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福音讲道集(二)---太初有道


“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这道太初与神同在。万物是借着祂造的。凡被造的,没有一样不是借着祂造的。”(约1:1-3)

四福音书的起头各有不同。马太福音的对象是犹太人,因此首先记述基督的家谱(The genealogy of Christ),将耶稣的家系追溯到大卫和亚伯拉罕,证明耶稣是亚伯拉罕的后裔,并具有大卫皇室的正统。马可福音的对象是罗马人,所以直接从耶稣的服事开始(Jesus’ Ministry),描述耶稣是一位辛勤做工服事的仆人。路加福音写给外邦人,记述耶稣基督的童女怀孕降生(Jesus’ Virgin Birth),证明祂是完美的人子,且是罪人和外邦人的朋友,突出“人子来,为要寻找拯救失丧的人”(路19:10)之主题。

约翰福音将基督的根源追溯到亘古永恒的过去(The Eternity of the Word):“太初有道。”(约1:1)“太初”是什么时候?它远早于耶稣基督在地上事工的开始,远早于祂的奇特出生,也远早于创世之初。

约翰福音概述中提到,约翰福音用简单的希腊语言写成,全书15420字,但只有1011个词汇量,每个字平均重复大约十五次。但如果你由此得出结论,约翰福音是浅显简单的一卷书,那就大错特错了。约翰福音立意高远,神学意义深邃无边,即便解经与注释书籍如汗牛充栋,人们对这卷书仍然无法了然在胸。

如果不信,不妨试一下约翰福音的开始四个字---“太初有道,”谁能把它解释清楚呢?

一、太初有道

“太初有道。”(In the beginning was the Word.)(约1:1)

约翰福音的“太初”(In the beginning),让人立刻联想起创世记的“起初”(In the beginning)。“起初,神创造天地。(In the beginning, God created the heavens and the earth)”(创1:1)

创1:1的“起初”是神创造世界的开始;而约1:1的“太初”是指神在创造世界之前的无始之始,即神自身的自有永有。

创1:1和约1:1虽然英文都是“In the beginning”,七十士译本将创1:1像约1:1一样,也译为“Ἐν ἀρχῇ”,但二者还是有“时间点上”(如果有时间点的话)微妙的差异,约翰福音的起初要更为久远一些,因此和合本圣经捕捉到这样的差异,将约1:1译为“太初,”以示与创1:1的“起初”的分别,颇为传神。

“太初有道”,什么是“道”?

“道”,(Logos)古希腊哲学认为,“道”是使万物存在、并支配万物的理性原理或法则。包括“宇宙历史的开端”与“宇宙本体的根源”这样两种意义(活泉新约希腊文解经,约翰福音),指宇宙的法则、宇宙起源的原始能力、思想、信息、理性、能力、原理等。

在中文文化中,孔子曾说:“朝闻道,夕死可矣。”早上听闻真道,晚上即死也满足了。孔子在《中庸》中说,“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道也者,不可须臾离也;可离,非道也。”大意是:上天所赋予人的本性叫做天性,依照天性而行的为人处事原则叫做道,修正偏差使之合乎正道者乃是教化。所谓道是不可片刻偏离的,可以偏离的就不是道了。

朱熹在论到孔子的《中庸》之道时指出,“道之本源出于天而不可易,其实体备于己而不可离。”意思是说,“道的本源是出于天而不可变更,它的实体存于自身而不可分离。”

老子的《道德经》,是中华文化中关于“道”的最著名论述。“道可道,非常道。”(《道德经》第一章)意思是:道是可以言说的,但不是通常所说的道。或者译为:道如果可以讲说,那就不是亘古不变的道了。

“独立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下母。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道德经》第二十五章)“独立存在而不改变,周而复始而不衰竭,天下万物以其为本。我不知道它的名字,勉强取名称之为“道”。…人从属于地,地从属于天,天从属于道,道出乎自身。”

但如上所述,无论希腊哲学或是中文文化,其中的“道”都是指没有位格的法则、原理、力量等,与约翰福音中的“道”是完全不同的。

约翰福音中“太初有道”的“道”,希腊文Logos,这个字英文译为“Word”,中文译作“道”。如果说“太初”翻译得好,那么“道”字翻译得更好。“道”指话语,也可以当动词“说”,中文的“常言道”就是“常言说”的意思。“道”也包括有“真理”、“道路”等涵义,联想耶稣在约14:6的宣称,你就不由得赞叹,“道”字的翻译的何等贴切准确,又生动传神。

旧约圣经所说的“道”,意为:神的话语,神说话,神的创造能力(创1:3),以及神智慧和属性的拟人化表述(箴8)等。

“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神说,‘水之间要有空气,将水分为上下。’…事就这样成了。…神说,‘天下的水要聚在一处,使旱地露出来。’事就这样成了。…神说,‘地要发生青草,和结种子的菜蔬,并结果子的树木,各从其类,果子都包着核。’事就这样成了。”(创1:3,6-7,9,11;参创1:14-15;20;24;29-30)

“诸天借耶和华的命而造,万象借祂口中的气而成。”(诗 33:6)

“我们因着信,就知道诸世界是借神话造成的。”(来 11:3)

“我口所出的话,也必如此,决不徒然返回,却要成就我所喜悦的,在我发他去成就的事上必然亨通。”(赛 55:11)

“因为祂说有,就有。命立,就立。”(诗 33:9)

所以,犹太文化中的“道”,指神的话,或者神说话,并带出神话语的能力。

约翰福音中“太初有道”的“道”,具有更丰富的涵义,指出“道”的先存性(Pre-existence),“道”是万物之始,万物之源。

二、道与神同在

“道与神同在。”(and the Word was with God)(约1:1)

“道”不仅是万物之始,而且“道与神同在”,显示“道”是一位有位格的存在。

什么是位格?位格是指有感性(emotional)、理性(Rational)、意志性(Volitional)的存在。

“道与神同在”表明“道”与神地位的平等和完全的交通,其中“与”(pros)有同等与亲密的涵义,彼此面对面的相交。

“道与神同在”表明“道”与神的关系(Relationship),“道”与神是两个具有同质但不同位格的存在,揭示“道”与神的共存性(Co-existence)。

“道与神同在”也清楚揭示“三位一体”(Trinity)的教义,从而批驳教会历史上撒伯流主义(Sabellianism)或称形态论(Modalism)异端。撒伯流(Sabellius)提倡“神格唯一论”(Modalistic Monarchianism)或称神体一位论(Unitarianism),反对三位一体教义,认为神只有一位位格,但以不同形态显现为圣父、圣子、圣灵,分别代表创造者,救赎者,赐生命者。

“道与神同在”也表明,只有相同的本质才能相交,因此预示“道”与神的同等性,是与神平等的一个位格。

三、道就是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