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伯记信息之六---约伯的沉默

伯32-37

“于是这三个人,因约伯自以为义就不再回答他。那时有布西人,兰族巴拉迦的儿子,以利户向约伯发怒。因约伯自以为义,不以神为义。他又向约伯的三个朋友发怒。因为他们想不出回答的话来,仍以约伯为有罪。”(伯32:1-3)


约伯与三个朋友的辩论在约伯记三十一章终止,三个朋友不能说服约伯,约伯仍然自以为义,于是他们各人便无话可讲结束辩论。


此时一个名叫以利户的年轻人突然出现,加入到他们中间。显然他在约伯与三个朋友辩论中全程在场,他见约伯的朋友无话可答,便怒气发作。(伯32:5)


以利户何许人也?

约伯记三十二章对他有简要介绍:他是布西人兰族巴拉迦的儿子,他年纪轻,约伯和他三个朋友都比他年老,因此他礼让三先,坐在他们中间并不说话,期望从约伯与朋友的辩论中获取智慧和属灵收益。


以利户眼见三友所说的话无理,不能折服约伯;而约伯自以为义,不断用激烈的言辞,对神说出轻慢之语。以利户在一旁观看静听、竟无插话,可见这位年轻人的沉着稳健。


最后,他见约伯三友无话可答,在约伯和三友静默之时,禁不住开口说话,“你们要听我言,我也要陈说我的意见。”(伯32:10)


以利户虽然年轻,但说话颇有灵感。“但在人里面有灵,全能者的气使人有聪明。... 因为我的言语满怀,我里面的灵激动我。”(伯32:8;18)


因为神的灵催迫,所以以利户的说话,虽然有年轻人自命不凡、盛气凌人之嫌,但他的说话还是满有灵感,以理服人,令人有耳目一新之感。


以利户首先对约伯和他的三个朋友说话,“年老的当先说话,寿高的当以智慧教训人。但...尊贵的不都有智慧,寿高的不都能明白公平。” (伯32:7-9)


以利户反对三个朋友对约伯的无端定罪,主观认定约伯受苦是因为罪的缘故。“你们中间无一人折服约伯。”(伯32:12)


以利户也因为约伯自以为义、不以神为义而怒气满怀。“我岂因他们不说话,站住不再回答,仍旧等候呢?我也要回答我的一分话,陈说我的意见。”(伯32:16-17)

“我的胸怀如盛酒之囊,没有出气之缝,又如新皮袋快要破裂。”(伯32:19)


以利户接下来发表他激昂雄辩的四篇讲辞:第一篇(32-33章),第二篇(34章),第三篇(35章),第四篇(36-37章)。


以利户主要针对约伯说话,“约伯阿,请听我的话,留心听我一切的言语。”(伯33:1)

约伯记33-35章,以利户分别三次引用约伯说的话,再分别三次回答约伯的问题。


概括说来,以利户试图回答约伯的三个问题:神沉默不语吗?(33章)神是非不分吗?(34章)神赏罚不明吗?(35章)


一. 神沉默不语吗?


约伯记三十三至三十五章,以利户三次先是引用约伯的话语,然后针对约伯的问题予以答辩。

“你所说的,我听见了,也听见你的言语,说,‘我是清洁无过的,我是无辜的。在我里面也没有罪孽。神找机会攻击我,以我为仇敌,把我的脚上了木狗,窥察我一切的道路。’”(伯33:8-11)


约伯多次抱怨神向他掩面,向他沉默。

“你为何掩面,拿我当仇敌呢?”(伯13:24)

“惟愿我能知道在哪里可以寻见神,能到祂的台前。我就在祂面前将我的案件陈明,满口辩白。”(伯23:3-4)

“只是,我往前行,祂不在那里,往后退,也不能见祂。祂在左边行事,我却不能看见,在右边隐藏,我也不能见祂。”(伯23:8-9)

以利户回答约伯,“你为何与祂争论呢?因祂的事都不对人解说?”(伯33:13)

以利户首先为神辩护:“你这话无理,因神比世人更大。”(伯33:12)

神是造物主,人是受造物,难道神有义务将祂的一切行动向人解释说明吗?受造者有资格要求造物主报告祂的行踪吗?


