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伯记信息之五---约伯的辩论

“约伯的三个朋友提幔人以利法,书亚人比勒达,拿玛人琐法,听说有这一切的灾祸临到他身上,各人就从本处约会同来,为他悲伤,安慰他。”(伯2:11)


约伯的三个朋友以利法、比勒达、琐法,听到约伯遭遇患难,便相约远道而来安慰他。他们远远看见约伯竟认不出他来便放声大哭。他们撕裂外袍,将尘土扬在自己身上,就和约伯同坐,七日七夜并不说话。


这七天七夜的沉默最终被约伯自己打破,他便开口咒诅自己的生日。

约伯的三个朋友本是来安慰约伯,但见约伯咒诅自己的生日,发出厌世求死之言,又质疑神的公义和良善,三个朋友以为约伯已经到了几乎弃绝神的危险边缘,于是他们一改同情的缄默,三人轮番地、喋喋不休地劝告约伯,与约伯展开本书最长篇幅的大段辩论,开始是平静暗示,不久便转为凌厉谴责,最后甚至变成尖酸讽刺。


以利法根据自身经验,比勒达根据古人传统,琐法根据主观假定,他们三人有一个共同的预设前提:即苦难是神对罪恶的惩罚。从这一逻辑出发,因为约伯遭遇极大患难,因此约伯必是犯了大罪。所以,他们辩论的目的很明确:断定约伯犯罪,必须认罪悔改,这样神必将苦难挪去,重新恢复约伯先前的祝福。


约伯与三友共有三个回合的辩论:

A. 第一回合(4-14章)

1. 以利法发言(4-5)

2. 约伯答以利法(6-7)

3. 比勒达发言(8)

4. 约伯答比勒达(9-10)

5. 琐法发言(11)

6. 约伯答琐法(12-14)

B. 第二回合(15-21)

1. 以利法发言(15)

2. 约伯答以利法(16-17)

3. 比勒达发言(18)

4. 约伯答比勒达(19)

5. 琐法发言(20)

6. 约伯答琐法(21)

C. 第三回合(22-31)

1. 以利法发言(22)

2. 约伯答以利法(23-24)

3. 比勒达发言(25)

4. 约伯答比勒达(26-27)

5. 智慧的插段(28)

6. 约伯的最后独白(29-31)


约伯与三友的辩论,是为约伯记的主体,涵盖约伯记第四至第三十一章的内容,此番辩论唇枪舌剑,文辞优美,卓越超凡!虽然针锋相对,却也不乏真知灼见。


一. 第一回合辩论


以利法是三人中最为年长的,神最后责备三人时也是以利法为代表,所以他先发言,他说话的语气是三人中较为平和体贴的。


以利法首先称赞约伯曾经教导过许多的人,又坚固软弱者的手;但现在祸患临到自己便惊慌。紧接着,他将话锋转变:“请你追想,无辜的人有谁灭亡?正直的人在何处剪除?按我所见,耕罪孽,种毒害的人,都照样收割。”(伯4:7-8)


这是以利法辩论的前提:“耕罪孽,种毒害的人,都照样收割。”(伯4:8)“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加6:7)


约伯记第五章,以利法先是发出智慧的箴言:“忿怒害死愚妄人,嫉妒杀死痴迷人。”(伯5:2)

接着又对世人的普遍经历做出准确概括:“人生在世必遇患难,如同火星飞腾。”(伯5:7)

然后,以利法发出一首优美的赞美诗:“至于我,我必仰望神,把我的事情托付祂。祂行大事不可测度,行奇事不可胜数。降雨在地上,赐水于田里。将卑微的安置在高处,将哀痛的举到稳妥之地。”(伯5:8-11)


最后,以利法对约伯说,“神所惩治的人是有福的,所以你不可轻看全能者的管教。因为祂打破,又缠裹;祂击伤,用手医治。”(伯5:17-18)


约伯记第五章以利法的讲论,可谓是金玉良言,只是对约伯并不对症,因为约伯不是“耕罪孽、种毒害的人,”约伯不是“愚妄人、痴迷人,”约伯不是被“神所惩治的人。”


以利法在结束他第一篇发言时,以长者的身份、以权威者的口吻劝导约伯:“这理我们已经考察,本是如此。你须要听,要知道是与自己有益。”(伯5:27)


虽然以利法以长者、尊者身份发言劝告,但约伯并没有“为长者讳,”虽然他也承认自己“言语急躁,” (伯6:3)但对以利法苦口婆心的劝告并不以为然,而是继续他的哀叹和悲歌。


“惟愿我得着所求的,愿神赐我所切望的。就是愿神把我压碎,伸手将我剪除。”(伯6:8-9)

“我有什么气力使我等候?我有什么结局使我忍耐?我的气力岂是石头的气力?我的肉身岂是铜的呢?在我岂不是毫无帮助吗?智慧岂不是从我心中赶出净尽吗?”(伯6:11-13)


约伯祈求朋友以慈爱待他,并申诉自己的无辜:“现在请你们看看我,我决不当面说谎。请你们转意,不要不公。请再转意,我的事有理。我的舌上岂有不义吗?我的口里岂不辨奸恶吗?”(伯6:28-30)

约伯哀叹自己岁月困苦,日夜疲乏,辗转难眠,肉体以虫子和尘土为衣,皮肤才收口又破裂。日子比梭子更快,都消耗在无指望之中。

然后约伯转向神倾诉:“人算什么,你竟看他为大,将他放在心上?每早鉴察他,时刻试验他。你到何时才转眼不看我,才任凭我咽下唾沫呢?鉴察人的主阿,我若有罪,于你何妨?为何以我当你的箭靶子,使我厌弃自己的性命?为何不赦免我的过犯,除掉我的罪孽?”(伯7:17-21)


“人算什么,你竟看他为大,将他放在心上?”(伯7:17)

大卫在诗篇第八篇也说过类似的话, “人算什么,你竟顾念他?世人算什么,你竟眷顾他?”(诗8:4)

但约伯是抱怨神对人的鉴察,大卫是感谢神对人的眷顾。


值得提出的是,在约伯记第六、七章约伯充满苦涩的申诉中,仍然发出了不起的信心宣告:

“我因没有违弃那圣者的言语,就仍以此为安慰,在不止息的痛苦中还可踊跃。” (伯6:10)


约伯记第一章,当约伯瞬间失去一切所有时,他发出约伯记中的第一段信心宣告:“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伯1:21)


伯6:10乃约伯记中所记载约伯的第二段信心宣告。


约伯在不止息的痛苦中,依然没有离弃神,没有违背至圣者的言语,这就成为约伯的安慰。

约伯决不认罪,坚持自己的无辜,这让在一旁的比勒达颇为恼火,认为约伯顽梗不化。


“这些话你要说到几时?口中的言语如狂风要到几时呢?神岂能偏离公平?全能者岂能偏离公义?”(伯8:2-3)


比勒达对约伯的指控不像以利法那样含蓄,而是居高临下,直截了当:“或者你的儿女得罪了祂,祂使他们受报应。”(伯8:4)


比勒达注重古人教训:“请你考问前代,追念他们的列祖所查究的。...蒲草没有泥,岂能发长?芦荻没有水,岂能生发?尚青的时候,还没有割下,比百样的草先枯槁。凡忘记神的人,景况也是这样。不虔敬人的指望要灭没。”(伯8:8-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