号 , 疼 痛。” (启21:4)




回想我自己的情形, 在一次次眼泪汪汪的自叹自怜中, 一次次地经历神丰富的恩典。




若不经历缺乏, 怎能体会神供应的丰盛? 若不经历疾病, 焉能感受神医治的大能?




女儿出生时的眼泪汪汪, 让我读到使者Jim Brubaker 弟兄送给我的一本小册子, 讲到一对儿孩子得了糖氏综合症父母的见证, 其中引用出埃及记的一段经文, “耶 和 华 对 他 说 , 谁 造 人 的 口 呢 ? 谁 使 人 口 哑 , 耳 聋 , 目 明 , 眼 瞎 呢 ? 岂 不 是 我 耶 和 华 ?” (出4:11) 那时, 才刚信主一周, 但这句话触发了我日后读神学的意念。




六年前回老家那端起饭碗时的眼泪汪汪, 神也给了我回报, 如今我父母和家人中已有多人信主。




九年前岳父去世, 知道他如今在天家, 与天父同在, 用保罗的话说, 那是好得无比。




当我自己身患癌症时, 那在患病期间经历神同在和看顾的恩典, 是用多少金银都不换的无价之宝。




儿子申请大学一事, 虽然secular 大学都没有录取, 神却把他放在一所基督徒大学, 与一群清洁无邪的信神的孩子们一起学习成长, 让做父母的放心无虞。而且, 基督徒大学通常资金有限, 却少有地给了儿子全额奖学金, 再次彰显神信实眷顾的恩典。如今,儿子在华盛顿D.C 世界最大的一个智库中工作,而这家智库每年在全球范围内只招收十来个应届本科生,唯有神能够如此独行奇事。




至于我前面提到的有一次在教会office的向神哭求的情形, 更是奇妙。两天后, 我仍然带着眼泪汪汪的心情去小组带领查经, 一进弟兄的家, 正对门口的墙壁上挂着一幅挂历, 那上面赫然有这样几个大字: “是我, 不要怕!” (约6:20) 那从天而降的平安以及伴随而来的感恩实非笔墨能够形容!




弟兄姐妹, 当你处于眼泪汪汪的境遇时, 愿你有约伯那样的确信: “在 天 有 我 的 见 证 , 在 上 有 我 的 中 保。我知道我的救赎主依然活着!” 也愿你听到那响在你耳畔的声音: “是我, 不要怕!”




弟兄姐妹,当你在生活中遇到无法向人言说的苦楚时,当你甚至连祷告的力气也没有时,记得你至少可以到神面前向祂眼泪汪汪,因为祂说,“我要擦去你们的眼泪。”(启21:4)




感谢主

任运生牧师

本文写于主后二零一二年十月十日

发于主后二零二二年四月四日



Featured Posts
快要有文章了
隨時關注......
Recent Posts
Archive
Search By Tags
尚無標記。
Follow Us
  • Facebook Basic Square
  • Twitter Basic Square
  • Google+ Basic Squ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