在约伯记第一、二章,撒旦的行动必须向神做出交代而不是相反,显示神绝对的、至高的权柄。因此,约伯坚持要神给他因何受苦的答案,僭越了神的主权。

“隐秘的事是属耶和华我们神的。惟有明显的事是永远属我们和我们子孙的,好叫我们遵行这律法上的一切话。”(申29:29)


那么神到底有没有向世人说话呢?当然有!(在此暂且不说旧约律法书和先知书中常常出现“耶和华如此说”的句式。)

“神说一次,两次,世人却不理会。”(伯33:14)

神用什么方式说话呢?


1. 异梦和异像

“人躺在床上沉睡的时候,神就用梦和夜间的异象,开通他们的耳朵,将当受的教训印在他们心上。好叫人不从自己的谋算,不行骄傲的事。拦阻人不陷于坑里,不死在刀下。”(伯33:15-18)

神用异梦和异像对人说话,目的是叫人不要随从私欲的谋算,避免骄傲行事,免于死在刀下。


2. 疾病与痛苦

“人在床上被惩治,骨头中不住地疼痛。以致他的口厌弃食物,心厌恶美味。”(伯33:19-20)

疾病与苦痛,有时并非罪恶的结果,约伯的例子正是如此。患难并不代表神的愤怒,反而显示神的慈爱;并非为要惩罚罪恶,而是要熬炼义人;病痛使人醒悟,预防义人滑入深坑和陷阱。

C. S. Lewis, “God whispers to us in our pleasures, speaks in our conscience, but shouts in our pains.”

“神在我们的快乐中对我们耳语,在我们的良心上向我们说话,但却在我们的痛苦中向我们呼喊。”


3. 天使与启示

“一千天使中,若有一个作传话的与神同在,指示人所当行的事。神就给他开恩,说,‘救赎他免得下坑。我已经得了赎价。’”(伯33:23-24)

神可以差遣天使给人启示,指示人当行的事,救赎世人免得下坑。(旧约“耶和华的使者,”即道成肉身之前的基督,常以人的样式向人显现,指示人所当行的事。)

于是,“他在人面前歌唱,说:‘我犯了罪,颠倒是非,但我没有受到应得的报应。祂救赎我的性命免入深坑,我的生命必得见光明。’”(伯33:27-28,新译本)

“神两次,三次,向人行这一切的事。为要从深坑救回人的灵魂,使他被光照耀与活人一样。”(伯33:29-30)


以利户首先回答他转述约伯的第一个问题:神不对人说话吗?根据以利户的观点,神首先没有义务对人说话,但神的确藉着异梦异像、患难痛苦以及天使和特殊启示对人说话。

约伯的三个朋友认为,苦难是神对罪恶的惩罚;以利户说,苦难是神对义人的指教。

约伯的三个朋友认为,约伯的患难是因他犯罪,以利户说,约伯在苦难中自以为义。

以利户挑战约伯:你如果有话要说就回答,不然就继续留心听。于是以利户开始他的第二个答辩。


二. 神是非不分吗?


以利户再次引用约伯的话,“约伯曾说,‘我是公义,神夺去我的理。我虽有理,还算为说谎言的。我虽无过,受的伤还不能医治。’ 谁像约伯,喝讥诮如同喝水呢?他与作孽的结伴,和恶人同行。他说,‘人以神为乐,总是无益。’”(伯34:5-9)


约伯自以为义,多次抱怨神待他不公。

“祂用暴风折断我,无故地加增我的损伤。... 我虽有义,自己的口要定我为有罪。我虽完全,我口必显我为弯曲。... 善恶无分,都是一样。... 我们中间没有听讼的人,可以向我们两造按手。”(